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瑞幸:背靠神州系資本鐵三角,最快IPO難破盈利困局
2020年04月03日17:07

原標題:起底瑞幸:背靠神州系資本鐵三角,最快IPO難破盈利困局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成立於2017年底的瑞幸咖啡(Nasdaq:LK),頂著“中國星巴克”的光環,在短短兩年多時間內,就走出了融資、擴張、上市、財務造假、股價閃崩、被調查等一系列神公司應有的奇遇記。

2019年5月,通過“瘋狂”開店和用戶補貼,迅速在中國咖啡市場站穩腳後跟的瑞幸咖啡,還以中概股最快IPO的速度,登陸美國納斯達克,融資5.61億美元。瑞幸股價也曾站上歷史高位51.38美元/股。

但就在北京時間4月2日晚間,瑞幸咖啡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公告,公開承認財務造假,稱自查發現公司首席運營官(COO)劉劍等人財務造假,牽涉約22億元交易額。22億元的虛增交易額是什麼概念?2019前三季度,瑞幸咖啡的營業收入為29.29億元。

4月2日,受此影響,美股開盤前,瑞幸咖啡盤前跌幅逾80%,盤中曾暫停交易6次。截至當日收盤,瑞幸咖啡報每股6.4美元/股,較上一交易日跌75.57%。

這難免讓人要回想起兩個月前的1月31日,做空機構渾水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發佈報告,稱瑞幸咖啡從2019年第三季度開始捏造財務和運營數據,誇大門店的每日訂單量、每筆訂單包含的商品數、每件商品的淨售價,從而營造出單店盈利的假象。現在看來,這份報告並非空穴來風。

此外,就在瑞幸承認財務造假前,美國多家律所對其發起集體訴訟,控告瑞幸作出虛假和誤導性陳述,違反美國證券法。

受瑞幸咖啡波及,同屬神州系的港股上市公司神州租車(00699.HK)股價暴跌54%後停牌。

到了4月3日下午,連中國證監會都表態,高度關注瑞幸咖啡財務造假事件,對該公司財務造假行為表示強烈的譴責。不管在何地上市,上市公司都應當嚴格遵守相關市場的法律和規則,真實準確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義務。中國證監會將按照國際證券監管合作的有關安排,依法對相關情況進行核查,堅決打擊證券欺詐行為,切實保護投資者權益。

那麼,曾放話“要讓每個中國人都能喝到更好咖啡”的瑞幸,在過去兩年多時間里,到底發生了什麼?神州系又將收到多大沖擊?

瑞幸創立的背後團隊:神州系資本鐵三角

關於瑞幸成立的故事,離不開神州優車陸正耀、錢治亞、劉二海、黎輝幾人的名字。

2017年11月,擔任神州優車COO(首席運營官)的錢治亞決定離職,看準了中國咖啡市場的藍海,創立瑞幸咖啡,而老東家神州優車董事長陸正耀決定支援下屬的夢想,為其投資。

作為老部下,錢治亞跟著陸正耀一同打拚了十餘年。在瑞幸咖啡創立初期,其高歌猛進、高舉高打的做法就同神州系的思路類似。成立僅5個月,錢治亞就在發佈會上宣佈,完成裝修的店面已經達到525家,其中400餘家已經開業,並請來了湯唯、張震做代言。

瑞幸咖啡的擴張速度是“瘋狂”的,相比同行業,2006年才進入中國的英國咖啡品牌Costa,直至2015年在華也僅有344家門店,成立五個月的瑞幸咖啡就趕超了對手近10年的擴張之路。

在當時的發佈會上,錢治亞還透露,當時所有的資金來自創始人團隊的自有資金和神州優車董事長陸正耀的個人借款。

其後,為了加快擴張和持續為顧客提供優惠補貼,瑞幸咖啡開始了加速融資和上市之路。通過A、B、B+三輪融資,瑞幸咖啡在上市前共獲得了5.5億美元融資,其中4億來自於神州系的資本鐵三角,即陸正耀和他的兩個緊密資本合作方:大鉦資本的創始人黎輝和愉悅資本的創始人劉二海。2017年,大鉦資本入局了優車產業基金,愉悅資本投資的項目就包括了神州租車、神州優車。

劉二海本人還多次為瑞幸咖啡站台,今年1月份,錢治亞在當選“2019經濟年度人物”時,劉二海還出席說:“瑞幸咖啡成功不僅僅是技術和我們能幹,最主要的是中國人自信,喝著中國人的咖啡也感到很爽,價錢又便宜,質量又好。”

wind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月21日,陸正耀持有瑞幸咖啡23.94%的股份,錢治亞持有15.43%的股份,兩大投資人黎輝和劉二海分別持有9.33%和5.3%的股份。

但就在瑞幸咖啡在4月2日晚間公開承認財務作假後,愉悅資本對媒體的回應也只剩“瑞幸是一家公眾公司,請以SEC官方披露信息為準。” 此外,愉悅資本方面稱,截至目前並未出售任何瑞幸咖啡股票。

中概股最快IPO:成立不到兩年就登陸納斯達克

有了資金的支援,瑞幸咖啡並不忌諱燒錢。在全面開店的同時,還以大力補貼吸引消費者。在瑞幸咖啡成立之初,用戶可享受首杯免費,買二贈一、買五贈五,輕食全場5折的優惠。

為了快速打響名號,在完成A輪融資後的瑞幸咖啡還曾叫板過全球最大咖啡連鎖品牌星巴克,發佈公開信,指責星巴克涉嫌壟斷,在與很多物業簽訂的合同中存在排他性條款。當然,這一做法也被業內質疑是否存在“碰瓷式”營銷。

雖然一路被質疑咖啡口味、燒錢虧損,但不可否認的是,瑞幸咖啡成為了中國咖啡市場的鯰魚,攪動了一池靜水。就在瑞幸咖啡野蠻生長的同時,星巴克也加速推出了自己的外送服務,麥當勞也在2018年底加入咖啡外送。就在同一時間,成立於2014年的連鎖品牌連咖啡(Coffee Box)也效仿瑞幸,快速擴張。中國的咖啡市場競爭白熱化。

但不同於瑞幸一路走至美股上市,連咖啡在2019年上半年就因燒錢過度,而陸續出現關店的情況。互聯網咖啡品牌,瑞幸咖啡一枝獨秀。

2019年4月22日,瑞幸咖啡正式在美遞交IPO申請,擬登陸納斯達克市場。瑞信、摩根士丹利、中金國際、海通國際為其聯合承銷商;安永華明會計事務所為審計機構。

2019年5月17日晚間,瑞幸咖啡正式登陸美國納斯達克,股票代碼為“LK”。成立不到2年就IPO,瑞幸咖啡刷新了拚多多、趣頭條的速度,成為全球中概股最快IPO的公司。上市首日,瑞幸咖啡融資5.61億美元,成為去年在納斯達克IPO融資規模最大的亞洲公司。

但從瑞幸咖啡披露的自查公告來看,從2019年的第二季度開始,公司首席運營官(COO)兼董事劉劍以及向其報告的幾名員工出現不當行為,包括捏造某些交易,牽涉約22億元交易額。

也就是說,從上市以來,瑞幸咖啡就存在財務造假的情況。22億元的虛增交易額是什麼概念?瑞幸咖啡涉嫌“財務造假”的最新財報顯示,瑞幸咖啡在2019年前三季度的營業收入為29.29億元。

為什麼要造假?曾預計2019年三季度盈虧平衡

外界至今仍不清楚,作為一家已經在美股上市的公眾公司,瑞幸咖啡大規模造假的動力是什麼?

融資、上市、擴張、補貼。瑞幸咖啡在不停“出血”的路上一路前行,何時才能盈利,也是市場一直好奇的疑問。

2019年8月,瑞幸咖啡發佈了自5月中旬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以來的首份財報。財報顯示,瑞幸咖啡第二季度總淨營收為9.091億元人民幣,同比(較上年同期)增長648.2%;淨虧損為6.813億元人民幣,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淨虧損同比擴大83.4%。

彼時,瑞幸咖啡董事兼首席執行官錢治亞在業績電話會上表示,預計會在今年三季度達到門店層面的盈虧平衡。

如何實現?方法之一是擴大產品線。

去年7月,瑞幸咖啡推出了茶飲品牌——小鹿茶,並開放了全國範圍內的第三方加盟。不同於瑞幸咖啡側重一二線城市佈局,小鹿茶門店將側重二三四線城市。

今年年初,瑞幸咖啡還推出了自動售貨機戰略,除了咖啡以外,還與百事、雀巢等14家全球快消品牌合作,售賣飲料、堅果零食等產品,計劃覆蓋辦公室、校園、機場、車站、加油站、高速公路服務區和社區等各個場所。

近期,瑞幸咖啡還在其App和小程式里上線了折扣商城。這更像是一個電商平台,顧客可以買到Apple耳機、機械鍵盤、電動牙刷、便當盒,甚至帆布包和洗手液。從價格上來看,它延續了瑞幸一貫的補貼政策:原價1246元的AirPods2耳機在瑞幸商城上只賣799元,價格低於京東和拚多多的最低價。

總體來看,瑞幸均在嚐試“流量變現”。問題是,如果現在無錢可燒,甚至還因為財務造假面臨巨大賠償,瑞幸是否還能堅持到變現的那一天。

做空的渾水和看多的券商

在瑞幸泡沫走向破裂的過程中,渾水扮演了一個特別的角色。

今年1月31日,做空機構渾水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在社交平台twitter上發佈了一份89頁的沽空報告,並稱其來自匿名作者,報告作者有11,260小時的門店流量視頻等證據為證,認為瑞幸咖啡在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每店每日的銷量至少誇大了69%和88%。

在對瑞幸咖啡進行調查時,該作者僱傭了92個全職和1,418個兼職調查員,獲得了25,843張小票,在981天營業時間內錄集了11,260多小時的門店錄像,並收集大量員工內部微信聊天記錄。

渾水公司對該匿名報告的可信度表示支援,並在1月31日對外發佈。當天,瑞幸咖啡股價在盤中大跌超過20%,收盤價報32.49美元/股,較上一交易日跌10.74%。

瑞幸當時否認了渾水報告中的所有指控。

不少證券機構也趕來為瑞幸助陣。

中金公司就在渾水的沽空報告發佈後,發表過一篇題為《匿名沽空指控缺乏有效證據》的瑞幸咖啡的研究報告。中金公司在研究報告中指出,沽空報告草根調研數據代表性不足,單店觀察天數和小票等樣本較小,沽空報告對在店消費的包裝產品適用增值稅稅率理解有誤,以及關於虛增廣告費用和單店盈利的指控較為主觀等三點理由,力挺瑞幸咖啡。

值得一提的是,中金公司也是瑞幸咖啡美國IPO的聯席主承銷商之一。

除了中金公司外,中泰證券、天風證券、國盛證券等券商還在2019年底紛紛看好瑞幸咖啡的研報,給出買入評級。

但現在,瑞幸咖啡自己承認了22億的虛增收入。

瑞幸內部發文呼籲員工不忘初心,神州租車暴跌停牌

北京時間4月2日的晚間的公告,直接導致瑞幸股價的雪崩。美股開盤前,瑞幸咖啡盤前跌幅逾80%,盤中曾暫停交易6次,最低跌至4.9美元/股。截至當日收盤,瑞幸咖啡報每股6.4美元/股,較上一交易日跌75.57%,市值僅剩16.2億美元,不及瑞幸B輪融資後的估值。

4月3日晚間,有媒體報導,瑞幸咖啡就涉嫌造假一事在內部發文稱,公司對此次事件發生表示震驚,目前相關當事人(首席運營官劉劍)已停職且其負責工作已安排其他管理者接任,並將盡力減少此次事件的負面影響。公司呼籲員工不忘初心,“道阻且長,行則將至”。

據瑞幸官網介紹,劉劍同錢治亞類似,也是從神州系成長起來的老員工。劉劍2008年至2015年,先後擔任神州租車車輛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負責人;2015年至2018年擔任神州優車收益管理負責人;2018年5月起擔任瑞幸咖啡COO,2019年2月起任董事。

受到瑞幸咖啡財務造假一事的影響,港股神州租車(00699.HK)盤中暫停交易,停盤前跌54.4%。

神州租車和瑞幸咖啡關繫緊密。兩家公司的大股東均為陸正耀。神州租車2019年年報顯示,陸正耀和其太太郭麗春是神州租車的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達29.77%。而根據wind數據,截至1月21日,陸正耀也是瑞幸咖啡的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達23.94%。

瑞幸“自爆”事件對陸正耀的衝擊也許才剛開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