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宿敵:那些曾讓路斯等人苦苦追趕的球員
2020年04月05日08:00

  在戴歷-路斯還很小的時候,他在籃球場上就已經是一名快如閃電的球員了,他在場上擁有無與倫比的衝擊力,他衝刺起來如同幻影。但上了中學後,路斯開始逐漸明白,想要完成他所嚮往的成就,他必須進一步提高自己。

  他需要達到OJ-梅奧的高度。

  那時候路斯曾經與梅奧在AAU聯盟中交過手,路斯的表現並不好。梅奧在與路斯的對位中全面勝出,梅奧的技術更出色,他把路斯淘汰回家。那時候,梅奧已經統治了肯塔基州的高中籃壇,所以他開始經常和路斯這樣剛剛嶄露頭角的新星交手。

  路斯回憶道:“我當時有和梅奧對位的機會,他是我進步的標杆。他與眾不同,他在場上比所有球員都高出一檔。他在那個年紀就已經對籃球有了很深的理解。他的控球和腳步都很棒,他在很小的時候就像一名職業球員。我當時知道自己還達不到這種水平。我明白,我必須要提高自己。”

  擁有一個需要追趕的目標也許是一件快樂的事。有時候那些讓你大開眼界的競爭對手會讓你看到更高的地方。對於那些想要在NBA中取得成就的人來說,他們需要明白在那裡等著他們的是一些什麼樣的人。

  去年九月,路斯出版了個人傳記《I’ll Show You》,這本書由芝加哥公牛隊的隨隊記者薩姆-史密夫撰寫。對於傳記的名字,路斯有自己的想法,路斯說:“不開玩笑,如果讓我起名,我會把這本書叫做《追趕梅奧》。”

  整個中學期間,外界對於梅奧的評價都遠遠超出同期的優秀中學生球員,比如戴歷-路斯、奇雲-路夫、艾力-哥頓和米高-比斯利這些人。梅奧是雜誌封面的常客,很多球迷會到現場看梅奧打球,讓他所在的學校不得不搬到更大的場館進行比賽。梅奧是第一個被冠以“占士後最強高中生”稱號的球員。此時路斯只能默默的看著梅奧,潛心向他學習,等待和他比賽的機會,因為在路斯看來,雖然他已經是家鄉歷史上最強的高中生,但如果不能擊敗梅奧,他是不會滿足的。

  路斯回憶道:“有一次我在一個錦標賽里遇到了梅奧,我的教練對他的教練說了很多狂言,他的教練回應說,我們追不上梅奧的。”路斯那時候的教練,盧瑟-托普,是一位狂人,他和內向安靜的路斯完全不同。“他總是大喊大叫,他向所有人宣傳我。當時只要有人說哪名球員最強,教練就會帶我去參加那名球員在的錦標賽,要我和那名球員打一場。我的教練就是這樣一個人,他給我留下了很多精彩的比賽。”

  路斯後來終於有機會和梅奧交手了,那是在新澤西的一次錦標賽中,但那場比賽路斯由於腳踝傷勢沒有出場。儘管沒有在賽場上對位,比賽結束之後兩個人在那個週末一起參加拍攝了全美高中生隊的照片,照片里路斯就站在梅奧旁邊。

  路斯說:“在勒邦之後,梅奧是高中籃壇影響力最大的球員,所以能近距離看到他的一舉一動,讓我感覺他真是太出色了。他有一種氣質,他明白自己有多優秀,他也會用場上的表現告訴你他有多優秀。”

  在拉斯維加斯舉辦的錦標賽中,路斯再一次有機會面對梅奧,這一次路斯沒有因為傷病錯失機會。那場比賽里路斯砍下了三雙,但梅奧的球隊獲得了勝利,並且梅奧面對路斯打成了一次關鍵的3+1。路斯回憶道:“他確實是贏了,我讓他打得太順了。這讓我變得更努力。每次我看到他,我都要在健身房多呆一會。”

  直到2007年的麥當勞全美高中生賽,路斯才第一次戰勝梅奧。在那之後,梅奧漸漸的不再是路斯趕超的目標了。在大學的第一年,路斯帶領莫菲斯大學一路高歌猛進,擊敗了梅奧率領的南加州大學。隨後路斯以狀元身份被芝加哥公牛隊挑中。在進入NBA的第三年,路斯斬獲了常規賽MVP。

  “我感覺在我高中的最後一年我達到了梅奧的等級,在那之後,我們之間就沒有那種針鋒相對的關繫了,我們各自走自己的路。他是得分後衛,我是控球後衛,我們之間沒法比較。我那一屆最強的十幾個球員都有能力成為職業球員。梅奧很可能小學的時候就達到了那個級別,但我高二的時候才找到那種感覺。”

  傑森-塔圖姆在高中時期也有類似的故事。2016屆的高中籃壇人才濟濟,最強高中生每個星期都要換一次,這其中包括祖殊-積遜、朗素-波爾、小丹尼斯-史密夫、馬克爾-富斯等人,他們和塔圖姆一起,輪流霸占榜單。但塔圖姆真正關心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哈里-賈爾斯。

  塔圖姆回憶道:“賈爾斯總是排在第一,而我總是第二。有一年我成了第一,他是第二。這很有意思,因為我倆恰巧是非常好的朋友。所以在我長大的過程里,我始終認為同齡的孩子裡只有他比我強。每次聽到別人說哈里比我強時,我都會想,也許是吧。”

  塔圖姆和賈爾斯成為好朋友是因為他們曾經一次被選入過美國少年隊,並一起訓練過三個夏天。“我們一直住在一起,做什麼事都是一起。我們不是那種互不相讓的對手,我們互相激勵。”塔圖姆回憶道。

  塔圖姆和賈爾斯在高中期間僅有一次交手,那場比賽塔圖姆得到了28分,帶領他的學校完成了22分的大逆轉。隨後塔圖姆決定進入杜克大學,賈爾斯在幾個月後也來到了杜克。

  此時賈爾斯已經不再是同屆中最頂級的球員,因為他的膝蓋遭遇了兩次傷病。塔圖姆說:“很不幸賈爾斯在大學期間受傷了。如果賈爾斯沒受傷,他一定會拿到全國冠軍,因為他實在太出色了。”

  在2017年選秀大會中,塔圖姆在富斯和波爾之後,第三位被選中,兩年之後,塔圖姆成為了他們高中歷史上第一位NBA全明星。對於自己所取得的成就,塔圖姆感謝了賈爾斯,塔圖姆說:“因為高中時候有賈爾斯在,他把競爭的級別調到了很高,在高中時期,他就是我要超越的對手。”

  湖人隊的安東尼-戴維斯在高中時並不很被人關注。但他在中學時曾一年里長高了8英吋,這讓他成為了一個擁有後衛技術的大個子。在那之前,當時的高中籃壇還屬於米高-傑特-吉爾基斯特、奧斯汀-李維士和巴特利-比爾,安東尼-戴維斯還沒法與這些人並列。

  戴維斯回憶道:“我直到高中最後一年才有機會和這些人接觸,我趕上得太晚了。”所以給戴維斯前進動力的並不是同一屆那些優秀的球員,而是一名更早的高中生球員,他和戴維斯一樣都成為了NBA選秀中的狀元。那個人就是勒邦占士。

  戴維斯說:“現在我們成了隊友,我們還會聊起那時候的事。那時候我參加了占士的訓練營,穿著他的簽名鞋,盼望著見到占士。現在我已經在他身邊打球了。”

  戴維斯在高中時期遠遠沒有達到占士的高度,他也沒有得到像占士一樣直接從高中跳到NBA的機會。大學時期,戴維斯來到了卡利帕里教練的麾下,這是讓戴歷-路斯成為狀元的教練。戴維斯說:“我要追趕的對像一直都是占士和路斯。我是芝加哥人,所以我經常看路斯的比賽。看到路斯在聯盟中的表現和他為芝加哥完成的那些成績,讓我很受激勵。”

  原文鏈接:https://theathletic.com/1713117/2020/03/31/for-many-nba-stars-the-chase-to-be-the-best-started-with-beating-the-best/

  來源:nba官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