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經濟”逆勢上揚,疫情下餐飲消費的“機”與“變”
2020年04月06日17:01

原標題:“外賣經濟”逆勢上揚,疫情下餐飲消費的“機”與“變”

  新華社廣州4月6日電(記者楊淑馨 毛一竹)不用排隊,便能“打卡”人氣餐廳;不跑市場,海鮮也能送貨到家。近期,無接觸配送的餐飲外賣讓原本受到疫情衝擊的餐飲行業重現生機。

“無接觸”讓外賣更火

  既想品嚐人氣餐廳的美食,又不願冒著風險出門,疫情期間,家住北京市海澱區的劉女士點外賣時,都會在訂單備註中勾選無接觸配送服務。

  “隨附的卡片中寫著製作者、包裝者、送餐員的姓名與當日體溫,商家還贈送了一些消毒濕巾,讓人覺得安全、放心。”劉女士說。

  疫情期間,不少地方啟動應急響應,禁止飯店堂食,減少聚集風險。同時,一些外賣平台和商家推出無接觸配送,最大限度地減少用餐風險,同時降低門店停業造成的經濟損失。

  停止堂食營業,採購的食材無法處理,員工工資、店面租金樣樣照付,一時間餐飲企業的成本居高不下。廣州市海珠區的一家小型精品甜品店老闆溫小姐說:“如果不開門,每天會浪費3000多元成本開銷,對於我們這類小店來說,是很大一筆費用。”

  “禁止堂食期間,門店月均損失幾百萬元。”四川火鍋大龍燚線上運營總監鄭伯奇對記者說。

  已有140年曆史的廣州餐飲企業陶陶居原本定下的發展策略是只做堂食,如今,這家百年老店也被“無形的手”推向線上,做起外賣業務。

  據介紹,上線外賣第一天,陶陶居17家分店總共收到的外賣訂單數隻有143單,但隨著門店外賣步入正軌,各大門店出現了“爆單”。陶陶居後台數據顯示,外賣客人的消費能力與堂食相差無幾,廣州各門店的每單消費在130元左右。

  此外,西貝、海底撈、旺順閣、京味齋等大型正餐連鎖品牌也陸續搭上外賣列車。據美團數據顯示,復工以來,全國重要城市餐飲外賣交易額和訂單量呈現大幅增長態勢,深圳、廣州、北京外賣訂單總量分列全國前三。全國逾三成商家訂單量超過疫情前,餐飲行業通過外賣平台複蘇較快。

 “全品類外賣”嶄露頭角

  除了外賣送餐,“無接觸配送”的網購生鮮因避免了進出傳統肉菜市場的風險,成為頗受消費者歡迎的消費模式。

  數據顯示,春節期間,各大生鮮電商的訂單出現大幅增長。盒馬鮮生門店線上流量是去年同期的2.8倍,比節前消費最高峰也漲了1倍多。1月20日至2月28日,京東生鮮的整體銷量近13萬噸,全國蔬菜成交額同比增長274%。

  自疫情發生以來,家住廣州市白雲區的黃女士就再也沒有去過實體商超,“以前可能一個月會點兩三次生鮮配送,春節期間兩三天就買一次。價格雖然比市場的貴一些,但是讓我更放心。”

  在廣東東莞,京東友家鋪子與天福便利店合作,推出社區團購,滿足社區居民購買新鮮食材的需求,用戶通過京東友家鋪子小程序購買商品,次日直接到天福便利店自提。截至2月17日,友家鋪子肉禽類商品訂單環比開團第一天增長110%。

  “幫我去藥店買點酒精,消毒的那種。”“要女生穿的厚襪子,有可愛的就買可愛一點的。”最近,餓了麼騎手李天在訂單備註里看到了五花八門的需求,不少消費者利用外賣平台購買日用品、藥品等,全品類外賣在非常時期嶄露頭角。

“外賣經濟”能否長久?

  疫情過後,無接觸配送會否消失?“外賣經濟”能否延續增長趨勢?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認為,疫情期間逆勢上揚的“外賣經濟”帶來了新用戶,讓更多消費者瞭解新業態,同時加速供應鏈體系和物流體系的成熟。但流量褪去後,行業本身存在的問題有可能會影響未來的發展。

  “公眾應對公共安全問題而培育的習慣成了無接觸業態持續發展的動力,但還需完善基礎設施,特別是冷鏈物流的建設。”盤和林說,“只有社區團購這一業態愈發成熟,才能真正保住疫情期間留下的用戶,並不斷爭取新用戶。”

  美團研究院院長來有為認為,以無接觸配送為代表的“外賣經濟”模式順應了服務消費發展的大趨勢,疫情結束後應該與傳統服務方式“雙輪驅動”,成為穩定和促進消費的新抓手。

  線下生鮮超市7FRESH的負責人王敬說:“危險與機遇永遠並存,此次疫情可能成為零售發展的一個拐點,更多人習慣通過線上消費,更多企業意識到全渠道發展趨勢。”

  值得關注的是,當前無接觸配送仍然缺乏相關標準和配套建設,在一些小區門口,貨物到處擺攤、堆積,管理混亂。

  來有為認為,長期來看,無接觸配送還需做好頂層設計、製定相關服務標準、搭建無接觸服務的基礎設施和支撐平台。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