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園內的22歲禮儀師:視頻直播代祭掃,這個清明不一樣
2020年04月03日08:19

  原標題:陵園內的22歲禮儀師:視頻直播代祭掃,這個清明不一樣

  “父親,您在那邊好好的,我們今年因為疫情過不去了。”張照路鞠躬時,張憲(化名)在視頻里不斷地念叨著這句話。早些,家住北京朝陽的他在今年為逝去的父親預訂了直播祭掃。

  去年,剛剛畢業的張照路成為北京懷柔九公山長城紀念林的一名“禮儀師”,主要工作內容是代客祭掃。3月28日和29日,是北京今年清明祭掃的首個高峰。數據顯示,入園祭掃的人數較以往減少超過九成。現場祭掃少了,許多人選擇“雲祭掃”追思緬懷親友。

  在今年這個特殊的時節,像張照路這樣的禮儀師和他們所從事的殯葬行業正被越來越多的人關注。

  不一樣的清明

  北京現場掃墓人數減逾九成,代客祭掃變忙了

  “這個清明不太一樣。”張照路告訴記者,“入園祭掃的人少了很多。”

  受新冠疫情影響,許多人不能親自到場祭祀,許多陵園所在地區為防疫情擴散,做出了嚴格的限流把控。

  相比之前,張照路忙碌了許多。張照路出生於1998年,是九公山長城紀念林一名專職代客祭掃的“禮儀師”。

  網絡祭掃的社會接納程度越來越高,張照路告訴新京報記者,以往他每天只需要服務15位客戶。這次清明前後,這個數字升為二十多位。

  整個代客祭掃儀式大約持續20分鍾。祭掃完後,張照路和同事趕往下一處。走在九公山長城紀念林中,清明時節的陵園,樹木剛剛抽出嫩芽。

  3月28日和29日兩天,是今年北京清明祭掃的首個高峰週末。據北京市清明節群眾祭掃服務工作臨時指揮部統計,3月21日至29日9天時間,全市各殯葬服務機構已累計接待31.1萬祭掃群眾。上週六週日兩天,全市223處祭掃點共接待群眾11.3萬餘人,疏導機動車4.2萬餘輛。現場祭掃人數上週六同比去年下降90%,上週日同比下降92%,機動車流量也同比下降近九成。

  3月21日,北京市2020年清明網上祭掃服務平台開通;截至29日,選擇網上祭掃的人數已超過4700人。

  “受疫情影響,今年清明業務量比日常提升120%,代祭掃業務比往年同期提升150%。入園人數則減少約50%。”3月30日,九公山長城紀念林品牌部工作人員梅之馨告訴新京報記者。

  清明時節逢疫情,北京市民政等部門倡導廣大市民儘可能選擇家庭追思、網上祭掃、代為祭掃等祭祀新方式,少出門、不聚集,降低交叉感染風險。

  “祭奠和傳承是一種精神活動,從這個角度來說,雲祭掃也好,網絡祭掃也好,都可以達到這種目的,實現慎終追遠。我認為這種形式很好。”民政部101研究所副所長肖成龍認為, “從某種角度說,疫情為倡導網絡祭奠創造了一個契機。甚至在未來,雲祭掃等網絡祭奠有可能成為一種主流的方式。”

  “就目前疫情特殊情況下,雲祭掃的推出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人員的聚集,對於疫情的防控無疑是有助益的。同時,疫情期間交通不便,雲祭掃確實為家人表達對親人的哀思提供了一種途徑。”複旦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博士靳亞飛表示。

  代客祭掃禮儀師

  每天至少鞠躬80次,正逐漸被接納

  3月28日,上午八點半。張照路身著黑色西裝,佇立在一座墓碑旁的墓道上。墓碑剛剛被擦拭得透亮,每次鞠躬,黑色的漆面都會浮現出臉龐倒影。

  他大學時的專業名稱為現代殯葬技術與管理。其實,張照路最初報考的是防腐修復,即修復逝者的創傷面,他想和女朋友在一個學校。當時張照路的決定並未得到家裡的理解,但在他的一再堅持下,雙方各自作出讓步,最終他選擇了現在這個專業。

  20分鍾前,張照路乘班車來到了九公山長城紀念林。他和他的貓住在懷柔城區的一間出租屋裡,陵園則坐落於一處山坳。從張照路的家到陵園要坐四十多分鍾的車。車上,他為今天的客戶們安排好了祭掃順序。

  頭一天下午的四點,距他下班還有一個小時,九公山長城紀念林的業務員已經把張照路第二天要服務客戶的任務清單發送到他的手機上。清單上記載著20多位客戶的需求。

  和張照路一同站在墓道上的,還有他的一位同事。一般來講,禮儀師會被兩兩分組。一名負責司儀,另一名客串攝像。上午十點半,借助微信群聊的視頻功能,張照路出現在手機屏幕上,逝者的兒子張憲和他的幾位親戚共同觀看了這場直播。

  張照路擺好供品,手捧鮮花,深深鞠躬三次。而後,他將鮮花放置到了墓碑旁。臨別,再次向逝者鞠躬一次。這樣的步驟,他在這天重複20多遍,算下來,他每天要鞠躬至少80多次。如果有客戶需要宣讀祭文,他也會代為宣讀。

  這份特殊的職業讓張照路變得有些敏感,他注意到周圍人對他細微的反應。“這也可以理解,畢竟有些人比較忌諱這個,尤其是年紀稍大的人。”

  不過張照路也收穫了感謝。“感謝你們提供這個服務,能代我們過去看看。”禮畢,臨掛斷時,張憲不斷向張照路表達著感謝。

  “好好做,你就把他們像對待自己親人一樣,千萬不能大意,一定要懷著敬畏的心,小心謹慎地去完成每一場儀式。”在九公山長城紀念林工作一個月後,張照路的母親在視頻電話裡給他說了這番話。這意味著,這個特殊的行業已經被他的家人接納。

  代祭掃背後

  數千億元殯葬市場與“喪葬暴利”?

  3月28日下午,北京朝陽區的張娜(化名)想在網上為武漢逝去的醫生祭奠。她通過網絡搜索關注了一家名為祭奠堂的微信小程序,各種虛擬祭品標註的價格讓她嚇了一跳——點亮一盞長明燈,最低檔的要300元。

  “祭奠堂”是武漢樂分在線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產品。記者注意到,該網絡祭祀的消費項目包括行禮、供品、火供、祝福、點亮長明燈五大類。每個大類又被細分為多個子類,長明燈分為四種,分別為300元、450元、500元、600元不等。一些虛擬祭祀用品的價位甚至超過了該物品的現實定價。以香菸舉例,一盒硬玉溪40元,一盒硬中華80元。

  靳亞飛表示,殯葬行為中有“情感邏輯”和“面子邏輯”。前者體現為個體對親人情感的哀思、眷戀;後者把喪葬行為變成財富、權力較量的“獵場”。“某些殯葬服務利用喪主的這種心理,想方設法推出新的‘產品’和服務項目,如豪華的棺材,以及張娜提到的高價長明燈,這會很讓葬禮失去原有的意義。”靳亞飛認為,一方面造成資源的浪費,一方面是喪葬的孝的意義發生“畸變”。

  “只要沒有強製消費,不違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不涉及欺詐。”肖成龍對此認為,市場有市場的規律,把選擇權交給消費者也是一種調控的方式。

  前瞻產業研究院預計,隨著老齡人口的增多,至2024年我國殯葬行業市場規模將達到3170億元。

  以A股中主營業務涉及殯葬業的福成股份為例,截至目前,福成股份還未發出2019年的“成績單”,但據其2018年年報,公司殯葬服務業實現營業收入2.60億元,同比增長14.70%。殯葬業收入增長主要是銷售價格同比增長所導致。2018年,公司殯葬業毛利率達到87.96%,遠遠高於公司餐飲業61.97%、畜牧業13.57%的毛利率。而且,殯葬行業2018年的毛利率同比還有所抬升。這是其殯葬行業毛利率連續三年抬升。

  “現在政府在許多地方城市推出了關於殯葬的惠民措施,如火葬費用、骨灰盒,收取很少費用,甚至不收費,百姓的的喪葬負擔並不是很大。政府在把一些半商業的喪葬服務單位國有化,並對服務項目、具體費用標準做了具體的規定,作用很大。”靳亞飛說。

  “這是一個夕陽事業,也是一個朝陽產業。”肖成龍表示。

  記者 李大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