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海湖莊園旁,失業者排隊領救濟品
2020年04月06日15:01

原標題:美媒:海湖莊園旁,失業者排隊領救濟品

參考消息網4月6日報導 彭博新聞社網站4月5日刊載題為《海湖莊園陰影下排起蕭條時期領取救濟食品的隊伍》的報導稱,儘管距離特朗普總統的私人俱樂部海湖莊園只有4分鍾車程,距離香奈兒和路易威登位於棕櫚灘的門店只有10分鍾車程,但豪利餐廳已經成為殘酷的美國經濟新現實的象徵。全美各地有超過1000萬人突然失業,領取救濟食品的隊伍正在那些特權飛地的陰影下排起來,就像位於佛羅里達的豪利餐廳的這支隊伍一樣。 現將報導摘編如下:

過去兩週,豪利餐廳的廚房員工一直在為棕櫚灘的歇業餐館和渡假勝地的數千名下崗者烹飪免費餐食,曾經有一天提供的是熏烤雞肉配米飯、豆類和沙拉。一排排裝在棕色紙袋中的午餐和晚餐是一個預警信號,即由於新冠肺炎危機及其引發的深度衰退,美國的收入差距將進一步拉大。

“月光族”淪為下崗者

就在許多美國人為超市貨架上已經沒有他們最喜歡的麥片品牌和衛生紙而發愁的時候,一場新的殘酷的食品危機正在下崗者中萌芽,這場危機已經開始令貧困人口通常賴以為生的機構不堪重負。

“喂養南佛羅里達”組織執行副總裁薩麗·瓦茨克說:“我們的援助請求增加了650%。增長是指數級的。”該組織在疫情暴發前已經在為包括棕櫚灘縣在內的4個縣的70多萬人提供服務了。

需求激增的地區並不只有棕櫚灘。世界各地的糧食賑濟組織都報告了援助需求增加,因為政府下達的限製行動命令開始顯現效果,導致企業紛紛裁員。

在許多美國社區,食品短缺已經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了。2018年,全美有1430萬個家庭存在食品短缺問題,占到美國家庭總數的1/10多一點。對非洲裔和拉美裔家庭來說,比例接近1/5。

隨著失業人數達到曆史最高水平,情況可能只會變得更糟。僅在3月份的後兩週,就有前所未有的1000萬勞動者申請失業保險。一些經濟學家預測,到7月份,失業人數會達到約2000萬。

那些被解僱的人往往是“月光族”,因此屬於最易受到影響的人之列。

弱勢群體急需救濟

國會3月27日通過的2萬億美元(1美元約合7.1元人民幣)一攬子援助計劃,包括向大多數美國人每人發放1200美元的緊急援助金以及延長失業救濟時間。但是,援助資金能夠以多快的速度到達最需要的人群手中,將對已經開始的衰退的持續時間和深度產生影響。

前勞工部首席經濟學家、現供職於經濟政策研究所的海迪·希爾霍茲說:“這實際上打擊的是我們社會中已經是最弱勢的工人,因此這意味著痛苦將以更快的速度蔓延。他們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有可能一個月下來攢不下什麼錢,因此如果他們的收入下降,他們更有可能真的不得不減少房租和食品等必需項目的支出。因此,如果讓更多的經濟活動退出,只會讓衰退程度更深、衰退時間更長。”

羅德尼·梅奧是旗下企業包括豪利餐廳的“亞文化”餐飲集團的老闆。他從3月21日開始在豪利餐廳的停車場發放免費餐食,而他在前一天不得不解僱650名員工。

梅奧說:“他們當時問:‘我們去哪兒?我們怎麼辦?’我當時能找到的只有已經崩潰的失業登記網站,任何人都沒法在上面登記任何信息。但我確實向他們保證:不管怎樣,我們都將為你們和你們的家人提供食物。然後我說,我們明天將在豪利餐廳開放(這項服務)。”

疫情加劇貧富差距

梅奧說,當前的危機凸顯了棕櫚灘核心區域——它是坐落在一座通過若干橋樑與大陸相連的障壁島上的飛地——的特權階層生活與周邊更廣闊縣域的生活之間的鴻溝。梅奧說:“橋的東面是棕櫚灘,橋的西面則是截然不同的世界,那裡有一些非常貧困的社區。”

棕櫚灘縣食物賑濟中心執行主任卡倫·埃倫說:“當我告訴人們棕櫚灘縣有人在挨餓時,人們認為我在開玩笑。但在南佛羅里達,我們的貧困程度一直很嚴重。”

新冠肺炎感染的威脅已經導致該地區的食品分發處改變了運作方式或關閉。埃倫說,在棕櫚灘縣食物賑濟中心供給的125個分發處中,約1/3已經關閉。此外,搶購風潮也讓超市的存貨枯竭,這意味著來自食品雜貨連鎖店的捐贈正在減少。

瓦茨克說,零售商對“喂養南佛羅里達”組織供應量的銳減以及需求的激增幾乎使該組織的運營成本增加了兩倍。她說:“理想情況下,我們每週的運營成本約為12.5萬美元。現在,由於需要購買食物,我們預計運營成本會在35萬美元上下。因此,我們每月需要大約140萬美元才能維持下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