百圖記疫:武漢,76個日與夜
2020年04月07日23:57

  原標題:百圖記疫|武漢,76個日與夜

  封面新聞記者 梁波 田雪皎 刁明康 楊雪 謝凱 沈軼 王祥龍 陳彥霏 楊尚智 廖秀 田源 李佳雨 王洪斌 紀陳傑 發自武漢

  櫻花如期而至,遊人卻未能赴約,三月的武漢,少了一些煙火氣。

  1月23日,一紙“封城”令,似乎透支了這座城市接下來好幾個月的激情,哪怕春天正踏步而來,武漢卻已經處於沉睡之中。

  在那場浩浩蕩蕩的逃離行動過後,有更多人選擇了留下,儘管身受重傷,儘管有人倒在了地上,儘管大家似乎都活成了一座孤島。

  在這場直面生死的大考中,有無數人留下了自己的剪影,一位風燭殘年的老人駕著助動車,將腿腳不便的老婆送到醫院。數位年過半百的環衛工,堅守自己的崗位上。有燒得面紅耳赤,依然要抽上一口煙的癮君子;有苦苦等待,在醫院門前排隊守候的感染者……大疫之下的眾生相,讓人目不暇接。

  武漢人易中天曾說,武漢是一座“不好說”的城市,左右逢源,腹背受敵,亦南亦北,而又不三不四。

  或許正是這樣的環境,教會了武漢人“冷也好,熱也好,活著就好”的人生哲學,這樣的哲學讓他們笑到了最後。

  4月8日零時,武漢迎來了新的開端,這座城市曆時76天的封城宣告結束,武漢人的生活也將重回正軌。

  在這座有500萬人離開的城市中,還有900萬人一直巋然不動。他們既要捍衛自己的平安,又要保護其他健康的人。留下的和外來的人面前,是武漢的自救與拯救。在這76個日夜中,有“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恐懼,也有“不教胡馬度陰山”的擔當,更有“粉身碎骨渾不怕”的堅強。

  疫情尚未結束,故事尚未講完,但武漢必然能夠過關,武漢有過英雄,武漢還有英雄。

輸上液的病人在回家途中
輸上液的病人在回家途中
封城當天武漢市七醫院門口等待做核酸檢測的患者
封城當天武漢市七醫院門口等待做核酸檢測的患者
封城前半個小時的離開
封城前半個小時的離開
封城初期等待進超市的武漢市民
封城初期等待進超市的武漢市民
封城當天的高速公路
封城當天的高速公路
封城當天的武漢超市
封城當天的武漢超市
武昌醫院留觀輸液的病人
武昌醫院留觀輸液的病人
武漢第七醫院門口等待核酸檢測的患者
武漢第七醫院門口等待核酸檢測的患者
武漢街頭用共享單車封路防疫
武漢街頭用共享單車封路防疫
鄉村封路防疫
鄉村封路防疫
疫情初期 仙桃口罩廠復工難
疫情初期 仙桃口罩廠復工難
除夕夜同濟醫院內的一對相互擁抱的情侶
除夕夜同濟醫院內的一對相互擁抱的情侶
除夕夜營業的小賣部
除夕夜營業的小賣部
武昌醫院急診室
武昌醫院急診室
封城當日的武漢第七醫院
封城當日的武漢第七醫院
封城後的武漢長江大橋
封城後的武漢長江大橋
華南海鮮市場航拍
華南海鮮市場航拍
一位患者的肺部ct顯示受到嚴重感染
一位患者的肺部ct顯示受到嚴重感染
武漢市三醫院門外的告示
武漢市三醫院門外的告示
120深夜接病人
120深夜接病人
120深夜送病人
120深夜送病人
“神醫”李躍華:打一針
“神醫”李躍華:打一針
除夕夜同濟醫院外抽菸的患者
除夕夜同濟醫院外抽菸的患者
湖北天門防疫 對上下高速的車輛進行消毒
湖北天門防疫 對上下高速的車輛進行消毒
同濟醫院插管敢死隊的淩晨插管搶救
同濟醫院插管敢死隊的淩晨插管搶救
同濟醫院光穀院區ICU
同濟醫院光穀院區ICU
武漢街道
武漢街道
火神山開建首日
火神山開建首日
火神山工人正在給家人報平安
火神山工人正在給家人報平安
火神山準備徹夜施工的工人
火神山準備徹夜施工的工人
雪中正在執勤的交警
雪中正在執勤的交警
大雪中的武漢七醫院
大雪中的武漢七醫院
深夜提著ct影像圖去醫院的老人
深夜提著ct影像圖去醫院的老人
居民等待量體溫
居民等待量體溫
逝者家屬
逝者家屬
120醫生戴口罩也要塗口紅
120醫生戴口罩也要塗口紅
被消毒液腐蝕的醫務人員的手
被消毒液腐蝕的醫務人員的手
手術結束後的護士長曠婉
手術結束後的護士長曠婉
華南海鮮市場大消殺
華南海鮮市場大消殺
武漢肺科醫院ICU主任胡明正在組織聯合會診
武漢肺科醫院ICU主任胡明正在組織聯合會診
拯救新冠寶寶
拯救新冠寶寶
國博方艙
國博方艙
醫護人員寫請戰書
醫護人員寫請戰書
封城以後居民用繩子吊菜上樓
封城以後居民用繩子吊菜上樓
華南海鮮市場大消毒
華南海鮮市場大消毒
大雪中的環衛工人和外賣小哥
大雪中的環衛工人和外賣小哥
隔離病房的援鄂護士
隔離病房的援鄂護士
環衛工人幫忙建設第一批方艙醫院
環衛工人幫忙建設第一批方艙醫院
環衛工人在方艙醫院建設之前的休息
環衛工人在方艙醫院建設之前的休息
被聯合國點讚的四川誌願者雨衣妹妹劉仙
被聯合國點讚的四川誌願者雨衣妹妹劉仙
社區大排查時期間的消毒工作
社區大排查時期間的消毒工作
同濟醫院手術室護士長在準備進行全球第一台確診新冠肺炎患者的腦神經外科手術
同濟醫院手術室護士長在準備進行全球第一台確診新冠肺炎患者的腦神經外科手術
武漢夜景
武漢夜景
大雪中的環衛工人
大雪中的環衛工人
手術成功後醫務人員的合影
手術成功後醫務人員的合影
江夏方艙開艙前夕
江夏方艙開艙前夕
餐飲店誌願者寫給醫護人員的卡片
餐飲店誌願者寫給醫護人員的卡片
工作後正在吃飯的醫務人員
工作後正在吃飯的醫務人員
黃岡鄉村醫生上門量體溫
黃岡鄉村醫生上門量體溫
手術完成拔管後醫生迅速為病人帶上口罩
手術完成拔管後醫生迅速為病人帶上口罩
火神山擺渡人
火神山擺渡人
黃岡“小湯山”的誌願者
黃岡“小湯山”的誌願者
黃岡小湯山投入使用
黃岡小湯山投入使用
黃岡市惠民醫院臨時被改名為傳染病醫院
黃岡市惠民醫院臨時被改名為傳染病醫院
火神山工人
火神山工人
火神山醫院交付前夕
火神山醫院交付前夕
社區大排查工作人員上門量體溫
社區大排查工作人員上門量體溫
下沉幹部正在工作
下沉幹部正在工作
醫護人員在康複隔離區指導做康複練習
醫護人員在康複隔離區指導做康複練習
正在送菜的誌願者
正在送菜的誌願者
正月十五 月亮與橋
正月十五 月亮與橋
四川醫療隊隊員相互剪髮
四川醫療隊隊員相互剪髮
大雪中的四川援鄂護士
大雪中的四川援鄂護士
武漢一熱干麵店復工首日
武漢一熱干麵店復工首日
誌願者和康複病人互相揮手道別
誌願者和康複病人互相揮手道別
工作人員送病人出院
工作人員送病人出院
等待出院的病人
等待出院的病人
誌願者、患者、康複者李小熊正在康複隔離點喝中藥
誌願者、患者、康複者李小熊正在康複隔離點喝中藥
網紅醫生餘昌平康複隔離完後回家
網紅醫生餘昌平康複隔離完後回家
湖北大學康複隔離點探頭出來聊天的老人
湖北大學康複隔離點探頭出來聊天的老人
黃鶴樓下的網紅街
黃鶴樓下的網紅街
同濟醫院麻醉科醫生樊龍昌
同濟醫院麻醉科醫生樊龍昌
誌願者在分發蔬菜
誌願者在分發蔬菜
誌願者轉運蔬菜
誌願者轉運蔬菜
法醫劉良
法醫劉良
武漢東湖櫻園專門為醫務人員開放
武漢東湖櫻園專門為醫務人員開放
江上隔離的老人
江上隔離的老人
從廣州來的務工人員沒有智能手機無法提供綠碼不能乘車
從廣州來的務工人員沒有智能手機無法提供綠碼不能乘車
一家三口默哀結束後 兒子為父母拍照
一家三口默哀結束後 兒子為父母拍照
4月4日誌願者為逝者默哀
4月4日誌願者為逝者默哀
4月4日鏡頭前的默哀者
4月4日鏡頭前的默哀者
誌願者任愛華(左)送別四川醫療隊隊員
誌願者任愛華(左)送別四川醫療隊隊員
默哀完畢 被拋進長江的一支白玫瑰
默哀完畢 被拋進長江的一支白玫瑰
誌願者
誌願者
誌願者為社區送菜
誌願者為社區送菜
用棉簽擦眼淚的護士胡汐
用棉簽擦眼淚的護士胡汐
四川醫療隊準備在機場準備返程
四川醫療隊準備在機場準備返程
準備開門的店舖
準備開門的店舖
開城前一天的吉慶街
開城前一天的吉慶街
武漢夕陽
武漢夕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