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誌綱——戰略思想家是怎樣煉成的
2020年04月07日15:43

  原標題:王誌綱——戰略思想家是怎樣煉成的

  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王誌綱是誰?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

  在智綱智庫的官網上是這樣介紹他的:中國本土戰略諮詢的開創者和領軍人物,對中國社會經濟有重大影響的民間學者與意見領袖,企業家與地方政府的智囊。

  家鄉人說起他:哦,我們貴州的驕傲。他曾經的同事常常是這樣的口氣:我們新華社出去的……

  有人說他是地產家,有人說他是策劃家。有人稱他為學者,有人還把他看成記者。

  不同的媒體,也有不同的說法。擺在酒樓的雜誌上,王誌綱是大名鼎鼎的美食家;放在高爾夫會所的報刊上,王誌綱是樂此不疲的超級高爾夫發燒友;而在天上閱讀的航空雜誌中,王誌綱又成了周遊列國的旅行家……

  王誌綱究竟是誰?其實他一直在那裡,以其獨特的生存方式體驗世界,只是在一個碎片化的時代,他也被碎片化存在。叩問初心,王誌綱依舊保持著知識分子的底色,他喜歡被人稱作“王老師”,而不習慣於“王老闆”或‘王總’的稱呼。對於一手創立的智綱智庫,他一直堅稱:“我們既是公司,又不是公司,我們不追求利益最大化,只追求價值最大化”……

  作為知識分子的一員,多年來王誌綱一直試圖揭開謎底:知識到底有沒有獨立存在的價值和可能?在市場經濟時代,知識分子獨立的人格是否存在?滾滾紅塵中,文化人能否獲取一種獨立生存、獨立思考、併發出獨立聲音的自信和尊嚴?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以來,知識分子越來越成為資本和權力的附庸,墮落為傳聲筒、軟骨頭、牆頭草和說謊者,這種精神世界的坍塌已經不是個人特例,而越來越像集體行為。

  除了依附權力和資本,中國知識分子還有沒有別的出路?二十六年摸索,王誌綱得出了肯定的答案。知識分子的確存在一條既不依附於權貴,也不向金錢諂媚,憑藉自己的智力投身市場經濟獲取報酬,贏得尊嚴的第三種生存之路,這是王誌綱個人的成功,更是偉大時代的偉大賜予。走向市場經濟的中國,為中國知識分子提供了亙古未有的可能和機會:不依附達官顯貴,也不屈從財富階層,而是與兩種力量平等互動、平起平坐的生存方式。

  從一個人到一群人,再到一個時代,王誌綱之路有跡可循。

  青春作賦的記者時代

  1994年夏天,王誌綱離開他工作了10年的新華社,成為自謀生路的自由職業者。他是那個時代的王記者,也是那個時代的記者王。只要不犯錯誤,怎麼混也會有一官半職。事實上,從政的機會不是沒有,但他謝絕了包括中央辦公廳在內等多家單位伸出的“橄欖枝”。他選擇了比中南海更雄渾遼闊、更風高浪急的大海。

  文人有三種活法:一曰“圈養動物”,有個公家單位,按時上班,按時領取工資;二曰“放養動物”,有家單位托底,時不時出來打點“野食”;三曰“野生動物”,自謀生路、自生自滅,沒有單位、政府和社會關懷,也不受單位、政府和社會的控製。1982年從蘭州大學經濟系畢業的王誌綱被分配到甘肅省社會科學院,做了三年的“圈養動物”。1985年他調入新華社當記者,在出色完成任務之外,還時不時給其他報刊貢獻大稿,稿費不多,但影響很大。10年之後,他再次自我放逐,從“圈養動物”變成了真正的“野生動物”。

  這一切都是因為那輛從北京開往南方的專列——鄧小平第二次南巡,宣告中國從此走上市場經濟的不歸路。

  1991年底,經曆那場風波之後的中國向何處去,全世界都在關注。有一天王誌綱突然接到電話,新華社社長穆青在電話中說:十三屆八中全會剛剛閉幕,會議公報發佈了,提出要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繼續深化改革、擴大開放。這個提法振奮人心!王誌綱說:這不是老生常談嗎?穆青說不對,意義巨大。廣東是改革開放的前沿,我想近期到廣東看看,你陪我走一下。

  王誌綱被點名陪同採訪,不是因為王誌綱是新華社廣東分社的記者,而是新華社最出色的記者。此前,王誌綱所寫的《中國走勢錄》轟動朝野,受到中央決策層的高度重視,被邀請進中南海專題彙報。這是王誌綱的榮耀,也是新華社的榮耀。擁有這種榮耀的記者鳳毛麟角,就是新華社曆史上也屈指可數。

  穆青開始在珠三角考察的時候,鄧小平也南巡了。鄧在珠海的時候,穆青在南海。新華社廣東分社有一位記者跟隨鄧,每天把情況向穆青彙報。大家很振奮。但是遲遲不見北京表態,離開廣東之前,穆青給王誌綱交代:稿子你要寫,怎麼寫,你自己把握。

  不久王誌綱到北京總社開會,主席台上的穆青招呼:小王來了?你的稿子寫得如何?王誌綱答:寫好了,題目叫《風帆起珠江》,穆青很高興。拿到稿子,穆青親自修改。

  不久,正在白雲山製藥廠採訪的王誌綱接到電話,穆青興奮地說:《風帆起珠江》給中央領導看了,李瑞環同誌批了一個很大的字:好!明天新華社將向全世界播發,你給廣東省委領導報告一下,請他們也關注一下。

  新華社播發後,《經濟日報》立即全文刊發,總編輯範敬宜還親自寫了一篇短評。但《人民日報》沒有刊發,說是總編輯高狄不同意。

  後來《人民日報》改組,範敬宜出任總編輯。在新華社清查的中央工作組也撤離了。穆青感慨地說:一篇稿子救了新華社。

  讓人驚訝的是,執筆寫出“關鍵時刻影響新華社命運的關鍵稿子”的王誌綱也隨後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不是被動陞官,而是主動下海。

  1994年正值中國改革開放之後第二波下海潮。第一波是1980年代初,主要是由一些返城待業人員形成的下海潮,但這批人文化知識程度不高,主要從事販運倒賣方面的商業活動,經濟活動以體力勞動為主,大多集中在流通領域。而第二波下海潮以一批官員、知識分子為主,他們開辦企業,奔深圳,下海南,在一些實業領域開闢出一片新天地。第二波下海潮中還有一個顯著特點:那些“趕海人”大多是1977級、1978級畢業的大學生,均屬“圈養動物”。經過10年的曆練,他們都有了一定的官職,大多是處級,混得好的成了廳級,混得差的至少也是科級。這些掌握一定“資源”的官員通常是停薪留職,呈現“亦官亦商”的特性:下海官員與留守官員之間存在最佳的官商配合,從而形成“完美”的官商“勾結”,大量機關掛靠下的企業也開始浮出水面。這一狀況一直持續到國務院下令政企必須分開,才有所好轉。

  弄潮兒眾多,王誌綱並不孤獨。最大的不同是,別人有大船、小舢板接應,有救生圈或者另外一隻大手護駕,而他卻是“裸體”的下海人,身上沒有一塊布。王誌綱給在岸上看熱鬧的人留下三句話——第一句:中國要走向市場經濟,就離不開知識以及優秀的知識分子;第二句:在中國的知識分子裡面,我不敢說是頂尖的,我起碼是優秀的一員,而且我比起一般的知識分子還有一些優勢,我長期在市場經濟最發達的南方工作、生活,一隻腳在水裡,一隻腳在岸上,是兩輪驅動,我不會輕易被淹死的;第三句:如果連我下海都淹死的話,就說明中國市場經濟是假的,既然是假的,淹死我一個算什麼呢。

  很豁達,也很悲壯。

  走遍中國的智庫之路

  在中國所有的諮詢機構中,智綱智庫肯定是最另類的一個:不掛招牌、不打廣告,從未設置拉生意的項目部,也從來不參加投標。與很多同類機構相比,它堪稱不折不扣的“陋室”,但這個看起來一點不“正規”的機構恰恰生意最好、收費最高、名頭最響。唐朝大文人劉禹錫早在《陋室銘》中說了: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王誌綱職業策劃生涯的首戰就是遭遇楊國強,一起炮製了中國房地產行業第一個神話:碧桂園,給您一個五星級的家!

  《謀事在人》就是以此為由頭,去追述一個江湖大俠的來路——一個沒有“背景”、白手打天下的平民英雄。眾多鮮活的故事極大地滿足了渴望掌握自己命運的人們共同擁有的曆史性渴求。也許可以這樣斷言:這是那個時代最好的“成功學”著作,比任何“心靈雞湯”都補人。

  而今20多年過去,那個差點就要死火的碧桂園早已鹹魚翻身,從順德走向全國、走向世界。當年那個到處求人的包工頭變成了全民仰視的首富,“楊經理”變成“楊主席”。唯一不變的是,即使與部長、省長、市長見面,他仍然喜歡脫鞋、光腳放在沙發上。王誌綱也變了,他從廣州出發,征戰東西南北,項目也做到了國外。從一個人到一群人,引領一個時代。但有兩點他始終沒有改變:一是即使與部長、省長、市長交談,他總是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甚至很少給別人說話的空間和餘地;二是當年楊國強稱他“王老師”,而今所有人依然叫他“王老師”。

  俗話說: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實踐和時間是最好的裁判。

  王誌綱不是中國第一個下海搞策劃的人,在他之前之後都有不少人進入這個行當。有人拜他為師父,有人把他當對手。他帶出的徒弟中也有人另立山頭,喊“老師下課”搞“倒王”風波,但王誌綱依然挺立江湖,笑傲群雄。不是他身板太硬、防守太好,而是王誌綱神出鬼沒、速度太快,雖槍林彈雨,但他總在射程之外。

  這樣的“王誌綱現象”被媒體津津樂道。提起當年的“倒王風波”,《深圳特區報》曾經有一篇評論寫到:“沒想到幾年後,我們才發現喊老師下課的,都下了課”——凡是倒的人都是被自己打倒的。

  有人抱怨中國策劃界魚龍混雜、泥沙俱下,其實根本不用擔心,後面還有大浪淘沙。市場經濟就像一把篩子,米往哪裡走,糠往哪裡去,最終都會各歸其位。知行合一而又特立獨行的王誌綱用20年時間探出了一條讓人蕩氣迴腸的成功路。

  是的,王誌綱很幸運,他遇上了一個曆史大轉折時代:一個從封閉走向開放的中國、一個從計劃經濟轉向市場經濟的中國。

  這26年來,王誌綱很忙,東顛西跑,南下北上。時而在天山腳下激揚文字,時而在東海之濱指點江山;一會在蒼茫北國信馬由韁,一會在秀麗嶺南安步當車。王誌綱工作室的各路人馬也吉普賽人一般四處出擊,打響一個又一個“百團大戰”。王誌綱和他的團隊看起來行蹤漂浮不定,神龍見首不見尾,仔細探究,其實有規律可循:這是一個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他們總是隨國家戰略而動。

  打開諾大的中國地圖,盤點王誌綱的項目分佈,其先後順序大致是由南到北,從東到西。如果從時間節點和項目內容上考量,背後所對應的正是過去20年里先後推出的國家戰略:“沿海、沿江、沿邊、沿線”開放戰略,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黃河三角洲發展戰略,振興東北地區老工業基地戰略,西部大開發戰略,中部地區崛起戰略,北部灣經濟區發展戰略,新型城鎮化發展戰略,“一帶一路”發展戰略……

  從1994年策劃碧桂園開始,王誌綱率先在地產領域引入策劃理念,到2001年主持廣州星河灣、南國奧林匹克花園的“華南板塊”之戰在地產界引起轟動,成為業界典範,之後的龍湖、萬達、華夏幸福、雲南海誠、上海城投、天府新穀、親和源等,很多客戶通過王誌綱及其團隊的策劃實現了質的突破,甚至一戰成名天下知。

  在旅遊領域,從99昆明世博會開始,智綱智庫先後介入武夷山、麗江、黃山、重慶三峽、西雙版納、長白山等國家級旅遊區的策劃,引領休閑時代。

  隨著城市化進程提速,王誌綱率領團隊轉向城市區域戰略,重點從事城市與區域發展戰略研究與諮詢工作。從2002年開始,以大成都戰略策劃為發端,智綱智庫將業務重心從常規地產策劃轉向城市戰略策劃,為上海、北京、天津、重慶、西安、昆明、青島、煙台、石家莊、長沙、寧波、大連、廊坊等多個地方政府及城市投資平台服務,提供城市戰略、新城開發、舊城改造、古鎮複興、產業園區、城市營銷等諮詢服務。

  隨著中國全方位開放,智綱智庫從2004年起介入沿邊開放戰略,如:黑河—中俄兩國一城,牡丹江—東北亞樞紐,呼倫貝爾—北疆開放龍頭,西雙版納—金三角明珠,北海—東盟之門,福建三都澳—兩岸合作抓手,琿春——大圖們江之心,等等。

  2009年,王誌綱提出智綱智庫的願景是提出“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思想庫”,王誌綱一直致力於前沿性創新與探索。如,2001年天津濱海市政——中國首個“城市運營商”,2002年華夏幸福——中國個“園區運營商”,2007年毛里求斯合作貿易區——中國首個“海外特區”,2007年上海新和源——中國首個“會員製養老社區”,2008年成都天府新穀——中國首個“純民營國家級科技企業孵化器”,2008年雲南海誠告莊西雙景——中國首個“情景式文旅綜合體”,2014年重慶尚盟時裝產業園——中國首個“全產業鏈時裝產業集群”,2015年北京萬謙不老生活——中國首個“養生型養老服務商”2016 年中國“山地玩都。百花興義”,2017 年為重慶九龍坡區及高新區策劃“首座人工智能城市”,2019年,智綱智庫先後與立白集團、宏宇集團、保利集團、珠江合生等大型企業進行深度合作,並為貴陽市、寧波市、聊城市、漯河市、南雄市等市縣提供深度戰略諮詢…………智綱智庫在多個前沿領域樹立了標杆案例,一個新型的智庫形態已經形成。

  識時務者為俊傑。王誌綱轉型的背後是中國的轉型。

  遼闊中國也是複雜中國,一條巨大的中國龍在不同時態中舞動:龍頭已經進入信息時代,龍身保持在工業時代,還有一個巨大的龍尾停留在農耕時代。如此中國,顯然不是一個“藥方”可以搞定,也沒有一個模式可以複製。未來中國向何處去,需要更多的人參與進來,需要有更新的思路與方法去發現突破性的解決之道,王誌綱也在致力於戰略思想傳播的努力。

  戰略思想提供者

  中國有影響的官辦智囊機構眾多,但地方政府和企業的很多重大戰略項目卻委託智綱智庫這家民間智庫來做,這是為什麼?有研究者得出結論:智綱智庫所進行的學術研究,沒有政府和社會資助,完全建立在自己成功的市場化運作上,因而可以進行獨立的研究,發表獨立的見解。這是智綱智庫與官辦學術研究機構最大的不同和最為可貴的地方,也是它最具潛能和競爭力之處。

  這種結論當然成立,獨立性是智庫的立身之本,但王誌綱的成功更來自他獨特的“方法論”,來自他“中醫為本、西醫為用”的策劃之道。西醫的哲學把人當成機器一樣按零部件來考慮,中醫是把人當作一個網絡來考慮。王誌綱的遵循中醫的視點,從哲學的高度把握問題。依靠豐富的臨床經驗,然後望、聞、問、切,把握整個根本所在,辯證施治。別的智庫開的是醫院,為了賺錢,王誌綱開的是醫學院,雖然也收錢,但最終目的是為了教學,是一個沉澱研究成果的地方,最終這些成果對行業和社會有更大貢獻。

  “金錢只是順帶的結果”,金戈鐵馬二十餘年後,王誌綱並未解甲歸田,恰恰相反,他帶領著團隊持續進行案例研究、理論總結和戰略思想傳播,已出版18本著作,在互聯網傳播時代,智綱智庫於2013年即建立了[智綱智庫]公眾號,傳播戰略思想,分享智庫前沿領域探索,推出多篇極富影響力的政治經濟評論、行業研究報告和區域經濟發展報告,成為傳播戰略思想的重要平台。

  1996年介紹王誌綱策劃經曆的《謀事在人——王誌綱策劃實錄》一書推出後,在社會上引起巨大反響,銷量逾百萬,併成為行業教材。1998年推出的《王誌綱工作室策劃文庫》——《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策劃旋風》和《行成於思》。既有微觀案例剖析,又有宏觀走勢把握,同時展現了智慧思維的根源。

  1999年底,王誌綱開始創辦王誌綱工作室網站和中國智網,向社會提供工作室實踐和研究成果,探索智力行業網絡化模式。2000年,王誌綱提出財智時代的論點,推動財與智的相互融合、碰撞、轉換。提出“泛地產理論”,並通過實踐不斷充實和完善,已成為指導房地產大盤開發的有力武器。

  2002年3月,王誌綱主持編著《財智文庫》叢書——《財智時代——王誌綱的觀點》、《財智雙贏》和《大盤時代——中國泛地產革命》,再次成為暢銷書,併成為許多房地產企業和智業從業人員的教材。

  2002年,王誌綱在北京創辦和主持“財智經濟研究院”,作為研究院首席戰略家將整合專家學者,進行區域經濟和城市經營,以及媒體產業的專題研究和實踐探索。

  2007年,《王誌綱工作室戰略思想庫》震撼出爐,全套共十本,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包括《謀事在人》、《行成於思》、《策劃旋風》、《財智時代》、《大盤時代》、《城市中國》、《丙方觀點》、《找魂》、《城變》、《財智論語》。通過文庫的出版,工作室對12年的實戰經驗與理論探索進行了系統梳理,成為“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思想庫”的前奏。

  2009年,王誌綱縱論人生規劃的北大演講集《謀生》出版。越是迷茫時刻越需要指點迷津,越是困難關頭越需要人生智慧。本書為身處危機中的人們提供了一幅超越尋常境界的人生導航圖,成為當年的暢銷書。

  2010年元月,一部濃縮了智綱智庫近兩年案例精華的新書《重整河山》面世。王誌綱再一次引領對中國前沿課題的探索與思考。對開放中國、休閑中國和城市中國三大未來發展趨勢的解讀既有理論高度,又有實踐支撐,迅速在政商學界引起強烈反響。

  2014年8月,一本濃縮王誌綱22年旅遊策劃心得的《玩出來的產業》以“眾籌”的新玩法橫空出世!該書將一套全新的、顛覆性的智庫新思路呈現給大家,讓所有人眼前一亮,為之震撼!

  該書揭示了面對旅遊---這個“玩出來的產業”的發展規律,並結合智綱智庫實操案例的詳細解讀,告訴大家在新形勢下“玩法”變得越發的重要!

  從地產大盤、城市區域、文旅康養再到一帶一路,25年以來,王誌綱一直堅持踐行中國式戰略,致力於前瞻性研究、商業模式創新和戰略思想的傳播。隨著中國的國際地位不斷提升,王誌綱堅信,中國將會湧現出一批具有世界影響力的東方式戰略諮詢公司,與西方頂尖諮詢公司分庭抗禮,他本人以及智綱智庫,正在朝向這個目標努力著。

  作為戰略思想家,王誌綱先生至今已推出18本戰略著作,在自媒體上也屢有重磅文章推出。2018年以來,王誌綱先生與喜馬拉雅FM合作,推出王誌綱口述改革開放四十年音頻課程,講述四十年來中國天翻地覆之變以及背後的邏輯,深受聽眾好評。

  王誌綱也改變了自己。他在追尋戰略之道的同時,自己也從書齋中的知識分子轉型成為戰略思想家。這絕不僅僅是名稱的簡單替換。與一般的知識分子相比,戰略思想家“站得高、看得遠”,既有解決問題的戰略思路,也能從全局、動態、操作層面設計相應的方案他們更能推動社會的發展與進步,更能影響曆史和未來。戰略一詞,或許也更符合王誌綱對自己的期許吧:抱樸守拙、丙方立場、與時俱進,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思想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