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泰木穀“消費返利”:拉人頭 售賣無批號保健品
2020年04月04日04:07

  起底泰木穀“消費返利”:拉人頭 售賣無批號保健品

  本報實習記者/金貽龍/記者/蔣政/北京報導

  “我爸成天抱著手機做所謂的‘時間資產’任務,定期買保健品,他還拉著十幾個親戚做,成天在家族群裡發鏈接,說有多賺錢,但從來沒告訴我們自己到底提現了多少。”4月2日,小偉(化名)焦急地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說。

  小偉口中的“時間資產”,指的是一款名叫泰木穀的線上購物商城,該平台宣稱“用碎片時間換資產”,即用戶下載商城App成為會員,每日完成簽到、看文章、分享鏈接等任務獲得貢獻值,然後層層轉化為可用資產,最後可以提現至銀行卡。

  然而現實情況是,要想獲得貢獻值的釋放,用戶需要不停地發展“下線”和在商城購物,而商城上架的許多保健品、日用品等商品,比市場零售價抬高了不少,部分商品包裝上沒有生產許可、批文批號相關信息,此外用戶還遇到了提現手續費偏高的難題。

  事實上,這種所謂的“消費返利”平台還有許多。記者採訪發現,它們往往以線上購物商城App為載體,打著“健康養生”的名義,通過拉人頭賺佣金、積分返利、“一買二賣”等方式,引誘一些缺少辨明能力的中老年人“上鉤”。

  真假保健品

  “我爸是泰木穀商城的會員,他最近又在上面買了很多保健類食品,但是我查包裝發現,一盒名為高麗參的保健產品沒有生產許可信息。”小麗(化名)告訴記者。

  根據小麗提供的視頻,該產品的產地、淨含量、生產批號、生產日期、有限期信息均為空白,而包裝的側邊貼上了一張白色小紙條,生產企業顯示為寬甸正明堂石柱人參開發有限公司。

  除此之外,還有消費者反映購買了“牛奶小分子肽片”“膠原蛋白活性肽”等保健品,均無食品生產許可證編號,也沒有保健品批文批號。

  對此,泰木穀商城運營中心發佈公告稱,為全面推行泰木穀商城對保健食品的規範管理,責令泰木穀平台所有經營保健食品的店舖進行整改,不符合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批準的,進行全面整改,截至2020年3月31日17:00,不符合要求的商品全部下架。

  事實上,除了沒有生產批號外,許多線上購物商城還刻意抬高保健品價格,通過“一買二賣”的形式牟利。李女士就是這樣的受害者。

  李女士告訴記者,2019 年11月,她通過微信好友介紹,接觸到名叫清心易購的購物返利平台。對方稱,“只要在商城零售區原價購買任何產品,3天后,平台會在批發區放出同款產品三折配額,你再次購買後掛到零售區,公司保證在15天內幫你代售出去,你最後獲得20%的利潤。”

  由於該平台有所謂的著名中醫、養生專家背書,李女士最終分幾次下單了10萬多元的商品,其中包括一盒價值7880元的海參。但一個多月後,清心易購突然宣佈,每位會員必須開發兩名新客戶,併購買兩款與推薦人同等價位的產品,否則先前的訂單不再代售。

  監管部門也注意到了這一問題。3月11日,山東省廣饒縣公安局發佈通告稱,該局已對山東闊宇健康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清心易購的運營主體)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立案偵查,並依法對相關犯罪嫌疑人採取刑事強製措施。

  反傳銷365網站創始人杜翔向記者表示,保健品行業長期存在價格虛高、產品劣質等問題,很多公司本身沒有取得生產批號,代加工現像在行業內較為普遍,而這些代加工企業也成了購物商城的供貨商,商城上架的商品也不會出現商標信息,最後一旦查出問題,商城會象徵性進行整改或換個馬甲,重新營業。

  “很多中老年人即使上當受騙,也沒有清晰的認識,很多案例都是家屬舉證,但家屬並不是直接受害人,而且確實是拿到了實物,維權存在一定難度,市場需要進一步規範。”杜翔說。

  返利套路

  通過王科(化名)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的個人ID賬號,記者下載了泰木穀商城App,打開平台頁面,“用碎片時間換資產”的廣告語立即彈出。整改後,該廣告語變成了“碎片時間換工分”。按照平台相關資料介紹,會員完成每日任務可獲得貢獻值,當貢獻值達到一定數量,平台會實行動態比例釋放,最後轉化成鎖倉資產、可用資產,會員可以提現至銀行卡作為人民幣使用,或直接在商城購物。

  王科說,他以前是做鞋子批發的,大約在半年前,看到朋友圈有人發泰木穀的推廣信息,他感覺很新鮮,決定去試試,後來還到公司總部參觀學習,他現在已發展出100多名“下線”,平均每個月能賺2萬~3萬元。用他的話說,“泰木穀不僅能賺錢,還能賺大錢。”

  4月1日,王科給記者發來幾份“學習資料”,按照平台規定,簽到一週可得688個貢獻值;每天看12篇文章,每次可得5個貢獻值,每天看20次1分鍾廣告,每次可得5個貢獻值;每天看10次5分鍾直播分享,每次可得5個貢獻值。當貢獻值達到80萬以上,平台實行動態比例釋放。

  據瞭解,在泰木穀內部,普通新用戶被稱作零售商,他們有一級推廣獎勵,每拉10名用戶會自動升級為批發商;成為批發商後,每14天需拉一名實名用戶,否則降為零售商,線下用戶的批發受益則歸集到上一級符合資格的批發商。這意味著,推薦的人越多,貢獻值將越高。

  儘管如此,獲得80萬的貢獻值依舊不容易,比起每天盯著手機屏幕做任務,許多新人覺得,在商城的樓下小店專區掏錢購物更為現實而直接,比如一款單價198元的蛋白質粉,首購可獲得5888個貢獻值,這相當於要觀看1萬多條1分鍾廣告。

  不過記者在採訪中發現,普通新用戶在前期確實能夠順利提現,但是玩得時間越長,資產釋放比例越低,而且提現的手續費偏高,不能一次性提現。一名會員家屬告訴記者,“在商城買了2000多塊錢的東西,加上平時做任務,能夠提現的可用資產只有36個,當時一個資產的均價是35元。”按照王科的說法,公司有鼓勵政策,新人購物消費有額外獎勵,往往第一個月獲得資產釋放速度是最快的,越往後釋放越難。

  針對“時間資產”提現相關問題,記者致電泰木穀方面,但電話始終無人接聽,隨後記者將採訪函發送至公司官網公佈的郵箱,但截至發稿,未收到任何回覆。

  北京誌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認為,泰木穀的經營模式主要包括用戶到平台看廣告、文章等,獲取所謂的“時間資產”;以獎勵形式帶動產品銷售。這兩種行為本質上是在炒作“區塊鏈”“新零售”概念,尤其是它推出的消費返利形式多樣,可能會存在一些非法集資、涉嫌傳銷的問題,而判斷傳銷的主要標誌是看其是否實行分層級“拉人頭”,推薦一個層級屬於正常的拉新返利營銷,如果再推薦一個層級達到三級,並從中獲取佣金,則涉嫌傳銷。

  在民間反傳銷人士李旭看來,泰木穀的層級體系比較複雜,對外看似只有兩個層級、零門檻註冊,但從目前所展現的內容來看,其團隊業績綁定在一起,而且用業績考核等形式間接設置入門費或淘汰機製,這種“消費返利”行為具有迷惑性,“實際上是在規避風險、鑽法律的空子。”李旭說。

  杜翔表示,“消費返利”原本只是一種促銷手段,早在2015年前後就火熱起來,商家設定一個消費梯度,滿額有返利,其實就相當於減價,但是被一些不法平台包裝出了很多誘人的概念。泰木穀以兌換時間資產為噱頭,本質上是想給其商城做引流,但用戶積累的時間資產是虛擬的,並不能直接作為人民幣使用,只能在其認可的條件下交易。

  “這幾年,國家監管部門進一步加強了對不良消費返利行為的打擊,但‘拉人頭’‘打擦邊球’仍然是很多線上購物商城身上撕不掉的標籤,消費者還是要認清產品本質,不給違法行為滋生存在的土壤。”杜翔告訴記者。

  責任編輯:覃肄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