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線|東京奧運延期違反《奧林匹克憲章》?國際奧委會回應了
2020年04月02日11:23

原標題:連線|東京奧運延期違反《奧林匹克憲章》?國際奧委會回應了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

在經過了一個多月的爭論後,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舉辦時間終於塵埃落定——國際奧委會(IOC)與東京奧組委、日本政府共同商定,本屆奧運會將於明年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舉行。

對於國際奧委會在疫情之下做出的延期決定,各國奧委會、國際體育單項組織,以及運動員都紛紛表示支持。不過,也有一些專家學者質疑,IOC此舉是否存在違反《奧利匹克憲章》之嫌。

對此,國際奧委會新聞辦公室在給澎湃新聞記者的郵件答覆中否認了這一說法,“根據《奧利匹克憲章》第32條第3款的規定,奧運會的舉辦日期由國際奧委會執行委員會決定。

日本已經為奧運基建等花了幾百億美元。

奧運延期需要修改《憲章》?

東京奧運會無奈創造了多個“第一次”——現代奧林匹克124年曆史上首屆被延期舉辦的奧運會;與此同時,“2020東京奧運會”也將是奧運會曆史上第一次在奇數年舉辦的奧運會。

雖然最終延期的決定得到了大多數體育界人士的支持,但延期本身的合理性以及其所帶來的連鎖反應還是備受爭議。

實際上,早在延期的聲音後,就有不少文章和專家學者開始探討其在程序上的合理性。一種觀點認為,延期的決定不應只是IOC、東京奧組委和日本政府做出,它應該由全體成員共同投票和決定。

之所以需要進行更廣範圍的討論,原因是延期涉及到與《奧林匹克憲章》的不統一之處。按照《憲章》中的規定,每一屆的夏季奧運會應該在四年奧運週期的第一年舉行。

也就是說,雖然東京奧運會保留了“2020”的頭銜,但它實際上被延期到了奧運週期的第二年。如果需要做出延期的舉動,這無疑就上升到了對現行《憲章》修改的高度。

根據現代奧林匹克的規則,只有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的最高權力機構——國際奧委會全會,才有權通過、修改和解釋《奧林匹克憲章》,這需要召開全體大會進行投票表決。

因此,這就牽涉到另一種質疑的觀點:目前東京奧運會在沒有召開國際奧委會全會的情況下單方面決定延期一年,這一舉動涉嫌違反《奧林匹克憲章》。

有學者表示,國際奧委會是迫於日本政府財政等各方面壓力,無視《憲章》規則,才如此快速地做出了決定。

奧林匹克憲章中的第32條規則。

IOC:舉辦日期由執委會決定

帶著這些問題,澎湃新聞記者郵件詢問了國際奧委會的媒介關係小組(Media Relations Team)。該小組負責人在郵件回覆中表示,IOC的做法符合《奧林匹克憲章》的相關規定。

對於是否需要通過召開全體會議進行表決,IOC的回答是否定的。其在郵件中寫道,

“確定新的奧運會日期不需要國際奧委會全會的批準,這是由國際奧委會執委會來決定的。”

IOC給出的理由是《奧林匹克憲章》第32條第3款中所規定的,即“奧林匹克運動會的舉辦日期是由國際奧委會執行委員會(IOC Executive Board)來決定的。”

執委會有權決定奧運會舉辦日期,這看上給東京奧運會延期找到了合理合法的解釋。但澎湃新聞記者在翻看《奧利匹克憲章》時發現,有關奧運會的舉辦時間還有一個限製條件。

第32條規定出現在《憲章》中的第5章第一個部分,主題是圍繞奧運會的舉辦。其中,第1款就明確了“夏季奧運會在奧運週期的第一年舉辦,而東京奧運會則奧運會週期的在第二年舉辦。”

再結闔第32條第3款就不難發現,國際奧委會執行委員會雖然有權確定奧運會的舉辦日期,但前提是必須保證這一日期在規定的年份中進行——也就是說,延期也只能推遲到2024年(2020、2024為奧委會官方週期第一年)。

這也難怪日本奧運大臣橋本聖子此前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國際奧委會在與日本簽訂的合約中要求,東京奧運會需要在2020年內舉辦,理論上的延期也只能在今年12月底前進行。

當澎湃新聞記者將這些疑惑再次發給IOC時,對方並沒有直接給出回答。他們在只是在郵件中寫道:“對於你問的‘延期是否違反了《奧林匹克憲章》’,答案是:並沒有。

2020年,是體壇大變局之年。

規則和人情味,都是我們需要的

其實,對於國際奧委會和日本各方做出的延期決定,絕大多數人還是持肯定的態度。正如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所說,在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運動員的健康才是第一位的。

而這也並不是奧運會曆史上第一次出現停辦的情況。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1916年的柏林奧運會,1940年的東京/赫爾辛基奧運會,以及1944年的倫敦奧運會都因戰爭取消。

“我認為把奧運會的延遲與奧運會因戰爭取消放在一起做比較是不正確的。我們只能說這是人類面臨的前所未有的危機。”巴赫此前在接受採訪時認為。

的確,作為人類體育的盛會,擁有124年曆史的奧運會其實從未遠離過危機。

世界體壇還對1972年奧運會上的“慕尼黑慘案”還留有記憶。當時面對11名以色列運動員被恐怖分子殺害的氣氛下,時任國際奧委會主席的布倫戴奇說:“奧運會必須進行下去。”

在1996年的亞特蘭大奧運會上,奧林匹克公園同樣發生了襲擊事件。這場意外造成兩人死亡、111人受傷,還造成了奧運會24小時的延誤,但薩馬蘭奇同樣下令不推遲奧運會。

當然,也不是沒有特例。奧運曆史上唯一沒有遵守《奧林匹克憲章》規定的是1956年的墨爾本奧運會,由於當時的馬術比賽因條件限製只能在瑞典進行,因此這屆奧運會只能在不同時間和不同大洲舉辦。

也許從規則角度來說,《奧林匹克憲章》是現代奧運的準則和基石,其中的條款必須遵守,但面對奧運時間不確定給運動員帶來的巨大心理壓力,國際奧委會快速做出決定,也是安撫人心之舉,同時也能避免讚助商進一步損失。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