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那些剛剛回國和仍在國外的中國青少年騎手們
2020年04月03日06:30

  買回國機票就好比買彩票,票到手了還不算,等開獎日期,買的號不中是常態,臨起飛4-5個小時還沒通知取消,拿著票去兌獎——坐上回家的飛機便是頭彩。那是種什麼樣的喜悅心情呢?

  香港時間3月25日,在朋友圈寫下上述文字的琪琪木樂(紐紐),此刻正在天津進行為期14天的隔離,此前她一直在英國繼續著自己的學業。在確認被隔離到天津後,她的母親特意從北京開車到天津給她送去吃喝用的。由於從小受父親(哈達鐵)和母親(劉燕)騎馬的熏陶,琪琪木樂在幼兒時便開始上馬,併成為國內最早一批接觸馬術運動的青少年騎手。

  在聊到此刻被隔離的狀態時,琪琪木樂展現了一貫樂天派的性格。說道:“哈哈哈,還不錯,輕鬆愉快,三餐有人管,就吃喝玩樂了,挺享受的。”

  對於琪琪木樂來說能夠成功回國是幸運的,而對於很多目前仍在國外的中國青少年騎手而言,琪琪木樂的這段文字殘酷而又真實。

  在加拿大留學的謝聞佳、朱晨蕊以及在美國留學的李若詞則未能幸運的“中頭彩”。3月初,朱晨蕊的父母特意從上海給二人快遞了口罩,但隨著疫情的持續暴發以及學校停課通知的最終發佈,在3月中下旬便開始預訂回國機票的謝聞佳和朱晨蕊,好不容易搶到了4月4日從溫哥華飛上海的航班,但在3月27日接到航班取消的通知。此刻,他們只能預定到4月20日從多倫多途徑伊斯坦堡飛上海的航班以及5月1日從多倫多途徑東京飛上海的航班,但是否能幸運的中頭彩還不得而知。

  而在美國留學的李若詞也只是中了前半段的頭彩,但由於後半段未中,也宣告前功盡棄。原本計劃從美國途徑日本回國的航班,由於日本回中國的航班被取消,此刻只能暫時安心留在美國。

  3月17日,和在美國讀書的趙中和聊天時,他笑稱:“我3月16日還在惠靈頓參加比賽呢,後面的比賽全部取消了。那場比賽我是全場倒數第二個出場的,我應該是全美倒數第二個比賽的。哦不對,我應該是全世界倒數第二個比賽的吧。”目前,趙中和計劃經停南韓後返回中國,家在北京的他極有可能需要首先落地廈門,而能否“中頭彩”還需拭目以待。

  和琪琪木樂一樣中頭彩的有她的兩位“死黨”,從小一起騎馬、一起成長的兩位好朋友——李耀鋒和仉怡凡。原本在歐洲備戰東京奧運會的李耀鋒在年前由於國內疫情肆虐,放棄了回國過年的計劃,獨自一人在歐洲“歡度”了新春。而隨著歐洲疫情的暴發,在訓練都無法得到有效保障的情況下,李耀鋒選擇回國,繼續進行已經推遲到2021年舉行的東京奧運會的備戰工作。而作為國內為數不多的大獎賽級別的女騎手,仉怡凡在回國前,剛剛在西班牙參加過一系列賽事,隨著疫情的暴發,同樣選擇返回中國。巧合的是,此前同樣在歐洲進行奧運會備戰的香港騎手鄭文傑與仉怡凡乘坐同一航班回國,目前3人都在西安進行為期14天的隔離。

  “美滋滋!”在談到目前隔離的感受時,李耀鋒簡短的說道。雖然處於隔離狀態,但李耀鋒每天都為自己製定了嚴格的計劃。起床、早餐、冥想、午飯、娛樂、閱讀、晚飯、學習聲音、洗澡、練字、畫畫、自我挑戰、朗讀、睡覺……在閑談中,他也提到一件巧合的事,原本計劃一年的留學變成了兩年,而隨著東京奧運會推遲到2021年,一年變兩年的留學時間無形中可以幫助他更好的進行奧運會的備戰。

  而仉怡凡也在安心“享受”目前的狀態,只是苦惱於一日三餐及各種超大量的食物供給。並調侃道:“我享受的待遇最好,紐紐次之,李耀鋒最差。他們提供的一頓早餐夠我吃一天的,再這樣下去,我是該開小賣部了。”

  作為從小一起長大的小夥伴,琪琪木樂、李耀鋒和仉怡凡此刻又一同處於隔離的狀態,互通有無成為三人每日的“必修課”。

  與仉怡凡一同隔離的鄭文傑每天除了吃飯和睡覺外,健身是其每天必須要完成的事情之一。對於職業騎手而言,健身亦是日常訓練中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在談到後面的安排時,鄭文傑表示:“看情況吧。”

  而由於更早決定回國,同樣在英國讀書的浙江騎手任詩雯“頭彩”中的容易了很多,目前她已完成14天的居家隔離。她說,“當時在英國就感覺不太妙,所以當學校宣佈停課後,第一時間便選擇回國,在回國後的第二天大量的航班開始被取消。”至於何時再回到英國,現在她也一無所知。

  此外,在歐洲備戰東京奧運會的兩位青年騎手張興嘉和張佑依然留在歐洲。張興嘉說,“馬場目前相對安全,我除了去馬場外,基本上都在家裡。如果後續情況進一步惡化,會將自己完全隔離在家。”而張佑目前已經不再去馬場進行訓練,安心在家進行自我防護。

  (國際馬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