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浦東30年|劉正義:張江高科為何放棄B股主攻A股融資
2020年04月07日16:18

原標題:口述浦東30年|劉正義:張江高科為何放棄B股主攻A股融資

2020年4月18日,是浦東開發開放30週年紀念日。

三十而立,浦東告訴世界: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潮,如何書寫一座城市新的傳奇。中國奇蹟的密碼,是浦東三十年來的思想解放、製度創新,是一代人的艱辛探索和奉獻。

三十而立,浦東的崛起,不僅是嶄新城市天際線的立起,更是中國昂首走向世界、擁抱世界的步伐。

上海的浦東,中國的浦東,世界的浦東。

站在新的曆史起點,澎湃新聞·智庫報告欄目推出“人海潮·浦東開發開放30年口述”系列專題,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以陸家嘴、金橋、外高橋、張江四個開發區為切入點,採訪了浦東開發開放的決策者、參與者、執行者,講述那段浪奔浪流的進取故事,致敬那段激情似火的創業史,更為今天的浦東改革開放再出發提供一個大曆史視角。

口述:

劉正義

採訪

:郭繼 孫寶席 劉捷

整理:

劉捷

時間:

2019年12月2日

我是1992年由組織調動到浦東的張江高科技園區開發公司工作的,分管財務、招商引資、綜合計劃等工作。不過說實在話,那時的我對高科技園

區怎麼做是沒有概念的。我們這批張江人邊思考邊實踐,看著張江高科技園區在一片農田上發展起來。

資金短缺是懸在張江頭上的一把劍

回顧開發初期的張江,真的是困難重重,步履艱難。概括起來,我們當時主要有三個“缺”。一是資金嚴重短缺。二是項目緊缺。當時陸家嘴、金橋、外高橋三家開發區已經風生水起,有形象、有業績、有項目,我們也很著急。

三是缺人才。最缺的其實是有開發經驗的人才。1993年吳承璘同誌過來後,我們隊伍士氣大振。1993年7月,也就是吳總剛來不久,時任市長黃菊到我們張江調研。其實他是來幫我們診斷的,來看看張江的問題到底在哪兒,到底該怎麼解決。那次調研,黃菊同誌提了一個重要的指導思想,就是縮小戰線、擴大戰果。縮小戰線就是捏緊拳頭,擴大戰果就是要集中精力爆發,通過一些點的突破來帶動面上的開發。市領導對張江發展高度重視,1994年1月30日,時任市委書記吳邦國同誌視察張江並題詞“開拓奮進”,公司上下備受鼓舞。

吳總的貫徹力很強,當時立馬就提出張江要重點抓幾個“強化”。一個是強化功能定位的研究。因為中國大陸沒有太成熟的經驗,吳總花了一些精力搞規劃研究,請了中國台灣新竹、日本等幾家亞太地區同類型高科技園區的專家一起研究,張江高科技園區的定位問題。第二個是捏緊拳頭強化重點工程龍東大道貫通和重點項目羅氏生物醫藥公司落地。第三個強化就是解決資金難題。在市領導的親自關心下,人行積極協調,工行、農業、建行和中國銀行在信貸盤子比較緊的情況下,為張江放貸款,支持張江渡過難關。

1993年底我們明確提出張江改製上市設想,得到市、區兩級領導首肯後,吳總就把這項任務交給我負責。

成立“股辦”開始長約2年半的籌備上市

我們成立了一個股份製的改製小組,抽了三四個業務骨幹,我們在一起邊琢磨邊梳理。首先是去浦東的幾個部門聽取意見,然後到市證券管理辦公室(簡稱證管辦)、市國資委,以及當時分管我們開發區的浦東新區經貿局瞭解情況和信息,基本上把路徑、要義搞清楚。因為我們張江高科技開發區是經國家科技部批準設立的,我們要改製的話,首先需要向科技部彙報。

科技部領導很重視,因為這不僅是上海的高科技園區,也是“九五”期間我們國家的一個重點戰略。我們是4月份去的,6月6日科技部就給市科委發了一個批複,明確讚成我們可以向國家有關部門申請股份製改製和上市。批複同時明確公司所需向社會公開發行的股票額度,由上海在地方盤子內解決。由此,我們公司的股份製改製進入到實質性推進階段。

公司黨委決定在原改製小組的基礎上設立股份製辦公室,簡稱“股辦”。人事部門用最快的速度抽調了包括我在內的7名同誌到股份製改製辦公室工作,我兼股份製辦公室主任,集中精力做這項工作。

我們7個人,除了我對股票和股份製有所接觸外,其他的幾位同誌基本上都沒有任何這方面的經曆。我是從儀表局出來的,算是有點感覺。儀表局下屬的飛樂電器是全國的第一個股份製公司,而我在上海廣播電視(集團)公司任副總的時候廣電正好也在籌備股份製改製。我深知改製上市這項工作的複雜性、合規性、政策性、專業性、時效性很強。公司領導和職工對股份製的改製上市期望值也很高。

1995年製作的張江高科的招股說明書 本文圖片均由張江高科提供

因為是臨時成立的一個機構,我們辦公所在地是從我們張江的“飛機樓”里臨時調整出來的,由於辦公室是鋼結構的,保暖性較差。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白天加黑夜連軸轉。由於方案反反複複、幾經周折,還要熟悉各項相關法規政策,熟悉各個審批部門的職能、走訪相關部門,那時“股辦”里最多的就是一箱一箱的方便麵,餓了就方便麵吃一吃;實在太睏了,弄個大衣一蓋就在牆角邊打個盹。

改製上市的申報材料涉及到很多規定,我們是邊學習邊往前走。後來弄出來的改製上市文件總共二三十萬字,幾百頁紙頭。那時候也沒有計算機,用蠟紙打印,有的時候弄得滿身滿地都是油墨。由於材料很多很重,我們送到有關部門基本上都是用大的旅行箱裝。由於材料要報送較多的部門,如果北京那邊有一個地方要改動,我們不僅要從北京立刻回來,晚上立馬加班改好第二天再送去,還要同時修改報送其他各部門的材料,可以說是牽一髮動全身。

改製上市涉及到的許多重大問題的決策判斷,更加考驗我們的能力和智慧。比如,張江改製上市的路徑問題,即A股上市還是B股上市。1993年我們決定股份製改革的時候中國股市進入熊市,國家凍結新股發行。我們經過研究發現主要問題在於上市公司的質量,即資產的質量和經營的質量,這兩個質量不過關,股市就不會健康。因為擬上市的公司本身資產質量不好、效益不好,股價炒上去不就是大泡沫嘛,所以國家不得已叫停。我們對自己的公司進行評估,覺得我們是優質資產,應該上市。市證管辦給予我們很大幫助,記得市證管辦主任楊祥海,副主任張寧、郭銀龍,還有嚴旭、範永進等幾個處長,反複幫我們論證,最後提出來發B股,因為B股不要國家證監會批,跟股票大市凍結關係較小,只要上海證管辦審核同意了就可以發行。我們回去後又反複權衡,覺得光B股不行,因為當時B股價格較低,遠遠低於A股的發行價格,這就意味著我們公司能夠募集到的資金量會少。我們寫了好幾份專報,報給市領導。最後領導定了調子,要先B股後A股,這基本上就把工作路徑確定好了。

再譬如,張江擬投入資產的性質問題。張江開發公司是國有的,國有公司改製上市是分國家法人股和國有企業法人股兩種不同性質的。如果我們要定前者的話,等於張江股份公司直接對接市國資了,那張江的整個規劃怎麼弄?整個債務怎麼弄?面對這一系列問題,我們身處開發一線,感到規劃是不能打散了做。市領導和市有關部門聽了我們的彙報,覺得我們的意見有道理,統一規劃、統籌開發的原則是不能變的,最後確定為國有法人股。

還有,我們是劃出一塊資產來改製還是整體改製問題。如果整體改製的話,公司原來承擔的那塊政府功能到底誰來承擔?因為一旦改製,它就是一個市場化的公司,這麼多的政府職能放到哪裡去承擔?怎麼去面對股東?我們當時反複論證,最後確定還是張江拿出部分資產和久事公司聯合發起。久事公司加入的好處在於它長期搞投融資,在資本運作上有一定的經驗,再加上它們早期投在張江的3000萬元也總要有個交代。

類似的問題還有很多,都是不能在根子上弄偏掉的重大問題。

上市一波幾折

1995年1月,市證管辦正式批複給我們,同意上B股。緊接著1月16日,吳總、我和其他兩位同誌到香港去路演。因為從來沒有直接面對過境外的投資人,所以去之前專門機構還給吳總和我做培訓。培訓的內容很廣,包括戰略規劃、資源可持續發展、區域品牌營銷,危機公共事件管理,還有禮儀、互動、回答問題的一些技巧,怎麼面對鏡頭、媒體等等。我後來回想起來,這次培訓還是蠻受益的。

我記得我們到香港的時候是週末,週一開始正式推介,跟16家機構投資人、券商和基金進行個別深入接觸,同時還舉行了專場推介會,連頭帶尾共3天時間。儘管我們準備很充分,但終究因為大的形勢不好,我們和每一家講得筋疲力盡,對方就是圍繞核心問題,價格要往下壓。我們當時是帶著四毛幾的價格去的,他們價格一壓就是一半,我們可以讓幾分錢,但不可能讓兩毛三毛,這對國有資產沒法交代,另外對A股也沒法交代。最後,吳總跟我兩個人基本商定暫不發行B股。回來後,吳總向市里領導彙報後,我們正式叫停了B股發行。

我們“股辦”又轉向怎麼攻A股,但股本結構調整也是一次波折。原來我們準備先發B股後發A股的時候,總股本是3億股,張江以1.85平方公里土地折價與久事公司共同發起。B股13000萬股,A股2500萬股。起先我們想爭取增加A股份額。由於A股受額度限製,整個上海沒超過一個億,是不可能再給我們增加的,因為上海還有其他企業也要發展。後來我們就做了一個大調整,把總股本縮到1億股,張江僅投入0.85平方公里土地,久事投入1500萬元資金。這樣我們再向市場去公開募集2500萬股,股本結構相對合理。這個調整也帶來改製上市方案的一系列調整,公司的財務報告、募集資金的用途、收益預測、資產評估、土地評估等工作統統重新幹一遍。

1996年4月13日,張江高科創立大會暨第一屆股東大會召開。

那時我們的速度非常快,工作效率很高。我們從香港回來之後就立馬做改製方案的調整,然後去北京過證監會這一關。因為準備工作充分,1996年3月22日,全國A股市場開禁的時候,證監會批複同意張江高科改製上市,明確我們可以向社會公開發行2500萬新股,也同意我們按照上網定價的方式發行。張江高科作為A股開禁後的全國第一股,我們深感責任重大。上交所的相關領導和部門也高度重視,給予我們許多指導。

因為所有的工作都做好了,3月22日批複下來,4月3日我們就正式啟動公開募集工作。我們網上定價是6.15元/股,募集到1.476億元。4月13日,上海張江高科技園區開發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張江高科)召開創立大會,並且開了第一屆股東大會。當時吳總已經調走了,會上明確園區開發公司總經理錢人傑為股份公司董事長,我是第一任總經理。4月22日,張江高科正式在上交所掛牌交易。交易開盤價是22.9元,收盤是22.62元,也是創當日各股之首。

我們第一撥募集到的1.476億元,70%用在投資張江高科生物醫藥基地上。另外,在資金緊缺的情況下,我們還探索了對高科技企業的投資。比如複旦大學副教授王海波團隊1996年帶著創業激情和幾十萬元到張江創辦複旦張江生物醫藥公司。1997年該公司發展急需資金,我們公司研究論證,決定對其投資大概1300多萬元。這家公司也沒有辜負我們,堅持了幾十年,一直聚焦在新藥開發上,在業內取得了良好的成果。

張江人確實不負所望,不負浦東開發的大背景。目前,張江高科已經成長為張江高科技園區開發的一支重要力量,持之以恒地堅持高科技產業的培育和高科技產業的投資,以及整個區域的開發和服務。從我個人來講,為她健康的成長,也為張江高科技園區的健康發展感到由衷的喜悅和自豪。

(本文標題為編者所加,文章刊發時有刪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