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昔日絕代雙驕 一個遍體鱗傷一個作死流浪
2020年04月03日07:16

  三天前,遼寧男籃宣佈簽下OJ-梅奧作為球隊的第三外援。在浪蕩漂流並遠離大眾目光多年後,他以這樣的方式再次走進人們視野。儘管疫情下CBA複賽之日尚未有定論,可對於曾經的天才少年這仍不啻為重生的最佳方式。

  32歲的梅奧帶著飽經風霜的面容疲憊的站在這裏,彷彿08一代坎坷命運的縮影。這個被逐漸淡忘的名字背後,是無數泛黃的標籤——全美第一高中生,占士後最強新人,甚至是與路斯齊名的天才少年。

  可事實上,OJ-梅奧從來都不曾是戴歷-路斯的追逐者,相反的,對於路斯而言梅奧卻有著格外特別的意義。

  近日,路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談及了自己七年級時與梅奧對抗的場景。他直言梅奧的強大鞭策了自己前進,而去年九月他出版的自傳《我會向你們證明》本該取另一個名字——《追逐梅奧》。為了讓外界直到這不是他的客套,路斯還有意強調了:“我是認真的”。

  OJ-梅奧的確曾是一個特別的存在。他是籃球界的寵兒,雜誌封面的常客,不僅數據漂亮更能帶隊用統治力的表現跨過對手,能力與氣場並存的他讓無數狂熱粉絲來看高中生比賽,只為一睹他的風采。

  AAU聯賽,七年級的路斯第一次遇到梅奧。對於仍處在技術打磨階段的少年們,所有人看著梅奧時都帶著敬畏的目光,不僅因為他身材高大更因為他技術相當成熟,進攻手段豐富多樣。

  “他那時的表現是超現實的,比我們高了幾個等級,我遠遠達不到那個水準”,時至今日路斯還可以記得當時的感受。

  兩人的那次較量以梅奧碾壓路斯而告終,可或許連梅奧自己都不會想到,那一次交手讓他在路斯籃球生涯邁向成熟的階段起到了無人可以替代的引導作用。

  高中時期的路斯一度過度無私,刻意減少個人進攻去成全隊友,這種選擇時常令教練感到頭疼。球隊需要路斯肩負起更大的進攻任務,可路斯卻始終認為帶動隊友才是控衛最大的責任。

  別無他法的教練只得用“你每場出手必須超過十次,否則全隊跟你一起受罰”這強硬的方式去催促路斯。可外力的強行控制能短暫改變路斯行為,卻不能真的改變他執拗的理念,直到看到梅奧的表現他終於相信絕對強大的個人進攻完全可以帶領球隊獲勝。

  梅奧的親身示範比教練的一百句建議效果更為顯著。放手進攻的路斯的進步幅度超乎想像,高中尾聲他已經同梅奧處在同一等級。可即便如此,梅奧對路斯的影響還在左右著後者的籃球理念。

  2007年3月17日,洲際聯賽決賽里梅奧狂砍41分10籃板11助攻率隊大勝對手42分。數據寫不盡梅奧的瀟灑,比賽的最後他完成了自拋自扣,隨後伸出三根手指向球隊洲際三連冠致敬的同時也為自己的高中生涯送別。

  整個高中梅奧場均砍下29分9籃板6助攻,他最後一戰化為一場偉大表演直觀的刺激著路斯,提醒他要同梅奧一樣時刻保持自信和果斷,這才是球星最大的魅力。

  縱然身處不同的位置,同梅奧良性競爭的念頭一直存在路斯心底。高中畢業後路斯去向莫菲斯大學打出了極為壯烈的表現,而加入南加大的梅奧表現卻沒那麼出彩,這最終也影響了兩人選秀的順位。

  2008年的選秀大會,一直將梅奧視為衡量自己標杆的路斯榮膺狀元秀,而梅奧則成為探花郎。生涯第一個賽季,最佳新秀最終歸路斯所有。可82場全勤的梅奧場均可以交出18.5分3.8籃板3.2助攻的數據,讓人無法懷疑他未來光明的前景。

  只是沒人料到,那竟是梅奧數據最好的一年,兩人生涯曲線自那刻起便有了不同的軌跡。

  梅奧看著路斯成為球隊領袖,成為風城標誌,成為歷史最年輕的MVP,可自己卻被理想與現實,團隊與自我拉扯的迷失方向,自接觸籃球起便沒遇到過坎坷的他更不斷深陷在場外麻煩——數次與基爾爭執,因為打牌而與東尼-阿倫揮拳相向,甚至因服用違禁藥品被聯盟禁賽十場。

  2012年7月,早已失去正選位置的梅奧被灰熊放棄,他被命運第一次推下懸崖。

  OJ-梅奧墜落前的三個月,命運也給了路斯嚴酷的拷問。在季後賽與76人的系列賽中,路斯遭遇了將他從高空拖入深淵的那次重傷,生涯被撕成兩半。

  因為過往履曆從而不被卡萊爾信任,只匆匆一年梅奧便離開了達拉斯。在公鹿梅奧站穩了腳跟,可他逐年降低的得分宣告著他不可避免的邁向平庸,再也無法匹配初入聯盟時外界對他的期待,這種落差極為傷人。

  時光溜走的幾年,與梅奧一同受盡內心煎熬的是孤獨對抗傷病反復的“逝去”的路斯。他曾在季後賽絕殺騎士讓所有人感受到風輕吟的魅力,可這短暫的甜蜜無法安撫公牛管理層漸漸失去的耐心。

  2016年6月23日,路斯被公牛交易至紐約人。接到電話的路斯嚎啕大哭,他將遠去的理想、內心的不甘與未竟的事業全部埋葬在聯合中心門口那座淩厲的銅像前,遺憾的脫掉了那身紅色的球衣。

  路斯離開公牛僅僅一週後,梅奧的NBA生涯也宣告終結。他因違反了禁毒條例被聯盟禁賽兩年,所有人終於明白29歲的他為什麼會行尸走肉般的一步步走向終點。

  那一刻,沾染毒品的梅奧有令人惋惜的境遇,但或許並不值得同情。墜入無邊黑暗的梅奧感受到了世態炎涼,所謂的朋友紛紛離他遠去,無球可打的他去非洲思考未來,終於被現實敲醒。

  接下來關於梅奧的不是傷仲永,而是浪子回頭。訓練,不斷地訓練,決心重返賽場的梅奧終於能夠抵擋住天使之城的誘惑,屏蔽外界的一切干擾。他生活里不再是夜店、酒精與毒品,只有簡單的訓練館與家的兩點一線。

  與梅奧的自我救贖幾乎同時發生的是路斯接受了小人物的定位不斷地打拚。從紐約人到騎士再到被爵士裁掉,最後路斯來到木狼,曾經的小弟畢拿已成隊內大哥,兩人早已處於生涯不同階段。

  隨後關於路斯的點滴你都不應忘記,50分生涯之夜怒放的淚水,在木狼重獲新生,直至這賽季路斯在蕭條的汽車城里大放異彩,打出了多年來最佳一季。

  這朵重開的玫瑰,洗心革面的梅奧最能體會其中的味道。波多黎各,ABL、NBL……一站又一站,帶著些許遺憾,梅奧始終未能再次叩開NBA的大門。現實如此,32歲的他很可能再難重返NBA,但以如今的方式走進我們視野里,未嚐不是一個浪子對於自我救贖最特別的詮釋。

  2008年的選秀大會,08一代的豪言與高歌還在耳畔迴響,十二年後,被人寄予厚望的他們失去了天賦與青春,收穫了領悟與閱曆。其中路斯與梅奧的故事最引人歎息。

  當年少時隔場相望的兩個少年從這段交錯的命運中淌過泥濘,嚐盡酸澀卻依舊不放棄在球場奔跑,賦予他們動力的,或許正是渴望證明自己最強烈的決心。

  (薑子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