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跌之後迎爆單!瑞幸雪崩,會讓多少人不幸?
2020年04月03日19:29

  原標題:深度 | 暴跌之後迎爆單!瑞幸雪崩,會讓多少人不幸?

  來源:國是直通車

位於大興機場內的瑞幸咖啡店 中新社發 趙雅丹 攝
位於大興機場內的瑞幸咖啡店 中新社發 趙雅丹 攝

  自曝造假醜聞,瑞幸美股暴跌。

  這次事件,究竟會連累多少公司,又會牽扯出多少公司?

  美股中概股或成“池魚”

  盤中8次熔斷,收盤大跌逾75%。

  瑞幸雪崩,或許會裹挾著其他中概股在一起往下“滾”。

  “瑞幸在美股市場的震盪對目前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尤其是本身就具有較大爭議會帶來負面影響,而且近期籌划去美股上市的中國公司的路估計也不太好走了。”南開大學金融研究院院長田利輝對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說。

  他進一步指出,在美國政府連續拿出刺激計劃,寬鬆政策使得美股市場近期稍有“回血”,美元流動性問題也有改善,但就現階段而言,一方面美國疫情依舊嚴峻,另一方面本土保護主義抬頭,中國公司在美股市場會顯得更加“脆弱”。

  田利輝直言:“最壞的結果是,瑞幸事件一旦造成華爾街對中國公司信任分的普遍下降,那中概股將受到大面積的負面影響。”

  京東零售集團CEO徐雷在其朋友圈有這樣的評論:

  “(瑞幸)這樣的中概股老鼠屎對中國企業的形象影響是破壞性的,對中國創業企業的負面影響是深遠的,經此事,全社會很多的經濟成本會提高,因為信任已經破壞了,而信任是最昂貴的。”

  關聯公司神州停牌

  港股上市公司神州租車,在今天開盤後暴跌觸發停牌,盤中一度跌超70%,創出曆史最低價。

  目前跌幅為54.42%。

圖片來源:天眼查
圖片來源:天眼查

  神州租車和瑞幸咖啡都屬神州系公司。神州租車大股東陸正耀亦為瑞幸咖啡大股東。

  神州系“鐵三角”在圈內早已被人熟悉:神州系創始人陸正耀、愉悅資本創始人劉二海、大鉦資本創始人黎輝組成,其中陸正耀為瑞幸咖啡背後的實控人。

  天眼查數據顯示,陸正耀為神州優車股份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股東,同時,他也是北京寶沃汽車有限公司的董事長。

  除去股權關係外,瑞幸咖啡在人事上也流淌著神州“基因”,其眾多高管是直接從神州租車以及神州優車團隊中過去的。

  如,2017年11月,錢治亞卸任神州優車董事和COO,離職創業,成立瑞幸咖啡。

  而瑞幸咖啡此次自曝虛增業績的主角、公司首席運營官兼董事劉劍曾在神州租車的服務時間接近10年,先後在公司車輛管理中心、收益管理等多個部分擔任職務。2018年5月起擔任瑞幸咖啡COO,2019年2月起任董事。

  暴跌之後迎爆單

  對於瑞幸股價暴跌,有人如此評價,曾經1.8折買瑞幸,現在1.8折也能買瑞幸。

  因擔心受資本市場影響,瑞幸咖啡出現關門、倒閉的狀況,許多人在今天就決定趕緊用完手上的瑞幸折扣券,再薅一次羊毛。

  大量訂單的湧入使得生意過於火爆,“擠兌”居然造成瑞幸咖啡在今天出現了app和微信小程序宕機的情況:無法定位門店、界面無法加載。

  今天中午,瑞幸大股東、董事長陸正耀發朋友圈打雞血:今天更要元氣滿滿!小夥伴加油!

  而瑞幸咖啡高管CMO楊飛剛剛在朋友圈表示,“資本的事我也不清楚我也不想問大家也別問我。我就知道經曆這麼多看到這麼多,做人呢,兩件事最重要:必須實事求是,永遠元氣滿滿!”

  3日下午,中國證監會發文稱高度關注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財務造假事件,對該公司財務造假行為表示強烈的譴責。

  證監會表示,不管在何地上市,上市公司都應當嚴格遵守相關市場的法律和規則,真實準確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證監會將按照國際證券監管合作的有關安排,依法對相關情況進行核查,堅決打擊證券欺詐行為,切實保護投資者權益。瑞幸咖啡註冊地在開曼群島,經境外監管機構註冊發行證券並在美國納斯達克股票市場上市。

  有人得意有人愁

  引發瑞幸事件的導火線在兩個月前就點燃了。

  當時,做空機構渾水公開了一份匿名的做空報告,指控瑞幸咖啡涉嫌財務造假。

  這是做空勢力最輕車熟路的基本操作方式,利用股票期權,高賣低買,賺取差價平倉走人。

  這一次,得意的必然是做空基金。

  據燃財經報導,本次負責在國內調查瑞幸咖啡的兩家公司分別為,彙生諮詢和久謙諮詢,而站在它們背後的對衝基金是渾水在中國的“合作夥伴”雪湖資本。

  這兩家受委託去調查瑞幸咖啡的公司有何背景?

  天眼查數據顯示,彙生諮詢的運營主體為彙生卓遠管理諮詢(北京)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於2018年3月,註冊資本1000萬人民幣,由彙生諮詢(香港)有限公司全資持股。

  久謙諮詢的運營主體則為久遠謙長(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公司成立於2011年7月,註冊資本100萬人民幣,大股東為王素英,持股80%,二股東為尹昭漪,持股20%。

  雪湖資本的運營主體為雪湖資本(香港)有限公司,並全資持股了北京雪湖銀杉投資諮詢有限公司、雪湖(天津)企業管理諮詢有限公司和北京雪湖管理諮詢有限公司三家企業。

  有業內人士透露,雪湖目前在北京和上海的工作人員加起來可能也就六七個人,主要團隊在香港。

  瑞幸曆史性暴跌誰犯愁?除了美國“韭菜”之外,更有大機構“受傷”。

  數據顯示,目前瑞幸咖啡的全球大股東不乏美國銀行、瑞銀、瑞信等大機構,而截至2019年末,瑞幸咖啡受到機構增持達到2.89億股,在重倉瑞幸咖啡的基金中,不乏美洲基金(American Funds)、貝萊德(BlackRock)、先鋒集團(Vanguard)、富達國際(Fidelity International)等國際知名資管公司。

  上海漢聯律師所合夥人宋一欣表示,瑞幸咖啡可能面臨來自投資者的巨額集體訴訟。集團訴訟展開後,由於索賠額巨大,並惠及所有受害人,嚴重的情況,公司會因此破產,也可能涉及相關中介機構。

  “當然,美國證監會也會出手處罰。起訴的原告必須符合一定條件,不是每個最初起訴的原告都是符合條件的,法院得從中選出第一原告(首席原告)。”

  宋一欣稱,若以2020年以來至今作為時間段計算,期間瑞幸咖啡2020年1月7日曾觸及年內最高價美股51美元左右,事發後最低價為昨晚觸及的每股4.9美元,而公司最新總股本為2.4億,由此可粗略計算出一旦面臨集體訴訟,瑞幸咖啡將面臨總計約110億美元賠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