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費心血半年,我寫的劇本打了水漂
2020年04月02日11:43

原標題:耗費心血半年,我寫的劇本打了水漂

原創 素食主義 我們是有故事的人

- 職 業 故 事 -

他覺得行業對編劇太不尊重了。在中國,好演員和好導演都能迎來自己的春天,為什麼編劇會一直被扔在寒冬里呢?

1

清晨五點四十分,手機鈴聲一遍遍響起,將我從持續了不到三小時的睡眠中喚醒。

我迷迷糊糊接起電話,聽筒里傳來的是女秘書明顯有些焦急的聲音:“沙總給你發了好幾條信息了,你怎麼一直沒回覆?現在請馬上給沙總回電話!”

我掛了電話,看到手機上果然有三條長長的未讀短信,是半小時前發來的。我迅速翻閱一遍,原本睡眠不足帶來的頭疼頓時更加劇烈。

我起身打開窗子,在迎面襲來的冷風中努力甩甩腦袋,讓自己恢復清醒,然後撥通了那尾號六個0的手機號。

沙總那永遠中氣十足,像將軍訓斥士兵似的大嗓門很快響起,質問我為什麼這麼長時間不回他信息,為什麼如此缺乏時間觀念。我嚐試解釋,但立刻就被他打斷,說他不想聽解釋。然後話鋒一轉,問短信我看了沒有,他最新提出的三點修改建議,有沒有信心弄好?我硬著頭皮說沒問題,我會抓緊按要求進行修改……

結束通話,已經睡意全無。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淩晨三點後入睡,上午九點後起床早已成為習慣,但自從認識了沙總,我的生物鍾便頻繁被破壞。

但我不能抱怨,更不敢抱怨,因為這位每次打電話必須先通過秘書來通知我給他回撥過去的沙總,是我正在寫的劇本的投資方。

我是一名小說家,編劇,山東人。2015年初,我的第一本小說在進行影視改編時,我結識了北京導演陸哥,陸哥比我大兩歲,我們都是狂熱的電影迷,性格相投,相談甚歡。

陸哥說他讀了我的小說覺得很有畫面感,可以試著將自己的創意直接寫成劇本,那樣影視化會更快。

當時我興致高昂,立即就開始在寫小說之餘瘋狂的學習寫劇本,陸哥給了我很大幫助,他找來許多經典的國內外電影劇本給我當學習素材,介紹編劇朋友給我認識,還為我聯繫了編劇培訓班。

在學習的同時,我將想到的幾個劇本創意寫成了梗概和大綱交給了陸哥。

2015年七月的一天陸哥聯繫我,說有個老闆看中了我的其中一個劇本創意,想投資拍網絡大電影,不過由於是小成本電影,稿費可能給不高,我聽了很高興,讓陸哥全權代理,說我是新手,稿費什麼的我不在乎,他能談下多少我都接受。

很快,陸哥就和投資方談攏了,將劇本創作合同發給了我,編劇稿酬是稅後一萬元,分兩次付清,簽訂合同後付百分之五十定金,劇本完稿並令資方滿意後付清尾款。我當時非常高興,那個劇本完稿估計在兩萬五千字左右,一萬元的稿酬其實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高些,於是很快簽了合同。

合同簽完後,資方的五千元定金很快入賬,我激情滿滿地開始了有生以來第一次正式的劇本創作,一週後就完成了第一稿。陸哥將稿子拿給資方看,很快反饋回來一條簡單的修改要求——要加入爆笑元素,類似東北二人轉那種,要出現讓觀眾笑到抽筋的觀影效果。

對於這個要求,我和陸哥都有點哭笑不得,要知道那是一部講述主人公利用魔術複仇殺人的電影,偏文藝清冷風格,加入爆笑元素真不太容易。陸哥說他已經盡力和資方解釋過了,但資方聽不進去,堅持說文藝和爆笑也是可以互相兼容的。

我絞盡腦汁想了很久,又用一週多的時間寫出了第二稿,這次我使出了渾身解數,在我覺得不違和的前提下,在故事中加入了搞笑元素。結果資方看了之後還是不滿意——搞笑元素太少,完全達不到讓觀眾笑抽筋的效果,一定改到爆笑,建議去看看東北二人轉找找感覺……

陸哥又費盡口舌和資方交流了多次,依然無法改變他們的想法,最後陸哥和我說要不算了吧,按照資方的這個思路改下去,整個劇本會變的不倫不類,你寫的難受,我將來拍的時候更噁心。

於是,我第一次做編劇寫的劇本就這樣夭折,第一次進軍影視圈的計劃就這樣泡湯了。

2

在隨後和陸哥,以及編劇朋友的聊天中,我得知在編劇行業中這樣的事情是非常常見的,很多投資方不是影視行業出身,他們完全不懂電影,有的甚至毫無文化素養。他們任性地按照自己的想法讓編劇改劇本,將來電影上映後被罵爛片,觀眾都會罵導演罵編劇,殊不知很多時候他們都是無辜的,只是按別人的意思工作,不順從就沒有收益。

那次經曆後,我逐漸認識到編劇這一行遠比我想像中複雜,困難的多,尤其是在中國現有背景下,編劇的地位太低,可以說是整個影視圈食物鏈的最末端,資方老闆,老闆的老婆、情人、秘書、司機乃至家裡的保姆,都可以對劇本指手畫腳。

也正因為有了這樣的認知,在此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再寫劇本,又重新回到了專職寫小說的時光。直到五個月前陸哥再次聯繫我,給我發來一段故事梗概。

這段故事梗概便是沙總的傑作。

沙總是河南一座二線城市的大老闆,有數億身家,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我是成功人士,是知名企業家。”沒錯,這就是我和沙總第一次見面時他的原話。

沙總名下產業無數,卻始終保持著一顆愛好電影的心。他經人介紹認識了陸哥,對陸哥的導演能力很信任,然後他將自己這段“沉澱多年思想精華”的故事梗概給了陸哥,讓陸哥物色編劇,幫他將這段梗概寫成劇本,然後由他自己來演男一號。

我看了沙總寫的所謂故事梗概,實際上只是幾十條淩亂的故事情節,歸納起來有三個主要要素,首先男主角是個天下第一酷帥的特工,文武全才無所不能,而且有對女性有無法抵抗的魅力,整個劇本中最少有四個美女對男主心生愛慕誓死追隨。第二,要體現河南本地特色,體現河南文化,將來拍攝取景地也在河南。第三,沙總現在新開了一家保健品公司,影片中要植入該產品廣告,將來片子上映後,要達到讓該產品人盡皆知的廣告效果。

最後我決定嚐試一下,因為陸哥說了,沙總先讓編劇根據他的梗概寫一份劇本大綱,如果他看了大綱覺得滿意,就可以簽合同合作。在我而言,寫一份幾千字的劇本大綱並不需要耗費多少精力。另外當時我剛買了房子手頭比較緊,沙總開出的編劇稿酬是30萬,對我還是有很大誘惑力。

於是我根據沙總那份梗概寫出了一份劇本大綱,由陸哥交給了沙總,當時只是抱著試一下的心思,沒想到當天就有了反饋,沙總看後說感覺非常好,可以立即簽合同進行合作。

可當看到合同後,我猶豫了。

合同非常不專業而且單方面意願強烈。裡面提到,合同簽署後12小時內,資方會將百分之五十定金彙入編劇賬戶,然後編劇開始創作劇本,編劇必須要完全按照資方的意願創作和修改劇本,每週將寫完的部分交給資方,寫多少交多少,另編劇必須在五十天內完成劇本,五十天后如果資方對劇本仍不滿意,則合同終止,編劇需將定金完整退還給資方。

也就是說,編劇最後要麼是得到30萬,要麼就是白忙活一場,一分錢得不到。陸哥說他在影視圈混跡這麼多年,這樣的劇本合同他也是頭一次見。他曾試圖和沙總解釋這樣的合同不科學,但都被沙總一句話擋住了——你認為科學的我認為不科學,現在是我出錢投資,所以必須我說了算!

我考慮良久,最後還是決定賭一把,畢竟沙總對我的劇本大綱非常滿意,一個劇本有了大綱,接下來要填充內容並不困難,我成功的機會很大。退一步講,就算最後失敗了白忙一場,不過五十天時間而已,我還賭得起。

於是我簽了合同,沙總做事雷厲風行,合同簽署後不到20分鍾,15萬定金便打入了我的賬戶。

然後便開始創作劇本,按照合同約定,我每週交一部分稿子,第一週交稿時是晚上六點鍾,交稿當晚十一點鍾,沙總便給陸哥發信息,讓陸哥轉告我,讓我快點寫加速寫,他非常期待接下來的稿子。

3

沙總的這第一次反饋讓我精神振奮,於是更加快了寫作進度。合同簽訂後第二十天,我便寫完了完整的第一稿,沙總對我的創作速度和創作激情大加讚賞,他給陸哥發信息,說要約我倆一起見個面。

2019年7月中旬,我在北京第一次見到了沙總,那也是我第一次以編劇的身份和投資方見面。

見面地點是陸哥安排的,在朝陽區一家環境清幽的飯店內。之前通過陸哥的描述,我已經形成了對沙總的初步印象:特立獨行,獨斷專橫,有點傲慢和過度自信。陸哥特意囑咐我,這次見面一定要順著沙總的意思說話,別吝惜讚美。

沙總姍姍來遲的時候,我們已經在包間里等了將近一個小時,他將保鏢和秘書打發走,自己走進了包間,握手寒暄落座後,他第一件事便是招呼服務員重新點菜,其實當時菜都已經上齊了,沙總直言不諱的說,陸哥點的菜他沒一個看上的。

然後沙總便問我:“張編劇,你從接到這個劇本,到現在和我見面吃飯,有什麼感覺?”

我正想說這是我的榮幸之類的,沒等開口,沙總就看著我認真的問道:“你是不是感覺自己特別幸運,應該感謝上天給你的這個機會啊?要知道我是成功人士,是知名企業家,很多明星和主持人,想約我一起吃飯我都懶得去……”

於是我發現,沙總其實不需要我的讚美之詞,因為整個飯局都變成了他的演講現場,留給我和陸哥說話的唯一機會,就是回答他的問題。

席間他還很篤定的指著我說:“只要按我的要求寫,這次你的劇本肯定一鳴驚人,從此以後你將成為全中國最好的編劇!”然後又指指陸哥:“陸導,通過這次合作,你將成為全國最好的導演!”然後又指指自己:“而我,是全世界最好的男演員,這一點很多導演和明星都是肯定過的。”

至於這次會面最關鍵的部分,對劇本的要求,沙總只反複強調一句話:

“按我的意思修改就是了。”

隨即他又用很遺憾的口氣說:“實不相瞞,目前我對中國電影真的很失望,對中國編劇更失望,我覺得全中國只有一個人能寫出完美的劇本,那個人就是我!但是我工作太忙了,我沒時間,所以只能寫個梗概,然後指導著你來寫……”

說到盡興處,沙總拍著我和陸哥的肩膀說,從此之後我們就是最牛的編導演“鐵三角”,用不了多久我們都會世界聞名。還特意對我說:“張編劇,通過這次見面相處我算是安心了,這個劇本的錢我讓你賺定了,我不會再換編劇,而且也不用管合同上那亂七八糟的五十天期限,修改次數什麼的,你就算改多久也沒事,我認定你了!以後你我還有陸導,咱們兄弟相稱……”

飯局最後,沙總提前離開了,我和陸哥送他出去。沙總離開後,我和陸哥又聊了會兒,得知沙總這次出行已經算是非常低調,之前陸哥去河南見他,沙總出門至少要三四個保鏢隨行,還會帶著自己的私人廚師。

陸哥對我說他見過很多奇葩的資方,沙總這還算是正常的。之前編劇圈中流傳著一張截圖,是資方招募編劇的奇葩要求:要求編劇必須是身高一米七以上,留短髮有酒窩的浙江籍女性……

4

北京見面後,我便開始了漫長的劇本修改過程,沙總和我彼此留了手機號,不用再通過陸哥中間傳話,不過沙總每次打電話都習慣先讓秘書通知我,讓我給他撥過去。直到現在我都很納悶為什麼他不能直接打給我。

也正因為有了直接聯繫,我的生物鍾便開始頻繁遭到破壞,不管是夜深人靜專心寫作時,淩晨睡得正深沉時,亦或是跑步健身時,和朋友喝酒吃飯時,女秘書一個電話過來,我就必須立刻致電沙總,如果回電稍晚一些,沙總便會抱怨我沒有時間觀念,對他不夠重視,不夠尊重云云。

後來改到第三稿時,距離簽訂合同已經過去兩個多月,沙總說劇本基本可以了,只需要再改一下細節就可以了,他讓我出具編劇授權書,以便開始劇本備案程式,並讓陸哥做開拍準備,找演員,找分鏡師,武打設計等事宜。

然而當我按照他的要求改完第四稿時,沙總又推翻了之前的許多設定,比如之前要求體現河南文化河南特色,這一次又要求必須高大上國際範兒,要去國外拍攝,要把百分之九十的演員改成外國人,男主的國籍也要改成美國……

再然後,諸如此類令人難以捉摸的修改要求越來越多,有時候的修改建議甚至是和上次截然相反。比如有個關於窗戶是開著還是關著的細節,一開始我的設定是開著,他非要求寫成關著,我給他解釋窗戶關著的各種不合邏輯,他完全不聽,還生氣地指責我不能完全按他的意思辦,我無奈,只好改成了關著,後來他可能是想通了,又讓我改回開著,還反過來質問我怎麼會寫出這麼不合邏輯的情節,我剛想申辯,他馬上就又轉移話題了……

當改到第七稿時,距離合同簽訂已經過去五個多月,沙總失去了耐心,開始整天抱怨你為什麼就是改不好,耽誤我電影開拍了之類。而我也早已筋疲力盡,劇本和我當初的設定越來越遠,我和陸哥一致覺得照這樣下去,劇本拍出來不但邏輯混亂不知所云,甚至連在廣電總局過審都困難。

而我和沙總的溝通也已經無法再繼續進行下去,他提出的所有建議,我都按要求進行了修改,但沙總還是說整個劇本不夠精彩刺激,達不到他理想中的效果,我希望他能指出具體需要改的情節和位置,他卻無法具體指出,只說整個劇本都需要從頭到尾細緻的改,如果改不了就解除合同。

於是我和沙總徹底談崩了,沙總命令立即解除合同,讓女秘書給我發了告知函,要求立即全部退還定金。

我為這個劇本沒日沒夜的工作了將近半年的時間,中間擱置了所有其他的工作,現在卻要把定金悉數退還,等於徒勞一場顆粒無收,心中的巨大壓力和失落讓我渾渾噩噩,終日茶飯不思。

在美國,編劇的收入大概占製作費的5%,韓國是8%-10%,在中國則只有2%左右。而即便是這可憐的百分之二,編劇最後也很難拿到全部。

我有個編劇同行的微信群,群裡的朋友們在得知我的遭遇後,紛紛用比慘的方式安慰我。我驚訝地發現在這個二百多人的群中,幾乎80%以上的編劇都遭遇過被要求臨時亂改劇本,被剝奪署名權等各種不公待遇,而被拖欠稿酬更是家常便飯,甚至成了中國編劇圈中的潛規則。很多同行當初都是一腔熱血投入編劇行業,最後卻因為不堪忍受而選擇了退出。

我很喜歡的一部電影《無名之輩》的編劇,曾說過自己這些年做編劇該吃的苦都吃了,他甚至把《無名之輩》當成了收筆之作,準備退行。他覺得行業對編劇太不尊重了。在中國,好演員和好導演都能迎來自己的春天,為什麼編劇會一直被扔在寒冬里呢?

不過我還是決定用法律維權,我無法接受自己辛苦工作半年,最後卻徒勞一場的結果,我認為沙總就這樣解除合同對我不公,已經嚴重侵害了我的勞動權益。

目前,這件事還在走法律程式的過程中。由於合同發生地是在河南,我要頻繁從山東跑去河南應訴。我知道沙總在河南財大氣粗,而且有自己的精英律師團隊,我的勝率可能有限,如果最後敗訴,我還要損失一大筆律師費和差旅費, 讓我本就不寬裕的生活雪上加霜。

但我還是會繼續下去,我覺得中國的編劇們,不能永遠都選擇忍氣吞聲。

原標題:《耗費心血半年,我寫的劇本打了水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