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禁足”日記為何讓人如此迷戀?
2020年04月02日17:17

原標題:法媒:“禁足”日記為何讓人如此迷戀?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4月2日報導 法媒稱,在因新冠疫情而無法出門的封閉時刻,寫日記再次讓人迷戀。對日常生活的描述、內省……這種做法有助於消除恐懼和孤獨。

據法國《費加羅報》3月30日報導,25歲的年輕女子朱麗葉開玩笑說:“人們以為身處一部可怕的科幻電影中。”在馬克龍首次發表有關新冠病毒講話的那個晚上,朱麗葉第一次開始寫私人日記。“我已經意識到,我們正經曆著一段非凡時刻。這是記錄的最好機會。”和她一樣,自公共衛生危機開始以來,一些人選擇藉詞句宣泄來感受一種已經變得陌生且前所未有的日常生活。

平淡瑣事變得迷人

66歲的羅斯利娜發自內心地表示:“自3月15日以來,我寫作是為了什麼都不忘記。無論好的壞的。”描述其和男朋友在巴黎的一套三居室住房中的隱居生活已經成了一種習慣。每天,她打開印有花和小鳥的紅色日記本,目的是為了找回紙張在其手指下令人愉快的感覺。羅斯利娜在日記本的空餘處畫畫,重新創造日常生活。“我記錄下我的種種足不出戶的秘訣,並編注我的孩子們和朋友們發來的感人信息。”

平淡瑣事變成迷人事物的源泉。躲在巴黎公寓房裡的朱麗葉說:“在我住的這條街上,有一棵神奇的樹,我每天下午都看到同一隻小鳥在那上面。我經常描述它,想像著它遊覽各個地方。這有點兒像我在和它一起飛。”

茹瓦絲今年60歲了,她記下了看到的所有細節。這個住在布洛涅-比揚古的居民在自家陽台寫下了身邊各種“無關緊要的事情”。她說:“我觀察寥寥無幾的行人、鄰居、小超市的顧客,並儘量幽默地描述他們有趣和感人的姿態,極端不安、受驚的表現。我的日記幫助我度過每一天的生活。”

焦慮情緒得以擺脫

對於一些人來說,這件事還將走得更遠。當寫作是一種擺脫焦慮的方法時,它就變成了治療。朱麗葉解釋說:“當我拿起筆的時候,我進入到一個焦慮得到緩解的空間。好像我的手完全跟上了我的思維節奏。”43歲的阿涅絲則提到“立足”於現實。這位居住在蒙特勒伊的兩個孩子母親表示:“寫作有助於擺脫幻想。”

正是焦慮促使27歲的瑪伊寫日記。她說:“需要把陰險地侵襲我的這種恐懼變成某種東西。控製了詞句,就是控製了它的衝動。”

自從封閉隔離以來,29歲的埃洛伊茲就不停地內省。這位年輕女子離開了她在蒙彼利埃的小屋,“急忙”前往住在瓦勒德瓦茲省的父母家。對她來說,寫作現在是一種重新自我調整。除了日常生活,她寫有關“存在的事物”。她證實說:“這就好像我睜開雙眼,戴著新眼鏡看世界。”

這種看法的轉變,弗洛朗絲也感受到了。她分析說:“無法外出的日子促使思考我們生命的意義,設想這場深刻危機的後果。”與丈夫和22歲的女兒在一起的她,在居家封閉中看到了“一扇向內心世界和想像出的事物開啟的大門”。

給親人留一個見證

事實上,寫作並非總需要得到除自己以外的他人閱讀。埃爾米娜·貝蒂納解釋說:“多個理由可證明封閉居家寫日記是正確的。我們在寫自己的內心,我們與自己內心相通,我們為自己的想法花費時間,我們在創作。”

在茹瓦絲看來:“寫日記滿足一種利己且極為重要的需求。”這涉及一個她不希望分享的“私密的小角落”。她明確表示,即便“以後在美好的日子裡,我也會和親人、朋友重讀它。我們沒準還會取笑其中的一些事情”。

弗洛朗絲希望留住有關這次事件的筆跡,她說:“這個日記對於我和親人來說是一個見證,是一種留住對事件記憶的方式。這尤其是參考了我母親的做法,因為我在她去世後發現了她的日記,她在其中詳述了二戰期間巴黎被占領事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