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戶苗寨鄉土情
2020年04月03日13:37

那年,秋韻正濃,我與友人相邀遊覽貴州省黔東南地區的西江千戶苗寨,感受那裡的鄉土氣息和民俗風情。千戶苗寨是全國最大的苗寨,被中外人類學家和民俗學者一致認為是苗族原始生態文化保存得最好的地方。

潑墨畫卷山鄉情

千戶苗寨鄉土情_新浪眾測
千戶苗寨鄉土情_新浪眾測

早上,我們乘坐旅遊大巴進入西江千戶苗寨,整個寨子就是一個封閉的山水景區。我倚著車窗向外張望,可見大街小巷的店舖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再遠眺,吊腳樓台,依山傍水,晚秋稻田,金浪泛波。車行一路,展開了潑墨似的巨幅畫卷;溪流兩岸,灌溉了詩行般的稻浪千畝。

我們下車後安住在閣樓似的賓館,溫馨舒適,一掃疲倦。小憩片刻,又開始遊覽千戶苗寨的一條街。這條大街是沿著河水而建,溪流奔騰,人流湧動。這條繞街的河流,像一條玉帶環繞著千戶苗寨,灌溉著田園,滋潤著生命。大家沿著街道而行,也是順流而下。

千戶苗寨鄉土情_新浪眾測
千戶苗寨鄉土情_新浪眾測

村寨這條曲曲彎彎的溪水,緩慢地流入掛丁河,又注入了清水江。河上有座風雨橋,連通南北。很多寨內的老人在此憩息、聚會,也是留客的地方。橋邊竹林蔥蔥,橋下流水潺潺。西江苗寨四周被楓香樹、杉樹和青鬆圍繞。苗寨人們向來好客,遊人來到苗家,全家老少都熱情接待。寨子裡的人穿戴也特別講究,民族服飾鮮豔奪目,花色品種多樣。女青年穿著盛裝,頭戴銀花、銀梳、銀耳環、別簪銀角。還有的穿著古式的盛裝,大花便衣、黑縐裙,全身打扮得銀光閃閃。做客村寨,主人雙手捧來一碗碗香噴噴的米酒,敬給遠方的客人,以歡迎你的到來。

千戶苗寨鄉土情_新浪眾測
千戶苗寨鄉土情_新浪眾測

我們趕上了一場盛大隆重的苗族歌會,一睹村寨的古韻風情。這裏有宏大的露天舞台,可容納五百多觀眾。場面熱情如潮,有幾百人的歌舞團隊演出。阿妹、阿哥翩翩起舞,鼓聲、蘆笙悅耳悠揚。歌舞由當地的苗族同胞表演,有銅鼓舞、板凳舞、錦雞舞和苗族飛歌等。還有苗族的老者們,為客人們演唱民歌,感歎歲月滄桑流逝,抒發民族富強心聲。這些老者全是寨中歷史的見證人,他們用苗族古語演唱史詩般宏大的古歌。苗族古歌分為四部分,涵括萬物起源、天地洪荒及辛酸遷徙史等。

演出到最後是敬酒迎客儀式,這是苗族隆重的禮節,請出會場的一位男嘉賓。這裏的苗族阿妹對男士們格外“慇勤”,一邊倒酒一邊唱情歌,男士邊喝,阿妹邊倒滿,一碗酒沒喝了又一碗酒斟滿,歌聲不落酒喝不停,真是歌伴酒飛揚,酒隨歌入腸。就像苗寨的溪水流不斷,酒也是喝不幹的,最終直到男子告饒為止。小阿妹甜美的歌聲,賓客們開心的笑聲,苗寨奔流的溪水聲,彙聚成了民族團結祥和的大合唱。

燈火璀璨一江情

千戶苗寨鄉土情_新浪眾測
千戶苗寨鄉土情_新浪眾測

黃昏時分,千家萬戶已亮起了燈光,隨著天色越來越暗,西江千戶苗寨變成了燈火的海洋。從遠處觀望,可以看到苗寨呈現牛頭形狀。苗寨為使遊客更好地觀賞夜景,在山坡修建了一處觀景台,我們乘著觀光車到達山坡觀景台俯瞰,只見在吊腳樓璀璨的燈光點綴下,苗寨像星漢燦爛的天宮。夜空的星光與地面的燈火上下增色;陸地上的光影與河裡光波遙相輝映。

夜色深沉,我徜徉在秋夜涼如水的街市上,店舖貨攤上擺滿了銀飾工藝品,還有聲樂笛管、蘆笙等。西江苗寨被人們譽為“蘆笙的故鄉”,令我不禁想起了早年看過的電影《蘆笙戀歌》,還有那首《婚誓》插曲,印象很深。這裏的苗年農曆十月,有“蘆笙節”,男女老少著節日盛裝,齊集蘆笙場,踏著蘆笙曲起舞。這時,一位喜歡笛子的同事拿起一根長笛,吹起了一曲《揚鞭催馬送糧忙》,音符飛揚,迴蕩古寨,餘音不止。

千戶苗寨鄉土情_新浪眾測
千戶苗寨鄉土情_新浪眾測

晚餐,我們去感受當地的美食文化。這裏日常飲食以酸、辣、甜等味道為主。按季節備有酸菜、糟辣子、醃魚、醃肉、醃筍子、醃蕨菜。這裏每逢苗年,家家都做甜酒、煮酸湯魚款待客人。西江苗族的文化風俗悠久,也很獨特,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59年的蚩尤部落。據說西江苗族是蚩尤第三個兒子的後裔。西江苗族遷徙西江之前已經形成了自己的苗族文化體系,到西江後,又長期處於管製之外的狀況,形成自己獨特的風俗,因而苗族文化得到很好的保存和發展。

我品嚐了鮮魚煮酸湯,味美可口,又飲了幾杯米酒,略感醉意。醉在夜色,醉在遊情,醉在山水之間。

苗嶺早晨煙雨情

千戶苗寨鄉土情_新浪眾測
千戶苗寨鄉土情_新浪眾測

半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清晨,淅瀝瀝的小雨撲打著窗欞,將我從睡夢中敲醒。撩起窗幔向外探望,天空陰沉,細雨霏霏,淋街潤路,樓台如洗。這是一個苗嶺的早晨,我無心賴床,與友人一同走出庭院,臨風沐雨,行進在潮濕的路面上。我舉目環視,小橋流水、排列整齊的樓閣亭台……一派苗寨水鄉的情調。極目遠眺,雲蒸霧鎖,層層疊疊的殿台籠罩在煙雨之中,猶如海市蜃樓。

我走出村寨外,不知過了多久,已是雨停風住。遠處,小雨洗滌過的梯田像一層層金浪泛波,又似一簾簾金幔垂落。樹上幾隻小鳥嘰嘰喳喳地叫,一隻身披錦羽的鳥兒唱起了晨歌,那叫聲讓我彷彿聆聽到《苗嶺早晨》的口笛。那悅耳動聽的鳴叫,讓我感受到遠離塵囂的清心之悅、田園之幽。青鳥鳴山鄉,雲雀戀舊林。

我們走近了風雨橋,仰視這座避風遮雨的廊橋。這是苗寨的一座標誌性建築。出於改善村寨風水條件和方便居民生活的考慮,多數苗寨都在村子附近建有風雨橋,以關風蓄氣和擋風遮雨。這座橋原是木質結構,幾經修復幾次被洪水衝毀。現所修建的風雨橋,全部採用水泥和木材的混合結構,使得抵禦洪水的能力大大增加。

千戶苗寨鄉土情_新浪眾測
千戶苗寨鄉土情_新浪眾測

我步出風雨橋,此時,烏雲漫卷,天色灰暗,冷氣襲來,風雨驟至。我們不得不去避雨,走進了村寨的一戶人家。主人熱情好客,款待大家。我一邊擦著頭上淋濕的雨水,一邊瀏覽著苗族建築。這裏建築以木質的吊腳樓為主,穿鬥式歇山頂結構。分為平地吊腳樓和斜坡吊腳樓兩大類。苗族吊腳樓源於上古居民的南方干欄式建築,運用長方形、三角形、菱形等多重結構的組合,構成三維空間的網絡體系,與周圍的青山綠水和田園風光融為一體,是中華上古居民建築的活化石。雨已停歇,離開這戶人家時,主人挽留我們,令人感受到苗族同胞的深情厚誼。

中午,我結束了千戶苗寨之行,客車已離開寨子遠去,但我的耳畔還縈繞著悅耳的蘆笙和銅鼓聲,那是苗族人在為“蘆笙節”的演出作準備。(註:部分圖片來源網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