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靜靜:那個曾經唸著要留回長髮的護師,倒在回家之前
2020年04月07日09:25

  原標題:張靜靜:那個曾經唸著要留回長髮的護師,倒在回家之前

  新京報記者 魏芙蓉 張靜姝 齊超

  在正式進入隔離病房前,張靜靜剪去了長髮,“出汗後,長髮容易滋生病菌,穿防護服也不方便,所以越短越好。”

  她曾對新京報記者說,“等戰勝了疫情,我們再留回來。”

  張靜靜沒有等到再度長髮飄飄的那一天。4月5日上午,因心臟驟停,她被送往醫院搶救。而遠在西非工作的丈夫韓文濤,還打算回國後補拍一張婚紗照。

  6日晚間,山東大學齊魯醫院宣佈,山東省第一批援鄂醫療隊員、齊魯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管護師張靜靜因心臟驟停,經搶救無效去世。

  戰疫前,“要個男孩頭”

  口罩遮去了一半的臉,32歲的張靜靜戴一副圓框眼鏡,短髮蓬鬆,劉海蓋住前額。

  張靜靜去世後,一些攝於她抗疫期間的影像在網上傳播,也是通過這些影像,讓很多不熟悉她的人們第一次走近了她。

  在援鄂之前,張靜靜一直留的是長髮。到黃岡的第三天,她剪去了長髮。“要一個男孩頭”,她告訴當時的誌願服務理髮師。

  “出汗後,長髮容易滋生病菌,穿防護服也不方便,所以越短越好。”在此前的採訪中,張靜靜曾和新京報記者解釋。

在正式進入隔離病房前,張靜靜剪去了長髮。
在正式進入隔離病房前,張靜靜剪去了長髮。
  

  男理髮師調侃,“再剪下去,就和我的一樣了。”張靜靜回答:“等戰勝了疫情,我們再留回來。”另一名女隊員也一起調侃,“我要創造一個抗新型冠狀病毒頭型,全國推廣。”

  當時被拍下的視頻里,張靜靜穿著白色罩衫,戴綠色口罩,頭髮被一點點剪短,剛好沒過手指,劉海半遮著額頭,看起來更清爽。

  在同事李穎霞的印象中,張靜靜一直就是開朗、自信的。

  赴鄂支援的決定,就是張靜靜在獲悉通知後,當天就在醫院呼吸科的病房裡做出的。

  1月24日,關於山東省組派醫療隊援助湖北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最先出現在微信工作群裡,剛完成3小時值班的張靜靜看到消息後報了名。

  “我親曆禽流感、甲流疫情,有救治經驗,又是主管護師,應該首批去。”張靜靜向醫院表示。

  作為山東省援鄂的第一批隊伍,留給醫護人員準備的時間不多,當天報名,次日啟程出發。

  張靜靜自1月17日起就在醫院值班。而丈夫韓文濤常年在西非國家塞拉利昂做援非工作。5歲的孩子也於17日被接回菏澤的父母家照料。在臨出發前,她才專門趕回父母家探望、告別。

  1月26日,張靜靜和143名同伴到達黃岡,開始在抗疫一線的工作。

  “抗疫日記”里的援鄂點滴

  自1月26日援鄂,一本“抗疫日記”記錄了張靜靜當時的工作點滴。從初到黃岡時的“緊繃神經”“夜不能寐”,到心態恢復如常,都被她悉數記錄在內。

  丈夫韓文濤心態也經曆波折,張靜靜去黃岡的頭幾天里,他在塞拉利昂擔心、焦慮,一連好幾天睡不著覺。因為怕給妻子平添擔憂,他也不敢告訴她自己的憂慮,相反還時常給妻子加油打氣。

  “我把和她同組的同事電話號碼全部記下來了,就擔心她有啥事時找不到她。還會問好她的排班表,然後她哪天休息或者下班以後,都會第一時間聯繫她。”

  讓韓文濤欣慰的是,在黃岡的五十多天時間里,妻子身體沒有出現任何問題,倒是“解決問題”一直作為貫穿張靜靜“抗疫日記”的主題。

張靜靜的工作照。
張靜靜的工作照。
 

  南北方言不通,為瞭解決語言障礙,張靜靜專門為一線醫護們製定了“護患溝通本”,上面寫著一些常用語和簡易回答,例如“您稍等”,“我去通知一聲”,“請您戴上口罩”等,在語言不通時,拿出護患溝通本,患者看到文字,就能理解。

  十幾頁的“護患溝通本”用 A4紙上印裝訂在一起,在黃岡大別山區域醫療中心流傳使用。

  她在日記中記錄道,當一位60多歲的患者,從其他醫院轉入大別山區域醫療中心,來的時候,全身上下只有一身秋衣秋褲和一雙一次性拖鞋。“我趕緊嚐試用黃岡方言跟他交流。”

  張靜靜說,自己和同事找來一身衣服和一雙鞋子送給老人,老人熱淚盈眶。

  “患者住院,沒有家人陪伴,心裡也難免有恐懼和害怕,跟他們用方言說話,他們能很快對我們產生信任。”十年來的工作經曆,讓張靜靜深知與患者溝通的重要性,“在隔離病房內,他們能依靠的只有我們,關心和安撫有時比治療還重要。”

  臨到50餘天的抗疫任務尾聲,得知張靜靜要走,曾經住在她負責病區的一位阿姨,專程趕到酒店去看望。“今天阿姨知道我們要走,又趕來相送,道別的話不想說出口,眼淚忍了又忍,總是要分離,但我們永遠是一家人,明年待到杜鵑花開,我一定再回黃岡這個家裡感受春暖花開!”

  3月21日,離開黃岡前,張靜靜收到黃岡市民送的一籃子煮好的雞蛋,還有一幅畫,“這是一群多麼可愛的人,我們對黃岡的幫助如果是滴水之恩,他們回報給我們的是湧泉之數,況且,杏林門下,救死扶傷,責無旁貸。”

  倒在回家之前

  3月21日,張靜靜隨山東省第一批援鄂醫療隊員返回濟南,按規定集中隔離醫學觀察14天。在這期間,她的三次核酸檢測均為陰性。

  4月4日17時,張靜靜隔離期滿,即將回到闊別近70天的家中。

  厄運不期而至。4月5日7時,張靜靜突發心臟驟停。

張靜靜手裡拿著回程機票。圖片來自網絡
張靜靜手裡拿著回程機票。圖片來自網絡
  

  醫院方面稱,4月5日早飯時間,張靜靜沒有露面,同事敲門無應答後衝進房間發現,張靜靜躺在床上,無論怎麼叫都沒有反應。

  張靜靜被送往濟南章丘區人民醫院搶救,後又被轉院至山東大學齊魯醫院。

  塞拉利昂和中國有著8個小時的時差。韓文濤在塞拉利昂時間的5日早上5點多醒來,他看到手機上有著來自嶽母的3個未接電話,打開微信,也有朋友打來的多個語音電話顯示未接。韓文濤第一時間給嶽母回了電話,這才知道妻子的狀況。

  “突知變故,我到現在都渾身發麻”,他在當天的朋友圈里記下當時的感受。

  韓文濤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和妻子是高中同學,相識已經有18年,今年是結婚的第六年。自2015年10月以來,韓文濤就在非洲做援建工作。每12周才有一次回國休假的機會,每次休假除去來回在路途上的時間,真正能留在家裡陪伴妻子和孩子的時間只有25天。

  “我離開家的時候孩子才半歲”,一直以來,韓文濤深覺對妻子有愧, “這幾年來我沒怎麼陪她過生日,也沒能陪孩子過生日”。近年來,都是嶽父嶽母幫著帶孩子。他和張靜靜的孩子如今已經5歲。

  去年12月30日,是韓文濤和妻子見的最後一面,彼時他正結束完在國內休假準備啟程返回塞拉利昂,那一天,他還和妻子約定,在下次回家時,要和妻子去補拍遲到6年的婚紗照。

韓文濤寫給妻子的信。
韓文濤寫給妻子的信。

  “梅花合讓柳條新”

  受疫情影響,韓文濤早早就定好的回國航班在3月21日被取消。妻子倒下的消息傳來,他自責又焦慮,整夜沒睡覺。

  6日晚8點半,韓文濤還在朋友圈發文,“希望愛人明天就能醒過來!!!”韓文濤說他不敢細問大洋彼岸妻子的情況,怕傳來噩耗,所以他不停祈禱。

4月5日,張靜靜愛人在朋友圈發文,“媳婦挺住”。受訪者供圖
4月5日,張靜靜愛人在朋友圈發文,“媳婦挺住”。受訪者供圖
  

  噩耗還是來了。6日夜間,新京報記者從山東大學齊魯醫院確認,張靜靜因搶救無效,宣佈死亡。

  齊魯醫院也於6日當晚通過官方公號發文,“山東省第一批援鄂醫療隊員、我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管護師張靜靜,在按規定集中隔離醫學觀察期滿,即將返家休息時,突發心臟驟停,經醫院組織全院專家力量、動用全部可能手段全力救治無效,於2020年4月6日18時58分逝世。”

  韓文濤有抽菸的習慣,平日裡一天抽四五根,接到噩耗的那一刻,他一連抽了一盒半,一根接一根地抽,直到喉嚨腫痛。

  相識18年,韓文濤坦言,自己四年來在家庭的缺席,妻子張靜靜從未有過一句抱怨,在他的記憶里,妻子一直“大大咧咧、不拘小節,很有愛心”。

  在黃岡支援的時候也是如此,那些由“和年幼孩子分離”“沒能陪父母吃上團圓飯”“累到頸椎病複發”帶來的愁苦,都在她的“抗疫日記”里被一筆帶過。她曾在日記里寫,“沒有一個冬天不會踰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她在期待春天來的時候,“梅花合讓柳條新”。

  山東醫療隊離開那天,黃岡的杜鵑花開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