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造假門”後:中介機構或連坐 被監管納入核查
2020年04月03日18:29

  文/新浪財經 許旻

  “深水魚雷”瑞幸咖啡,潛水時,“迷惑”了眾多股東方和保薦、審計等中介機構,一爆炸,可謂是轟動整個資本市場。而這22億元偽造交易的調查公告,成為了引爆點。

  這份公告發佈於美國當地時間4月2日盤前,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稱,自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公司在虛假交易中涉及的總銷售金額約為人民幣22億元,某些成本和費用也因虛假交易大幅膨脹。

  對比瑞幸咖啡2019年前三季度總收入29億元來看,22億元相當於“抹掉”了公司的絕大部分營收。為此,瑞幸咖啡昨日股票開盤暴跌,數度觸發熔斷,收跌75%。

  今日,中國證監會公告稱,高度關注瑞幸咖啡財務造假事件,對該公司財務造假行為表示強烈的譴責。不管在何地上市,上市公司都應當嚴格遵守相關市場的法律和規則,真實準確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義務。中國證監會會按照國際證券監管合作的有關安排,依法對相關情況進行核查,堅決打擊證券欺詐行為,切實保護投資者權益。

  如果財務造假坐實,不僅瑞幸咖啡將面臨毀滅性打擊,審計、投行等一眾中介機構,也可能會遭遇連坐,面臨被監管核查的情況。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許峰律師認為,對於瑞幸咖啡的相關情況核查,中介機構的執業情況屬於核查範圍。

  上海漢聯律師事務所宋一欣律師稱,雖然瑞幸咖啡在美股上市,但股東及部分中介機構屬於中國公司,得配合國內調查。中介機構被納入核查對像是必然的,但是是否有責任,還是等待調查的結果。

  審計、投行等中介機構或被監管納入核查

  此事源於今年1月31日,渾水(Muddy Waters Research)稱收到了一份關於瑞幸咖啡的匿名報告,渾水認為報告內容屬實。而在渾水發佈沽空報告後,公司股東瑞信以及公司保薦機構中金公司相繼力挺瑞幸咖啡。

  2月4日,中金公司還曾公開發表題為《匿名沽空指控缺乏有效證據》的瑞幸咖啡的研究報告,稱沽空報告草根調研數據代表性不足,單店觀察天數和小票等樣本較小,沽空報告對在店消費的包裝產品適用增值稅稅率理解有誤,以及關於虛增廣告費用和單店盈利的指控較為主觀等三點理由,力挺瑞幸咖啡。

  但在力挺之後不到2個月,昨日的一紙公告讓各方“打臉”。與瑞幸咖啡關係密切的中介機構們或將面臨國內外監管的核查。

  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許峰律師認為,對於瑞幸咖啡的相關情況核查,中介機構的執業情況屬於核查範圍。宋一欣律師稱,中介機構被納入核查對像是必然的。一方面瑞幸咖啡在美股上市,追責在美國證監會,另一方面股東及部分中介機構屬於中國公司,還得配合國內調查。

  去年瑞幸咖啡IPO的中介機構中,瑞信、摩根士丹利、中金國際、海通國際為其聯合承銷商,安永為其審計機構。

  那麼中介機構是否會被追責呢?國浩律師(上海)事務所合夥人寇樹才律師表示,就此事而言,做出審計報告的單位可能存在被追責的風險,至於IPO保薦投行,則要看他們是否履行了應盡義務。

  “造假如果是在上市前存在的,那麼需要看中介機構是否履行了審慎核查義務?是否參與造假?這兩者承擔不同的責任。”高慧律師表示,因為還未啟動調查,要等調查結果出來。

  宋一欣律師同樣認為,調查後方可知道,中介機構有無責任。“中金力挺,有無參與造假是關鍵,依中美監管備忘錄,如美方要求,中方是有調查義務的。”對於中金髮報告力挺,許峰律師還提到,中金研究所和投行業務之間的獨立性是否足夠,此事值得考慮。

  一位不具名的律師表示,如果調查結果顯示,瑞幸的IPO保薦投行“沒有履行應盡的責任”,很有可能受到投資者起訴,甚至被美國證監會責罰。此前,2019年,香港證監會就曾因瑞銀在擔任三宗上市申請的其中一名聯席保薦人時“沒有履行其應盡的責任”而作出處罰決定。

  而財務造假後,作為中國公司、註冊地在開曼群島且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瑞幸咖啡又將如何?

  德恒上海律師事務所高慧律師認為,瑞幸咖啡並未在境內發行股票或者發行ADR,不存在擾亂境內市場秩序行為。但是正如證監會聲明,中國證監會會按照國際證券監管合作的有關安排,依法對相關情況進行核查。

  對於瑞幸咖啡的追責,“簡單講,行政責任,美國證監會會出手:沒收,罰金,退市,禁入乃至聯合司法局,刑事起訴,可達入獄25年。民事訴訟,可至公司破產。”宋一欣律師介紹,追責在美國證監會。

  去年財務造假已存在 卻仍在今年發行股+債融資

  5月17日,瑞幸咖啡成功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正式成為中國咖啡第一股——這距離它的第一家店開張不過1年8個月,也打破了中國互聯網企業的上市紀錄。

  另一則紀錄則來自於今年1月,瑞幸咖啡成功完成美股可轉債及股票同步發行。本次交易是最近三年美國市場規模最大的中概股可轉債及股票同步發行,也是2010年以來美國市場發行價較公告日溢價率最高的中概股增發。

  其中,可轉債發行規模4.0億美元(綠鞋後4.6億美元,假設全額行使),票面利率0.75%,初始轉股溢價率30%,期限為5年期附第3年末投資者回售權,發行價格100%;股票發行數量1380萬ADS(綠鞋後1587萬ADS),發行價格42美元/ ADS,較公告日收盤價溢價率20%,發行規模約5.8億美元(綠鞋後6.7億美元,假設全額行使)。

  這中間,中金公司扮演了聯席賬簿管理人的角色。而在瑞幸咖啡1月10日的招股書公告上,承銷署名欄上還看到了摩根士丹利和海通國際等機構的身影。

  有意思的是,昨日,瑞幸咖啡曝出的財務造假時間則是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也就是說,去年財務造假已存在,卻仍在今年同步發行了美股可轉債和股票。

  對此,許峰律師認為,作為增發承銷的機構,可能需要說明,當時盡調是否完善。而資深投行人士王驥躍表示,這部分有可能會追責,還是要看調查結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