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理性的社會應該對煽動“排外”情緒說不
2020年04月07日16:14

  原標題:理性的社會應該對煽動“排外”情緒說不

  利用國人對“超國民待遇”的敏感亂帶節奏,跟個別老外恃寵而驕一樣,都該被警惕。

▲影視劇截圖。
▲影視劇截圖。

  毒舌界祖師爺王爾德說:真相很少純粹,也不簡單。如果王爾德活在現在,他沒準會加上一句——“如今更是這樣”。

  因為當下很多人都解鎖了一門技巧:“帶節奏”。

  什麼叫“帶節奏”?

  這則新聞里的當事人,就來了個以身說法——

  據未來網燃新聞報導,近日,上海某小區一對母子在樓棟門口扔垃圾,被一老外發現並指責其沒有素質,雙方發生爭吵。事情到這,無非是瑣碎的鄰里糾紛。

  但隨後一幕挺耐人尋味:那對母子中的兒子報警,說老外“罵中國人是垃圾”。結果那位老外在一旁大喊:沒有沒有沒有,說謊說謊!

  本來只是不文明舉動與“多管閑事”之間的對峙,差點被上升到辱華與反族群歧視的層面。

  幸虧視頻還原了來龍去脈,將事件性質拉回到地面:問題關鍵跟辱華無關,跟亂扔垃圾有關。

  1

  明明是因亂丟垃圾被指責,偏說老外“罵中國人是垃圾”……不得不說,涉事男子帶(加)節奏(戲)的能力是影帝級別的。

  他很會轉移概念,搞“升維”打擊:在亂丟垃圾這事上,自己輸了理,那就換個Point反戈一擊,給對方扣上“侮辱中國人”的帽子。

  這帽子一扣,就相當於祭出了致命殺招:將亂扔垃圾引發的私人糾紛提到了羞辱國格的高度,也將那位老外推到了狹隘民族主義的炮口前。

  這波操作,真的“秀”。

▲影視劇截圖。
▲影視劇截圖。

  秀在偷換論題,秀在拿大詞壓人,秀在精準拿捏了輿論的G點——眼下民眾不是對“超國民待遇”極度敏感嗎?不是對“豪橫老外”各種不爽嗎?他手一指:來,這有“活靶子”。

  在當前背景下,這招與其說是“無中生有”,不如說是“殺人誅心”。

  畢竟,扔垃圾事小,辱華事大,很多原本對準“亂扔垃圾者”的矛頭,或許就顧及民族大義調轉了槍口。

  如果沒有攝像頭記錄下了全程,如果他再來一出“掐頭去尾”,頂著“辱華”帽子的那位歪果仁,大概率要被輿論機關槍突突成了篩子。

  2

  但很多時候,是即是,非即非,沒那麼容易顛倒。

  要知道,攝像頭未必會被帶著跑。

  在這事上,那位老外沒犯以偏概全的謬誤,將炮火對準所有中國人,倒是涉事男子在玩捆綁大法,將“中國人”綁上自身的戰車。這些都被攝像頭記錄在案。

  不過,有視頻也未必就有真相,青島嶗山老外插隊事件就是例子。

  這事最早爆出的視頻顯示,幾名老外插隊,還扔掉市民登記表,嚷道“中國人出去”,社區服務人員還讓市民“給個面子”……相當蠻橫。

  此事曝出後,立馬激起了全民公憤,特別是那句“中國人出去”,刺痛了太多人。

  說真的,乍看這視頻,我也很氣憤:畫面中老外那找茬滋事的既視感,不斷撩撥著我的憤怒神經。

  可在幾名老外被處理後,網上流傳起了事件另一個版本的“真相”。我這才意識到,我上當了。

  這段視頻更全。視頻中,當事老外稱,是服務人員讓他們排在隊伍前面;那句引發眾怒的“Chinese get out!”(中國人出去)也是剪輯而成,原委是有市民讓他們“滾出中國”,他作了回擊,結果被掐頭去尾,語境也被篡改。

  套用“被平均”之類的被字句式,這大概就是“被辱華”吧。

  最終,起初那段極具煽動性的視頻,成功地將公眾對“超國民待遇”的不滿能量導入到了“排外”程式中。

  拿嶗山這事來說,公眾批判的“內外有別”“外籍優先”靶子未必就塌掉了,可說幾位老外有意“辱華”,卻未必公允。

  ▲青島外國留學生核酸檢測強行插隊,官方:將採取措施維護好秩序。視頻來源:新京報我們視頻。

  3

  這兩起事件,如出一轍之處就是:有人帶節奏。

  他們懂得“利用”社會情緒,懂得製造“扭曲力場”。

  他們是在“順勢”的基礎上“造勢”:在涉外籍人士問題上,公眾的情緒燃點很低。他們就深諳這點,並用錯訛信息去將其引燃。

  這顯然值得防範:究其本質,仍是煽動。煽動盲目仇外,煽動族類排斥,煽動群際撕裂。

  不可否認,現實中,在某些基層地區,給外籍人士“超國民待遇”、對他們看人下菜碟的現象,的確存在;個別外國人恃寵而驕、不守規則,同樣存在。

  二者媾和,很容易激起公眾對外國人“高人一等”的反感,對他們被特殊對待的憤懣。

  這類亂象的確值得鞭撻,但我們也該警惕有人借此做文章——沒有靶子製造靶子也要上,好從公眾的憤怒中獲益。

  至於事實層面的硬傷,他們才不care。

  他們不只是迎合民間的某些情緒,更是在助長那些狹隘心態;他們也不只是將人們的意緒當流量收割的“跑馬場”,更是在撒下排外情緒泛起的酵母。

  像扔垃圾之事出來後,就有人陰陽怪氣地說:他們把垃圾扔門口,還不是因為沒人貼心伺候、提供“1天送20多趟快遞”般的保姆式服務?在這裏,邏輯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只是情緒。

  但這其實就是“作惡”、“使壞”。

  這樣“虛設標靶”,別無益處,只能是將公眾帶到“情緒先行”的坑裡。

  某種程度上,這就是以定製“豪橫模型”的方式“強刺激”社會情緒。表面上看,這為公眾提供了現實情緒出口,但此舉誘發的敵對意緒弊害極深。

  這樣“帶節奏”,無法導向正義,只能是激起更多狹隘的民粹情緒。

  學者白魯恂說:民族主義的發展必須超越種族或民族歸宿的要求,建立實質性的內容去激發大眾的情感,設立規範和準則。而這還停留在“華夷焉能雜處”的層次上,也跟開放性社會要求反向對峙。

  開放的社會,應該對此類排外情緒說不;理性的社會,應該對這類煽動做法說不。

  說到底,要開放不要仇外,要理性不要極端。利用國人對“超國民待遇”的敏感亂帶節奏,也是在“播毒”,這跟個別老外恃寵而驕一樣,都該被警惕。

  佘宗明(媒體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