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系大潰敗?起底瑞幸造假背後陸正耀資本局
2020年04月04日12:24

  原標題:神州系大潰敗?起底瑞幸造假背後陸正耀資本局|觀潮 來源: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 張俊

  中概股瑞幸咖啡業績造假一事,正在引發多米諾效應。

  4月3日,也即是瑞幸咖啡承認造假的第二天,港股上市企業神州租車盤中一度暴跌70%,最終緊急停牌。停牌前股價1.96港元,下跌54.419%,市值縮水49.6億港元;新三板掛牌企業神州優車當日收盤也暴跌21.75%報10.04元,市值蒸發74.9億元。

  而三家上市企業背後,都有著共同的董事長、大股東陸正耀。這位十分擅長資本騰挪的閩商,也正品嚐著資本帶來的苦澀。

  大廈基石

  在陸正耀的資本局中,神州租車可謂是第一塊拚圖。

  實際上,在神州租車之前,陸正耀還有一次汽車領域相關的創業。2005年,他成立了UAA(聯合汽車俱樂部),將美國AAA公司模式引入中國,主要提供汽車救援、維修和保險服務。

  陸正耀的計劃是通過發展會員收會員費的模式來賺錢,UAA開業後拚命在市場砸廣告、燒錢搶市場,但一直沒有效果。後來他才將目光瞄向了租車市場。

  2007年9月,神州租車在北京註冊成立,算是繼承了UAA用錢砸出來的用戶。但在當時國內汽車租賃並不十分普及的背景下,只有擴大規模、增加覆蓋城市才能打響品牌。2010年9月,神州租車獲得聯想控股注入12億元;2012年7月,再獲得華平投資2億美元股權投資。神州租車在資本的加持下開啟了瘋狂擴張。

  神州租車當即製定了“5年內車隊規模突破10萬輛”的發展規劃,並在2010年11月斥資6億元完成了一次性採購6000輛大單,這在當時可謂是大手筆。

  截至2014年7月,神州租車在國內169個主要城市擁有約1000多個直營租車網點,車隊規模近13萬台。不到5年便實現了此前的目標,成為中國最大的汽車租賃企業。

  2個月後的2014年9月,神州租車於香港聯交所主板成功上市,成為中國汽車租賃行業上市第一股。發行價8.5港元,首日開盤價為10港元,上漲17.6%,以開盤價計,公司市值近230億港元。

  實際上,神州租車的上市,也是現任愉悅資本創始及執行合夥人劉二海和大鉦資本CEO黎輝的助推。

  當時劉二海在君聯資本的前身聯想投資,擔任董事總經理。正是他主導聯想投資了神州租車,這也是劉二海創辦愉悅資本之後,繼續投資神州專車、瑞幸咖啡這些陸正耀主導的創業項目的重要原因。

  黎輝曾擔任華平投資亞太區總裁,華平投資神州租車便是他對陸正耀的支持。而成立大鉦資本之後,黎輝也參與了瑞幸咖啡的投資。

  資本騰挪

  不過只做大車輛規模也遇到了瓶頸,那就是車輛的出租率問題。砸重金購買的車輛如果沒有人使用,將帶來巨大的成本壓力。

  在神州租車以租賃業務成功上市的同時,2012-2014年間,滴滴、快的等手機打車軟件開始風行。陸正耀也認真研究了C2C模式的網約車平台,但他最終的結論是C2C模式要向乘客端和司機端投入大量的補貼,盈利模式走不通。

  B2C模式成為陸正耀堅定看好的方向。在他看來,一方面是B2C模式直接向乘客收取專車出行費用,盈利模式十分清晰;另一方面車輛和司機均由公司運營和招聘,成本固定,隨著運營效率的提升就會出現規模效應降低成本。更何況神州租車還有著自己買來的現成車輛。

  2014年12月,神州專車開始試運營,並自2015年1月正式在全國60大城市推出。半年後,神州租車宣佈戰略投資神州專車1.25億美元,還有華平投資和聯想控股旗下君聯資本參與的1.25億美元;後來神州專車在短時間內又進行了多輪融資。

  2016年7月,神州專車的運營主體神州優車掛牌新三板,號稱網約車第一股。至此,陸正耀已經擁有了兩個上市公司。

  在汽車領域摸爬滾打多年的陸正耀,想的不只是汽車租賃和網約車。在神州優車里,陸正耀新設立了神州車閃貸和神州買賣車,分別佈局汽車金融和汽車電商。

  陸正耀的設想是建立一個汽車生態圈,神州租車購買的汽車可以向用戶出租,也可以給神州專車來用,新車和使用過的二手車通過神州買賣車來銷售,神州車閃貸則提供金融支持,形成完美閉環。

  在神州租車和神州優車兩個上市公司之下,陸正耀也用盡資本騰挪之術,兩家企業交叉持股,業務上也存在關聯。比如神州專車基本上全部採購神州租車的車輛,可以獲得成本優勢;而神州租車也因此多了收入,提升了車輛利用率和利潤率。

  新浪科技梳理神州優車曆年財報發現,神州租車一直是神州優車的第一大供應商。2015年神州優車向神州租車採購金額為14.9億元,2016年高達29.4億元,2017年進一步增長至29.5億,2018年則降至10.01億元。

  而神州租車的營收也在2017年達到曆年最高的77.1億元,2018年開始出現營收淨利大幅下滑,2019年營收雖然恢復增長,但利潤繼續下滑。神州租車在解釋營收中的車隊租賃收入大幅下降時表示,主要就是神州專車車隊規模縮小所致。

  實際上,這也與神州專車的市場表現有關。

  2015年2月,滴滴與快的合併;2016年8月,滴滴再與優步中國合併。從此滴滴在中國網約車市場一家獨大,並且滴滴除了C2C模式之外,也在發展B2C模式,得以更快的滿足不同人群需求,從而進一步占領市場。

  就在滴滴與優步中國合併的次月,神州專車也推出了U+平台,開放C2C模式,不過似乎時機已晚。2015年和2016年神州優車的專車收入增長迅速,到2017年便遇到了瓶頸,2018年甚至收入直接腰斬。

  2018年爆發了網約車行業的安全事件,而神州專車的自營司機數直接從2017年底的33247人,縮減到2018年底的5841人。神州專車在財報中解釋稱,一方面是監管趨嚴逐步清退不合規車輛和司機,另一方面公司也在逐步將自營司機向優駕(U+)司機轉型。

  但神州優車和神州租車似乎都出現了增長乏力的狀況。陸正耀在2017年開始推動神州優車對神州租車股權的收購,最終在2018年3月完成,神州優車持有神州租車約29%股權,成為其第一大股東。

  四面出擊

  “神州優車掛牌後將有近120億元現金,神州租車可調用的現金將近100億元,所以我隨時可調配的現金資源有200億元左右。”陸正耀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如此表示。

  在專車業務遭遇瓶頸之後,陸正耀似乎加快了佈局新業務領域的腳步。

  2017年6月,神州優車宣佈成立優車產業基金,總規模為100億元。由從華平投資離職加入神州優車、但只擔任了2個月副董事長的黎輝擔任該基金董事長及管理合夥人。優車產業基金的首筆投資便新勢力造車企業小鵬汽車。

  同樣在2017年6月,原神州優車COO錢治亞註冊成立瑞幸咖啡,並於2018年1月開始試運營。值得注意的是,錢治亞雖然擔任瑞幸咖啡CEO,陸正耀則是董事長,並且是第一大股東。

  實際上,神州租車、神州優車和瑞幸咖啡的辦公地就是在同一處,有些員工和資源甚至是共用的,瑞幸咖啡也得到了劉二海和黎輝的投資。而有投資機構相關人士表示,曾有意與瑞幸咖啡接觸瞭解,但似乎瑞幸方面比較牴觸。

  在資本的加持下,瑞幸咖啡以陸正耀在神州租車時代的打法迅速擴張規模,明確設定開店目標,投入補貼吸引用戶。你甚至可以看到,神州專車從推出到掛牌新三板用了不到兩年,而瑞幸咖啡的上市也是。瑞幸上市之後,陸正耀還曾在公開場合稱,“外界評論瑞幸咖啡常用的一個詞叫‘蒙眼狂奔’,其實我要說,狂奔是真的,但是並不是蒙眼。瑞幸咖啡的每一步,都是經過深思熟慮,都是經過精密計算。”

  除了看似與主業不相關的瑞幸,陸正耀的野心似乎更大。在優車產業基金投資了造車企業後,陸正耀還要親自下場。

  2018年7月,五龍電動車公告稱,神州租車擬每股0.06港元的價格認購90億股,合計港幣5.4億元。同時,還將認購6億港元可換股債券。以五龍電動車股本計算,完成認股後,神州租車將占有五龍電動車22%的股權,成為其最大股東,如果完成債轉股,股份比例將擴大至37%。

  不過讓五龍電動車尷尬的是,神州租車一直在推遲訂立正式協議,從2018年7月多次拖延到2019年8月,最終神州租車宣佈放棄認購。

  實際上,陸正耀是在通過神州租車和神州優車兩個主體來尋找目標,神州優車也在瞄準一個收購標的:寶沃汽車。

  2018年12月,北汽福田公開掛牌轉讓寶沃汽車67%的產權,一家名為長盛興業的公司以39.73億元的價格獲得。不過北汽福田向寶沃汽車提供了金額為42.7億元的股東借款,收購方應對上述借款提供北汽福田認可的合法有效的擔保。而神州優車在公告中披露為長盛興業提供了不超過24億元的擔保。

  另外神州優車2018年年報還披露,2018年曾向長盛億鑫提供4億元的借款。工商資料顯示,長盛興業正是長盛億鑫的子公司,法定代表人皆為王百因。

  而4個月後的2019年3月,神州優車就宣佈,以41.09億元的現金受讓長盛興業持有的寶沃汽車67%股權。這位陸正耀的同學和朋友王百因轉手就賺了1億多元的差價。

  走向崩盤?

  接手寶沃汽車之後,陸正耀的汽車產業生態再加一環。神州優車官方的說法是,通過產業鏈改造和平台賦能,實現產銷分離、渠道重塑,重構汽車消費,重新定義汽車新零售。該模式旨在將傳統汽車銷售模式由“重”轉“輕”,通過重新定義主機廠、經銷商和消費者關係, 打造最高效的渠道、最下沉的網絡、最靈活的產品。

  神州優車的這套描述似乎與瑞幸咖啡對傳統咖啡行業的新零售改造有些相似。

  另外,寶沃汽車具備傳統能源和新能源整車雙生產資質,寶沃生產的汽車可以提供給神州租車,神州專車又可以採購神州租車的車輛,新車和二手車可以通過神州買買車銷售,神州車閃貸提供金融服務。

  雖然看似形成了產業閉環,但涉及到不同的上市公司之間關聯交易,還是可能會存在灰色地帶。

  另外,這一切也並未陸正耀預想的那麼順利。收購寶沃汽車之後,神州優車發佈的2019年上半年業績顯示,實現營收19.19億元,同比下降48.98%;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淨利潤為-6.52億元,同比下降550.28%。

  另外,今年1月福田汽車發佈公告稱,向長盛興業轉讓寶沃汽車67%股權的39.73億元交易款中,有14.81億元交易款逾期;4月2日,福田汽車再發佈公告稱,長盛興業需要交付的14.81億元延期到2020 年12月31日,需要長盛興業指定第三方為上述債權提供擔保。

  至於神州優車控股子公司寶沃汽車應付的股東借款本金為46.7億元,福田汽車和神州優車商定,寶沃汽車可用評估值約40億固定資產(含在建工程)抵償欠付的約40億債務方案。抵債後賸餘公司股東借款本金約9億元及賸餘的全部利息仍按原協議約定在2022年1月17日前償還,屆時根據北京寶沃資金情況可協商,但最終償還時間不能晚於2023年1月17日,且2022年1月17日前償還額不低於50%。原擔保方繼續提供連帶責任擔保。

  從福田汽車的公告來看,長盛興業、神州優車以及寶沃汽車顯然是資金償還能力出了問題。

  不過讓陸正耀和神州系尷尬的是,隨著此次瑞幸咖啡數據造假引發的連鎖效應,本身就財務狀況不佳的神州優車和神州租車,在股價連續暴跌之下將面臨著更加艱難的境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