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淘來的寶貝!砥礪多年他成鐵軍新頂樑柱
2020年04月06日15:16

  二月份時,手感滾燙的傑森-塔圖姆,用單月場均30分劫走了字母哥壟斷已久的東岸月最佳。“曼巴門徒”繼續圈粉,兩項招式更是被球迷津津樂道:一是橫向撤步的持球三分;另一個則是“秦王繞柱”。

  所謂的“秦王繞柱”,指塔圖姆擋拆殺入籃下後靠著泰斯為他做的二道掩護繞開防守人,創造出輕鬆上籃的機會。此戰術設計相當巧妙,持球人和擋拆人皆有功勞,據悉靈感源於當年的波蘭鐵錘戈達。塔圖姆曾特地說過:“感謝泰斯為我創造這麼多機會,我對他感激不盡”。

  實際上“秦王繞柱”在綠軍隊內不局限於塔圖姆使用,但泰斯的角色相對固定。默契的配合背後,體現的是正泰斯在陣中愈發不可或缺的地位。本賽季,這位來自德國的矮個中鋒,終於把根基穩穩紮進NBA的土壤裡面。

  一躍正選漸入佳境,有何魔力?

  如果說艾榮的出走還能夠用獲加的加盟來彌補缺失的話,內線核心賀福特的離開,則一度被視作塞爾特人實力將會下滑的重要依據,尤其是當你以為新援埃內斯-簡達就是伙伕替身的時候。

  但就像上賽季一樣,本賽季的綠軍也沒有按劇本來走。某種程度上說,他們還取得進步了,43勝21負排名東岸第三,6.1的百回合淨勝分明顯優於去年。究其緣由,肯巴-獲加的到來和側翼群的集體爆發首先維持住了外線的火力輸出;內線配置上,史提芬斯沒有選擇重用名氣更大的簡達,轉而把原來的後備中鋒丹尼斯-泰斯扶正,事實證明,他能在很大程度上彌補伙伕出走的戰術空白。

  作為只有2米06的迷你五號位,泰斯純體型在同位置球員里不算突出,他以自己的機動性和爆發力出色、又能兼具細膩技術為賣點。儘管剛到塞爾特人的時候沒有獲得太多上場時間,但泰斯在有限的時間內打出了相當不俗的影響力,球迷們早已對他頗有好感。

  被少帥放進正選陣容後,泰斯的出場時間漲到將近24分鐘,賽季迄今58場比賽能貢獻9.3分6.6籃板1.29次封籃。當然,平淡的數據單無法呈現出泰斯狀態的變化:進入2020年以後,其整體命中率從51.9%提升到59.6%,每36分鐘數據達到15.8分9.7籃板1.5次封籃0.97次偷球,進攻水準明顯優於開賽前兩個月的表現。2月底和木狼的比賽中,泰斯砍下25+16的大號“雙雙”,三月份第一場球又在火箭身上拿了15籃板3封籃,可以看到,隨著常規賽的推進,其狀態也漸入佳境。

  塞爾特人攻防效率雙雙躋身前五,泰斯功不可沒,當把他放到上場,球隊得分更多的同時,在場百回合失分僅有104分。衡量球員影響力的PIPM榜單上,泰斯PIPM高達+2.01,全聯盟所有出場超過1000分鐘的中鋒里位列前15。進攻端的他除了是個可靠的吃餅俠外,偶爾還能在三分線外突射冷箭,且今年的中距離和近筐勾射同樣有大幅進步;至於防守端更是存在感十足,他覆蓋面積極大,不僅協防侵略性強,還能正面護框,常常讓對手感到頭疼不已。

  平心而論,泰斯距離完全替代賀福特還有一段距離要走。即使能讓球隊起到立竿見影的作用,泰斯的上場時間仍然只有兩節左右,最首要的原因就是他控制不了自身爆炸的犯規數,這是他的“阿喀琉斯之踵”。入行以來,泰斯犯規頻率從未低於5次/36分鐘,天然吃虧的體型決定了他必須使用更為冒險的動作來限制對手,因此少帥不得不對他謹慎使用,這無疑也為塞爾特人內線質量的延續性增加了難度。至於傳球策應,更像是伙伕的附帶功能,考慮到綠軍眼下不缺乏組織手,泰斯其實只要控制住失誤就足夠了。

  去年休賽期,管理層用兩年1000萬的價格續約泰斯,僅從已結束的比賽來看,這是一份相當良心的合同,這就是為什麼當泰斯捲入到卡培拉的交易流言中時,安吉會讓他“不必擔心”的原因。在手握頂配外線資源的情況下,薪金向外線傾斜是必然,泰斯展現出的高水準無疑是具有重要意義的。

  安吉的歐洲尋寶記:此何許人也?

  出生於1992年的丹尼爾-泰斯和NBA產生交集,最早可以追溯到“遙遠”的2013年。在那個被稱為小年的選秀大會上,來自德國的泰斯沒有獲得任何一支球隊的垂青,遺憾落選。

  這樣的結果對於泰斯來說並不意外,當時的他不過是國內球會烏爾姆的後備中鋒,在剛剛過去2012-13賽季,他在德國聯賽的正選場次還不到一半。不過泰斯並沒有放棄對NBA的追逐。回到歐洲磨練一年後,華盛頓巫師邀請泰斯參加夏季聯賽,後者欣然應允。在短暫代表巫師的比賽中,泰斯表現不算差勁,他的單位時間效率很高,17分鐘貢獻6.6分6個籃板,沒有落得太多下風,然而那終究未能叩開NBA的大門,泰斯也只得繼續留在歐洲。

  離開烏爾姆,轉投國內勁旅班貝格,是泰斯做出的正確決定。儘管隊中有現效力於新奧爾良塘鵝的尼科洛-梅利,讓他更難得到正選身份,但有機會參加歐冠聯賽,還是能讓他得到更多曝光機會,當然最重要的原因還是自己漲球了。2016-17賽季,泰斯迎來生涯豐收年,他幫助班貝格問鼎國內聯賽和杯賽冠軍,個人榮膺最佳防守球員獎項,出色的表現終於吸引到了塞爾特人的注意。

  2017年七月,雙方終於達到一致,泰斯正式成為綠軍隊史上首位來自德國的球員,由於在歐洲籃壇沒有輝煌的履曆,很多球迷對此感到一頭霧水。而那年夏天進行的歐洲盃上,作為德國內線新核的泰斯,就讓外界見識到了自己的實力,他和施羅德的配合得心應手,又不局限於簡單粗暴的空中作業,最終帶領德國男籃回到歐洲前八的行列。

  從落選秀到強隊正選,泰斯花了整整七年時間,21歲的後起之秀熬到幾近而立,不是所有千里馬都能遇到伯樂,安吉的賞識改變了泰斯的生涯軌跡,促成了又一則勵志的故事。可是,他還能維持住上升的勢頭嗎?我們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籃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