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驛:五里一郵,十里一亭
2020年04月04日06:30

  我國是世界上最早建立有組織的傳遞信息系統的國家之一。據發掘的甲骨文記載,商周時期,我國就有了專門的郵驛傳遞設施。春秋時期,郵驛傳遞速度非常快。在一座魏晉壁畫墓的一幅壁畫上,驛使手舉簡牘文書,驛馬四足騰空,速度飛快。漢朝驛傳製度基本成熟,“五里一郵,十里一亭”,並在交通要道上“每隔三十里建一置”,“置”即“驛置” “傳置”,指配備了馬車、專門用來遞送緊急公文的大型驛站。據史料記載,漢朝時,來自西方的商旅、使者進入中國境內後,皆可乘坐驛站提供的車輛或驛馬。唐代郵驛製度非常完備,設有“傳馬坊” “長行坊”,均飼養了大量馬匹,包括戰馬、驛馬和征馬。馬的身上烙有印記,標明馬的年歲、類型、體力狀態等。唐代詩人王維的《隴西行》中有“十里走一馬,五里一揚鞭”的詩句。

清代驛站更換驛馬銅牌

  元朝設立了四通八達的驛傳製度,稱為“站赤”。公元1264年,元世祖忽必烈頒布《站赤條畫》,即以元大都(今北京)為中心,統一郵驛製度,建立以驛站為主體的馬遞網路和以急遞鋪為主體的步遞網路。元朝中書省、通政院和兵部共同管理郵驛組織。當時朝廷通信有“鋪兵傳遞”,主要通過步驛傳遞有關日常政務的文書,還有“遣使馳驛”,主要通過馬驛傳遞朝廷重要的文書及軍情急務。傳遞者必須持牌符證件,以此表明驛使的身份及證明此文書或軍情的重要性。

元代乘驛牌

  據史料記載, “站赤”幾乎都備有蒙古馬,一旦驛傳號令或聖旨下來,驛傳者便飛身上馬。體魄健、耐力強的蒙古馬不分晝夜將驛傳者送到下一個驛站。元朝設立的驛站,綿延亞洲大陸,各地驛站配備當地上等好馬,供持有牌符的驛傳者更換。有的“站赤”周圍水草豐美、馬匹成群。《馬可·波羅行紀》記載:“所有通至各省之要道上,每隔二十五里,或三十里,必有一驛。無人居之地,全無道路可通,此類驛站,亦必設立。……合全國驛站計之,備馬有三十萬匹,專門欽使之用。”

  據史料記載,元朝每個大型驛站至少有400匹馬供驛傳者替換。如果形勢緊急,信件公文必須及時送達,驛傳者騎馬一天可平治數百里,他們用皮帶束緊身體,隨著馬匹平治起伏。接近驛站的時候,他們吹響號角,驛站的馬伕聽到會立刻備好馬匹。驛傳者一到,兩匹鞍韉齊備、體力充沛的馬已經待命。驛傳者又騎上馬,揚塵而去。

 (內蒙古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