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論壇丨全球經濟展望:衰退已成必然
2020年04月02日19:14

原標題:環球論壇丨全球經濟展望:衰退已成必然

隨著疫情在全球蔓延,各國紛紛推出經濟刺激計劃,二十國集團領導人也宣佈攜手救市。這些政策有效嗎?全球經濟會好嗎?本期論壇特請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金融貿易研究室主任王玉柱作一解讀。

王玉柱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金融貿易研究室主任

1 疫情使全球化進程經受衝擊

問:疫情對全球化進程帶來何種衝擊?

答:疫情對全球化和國際政治經濟產生的影響將是複雜和深層次的。人類曆史上出現過多次因傳染病而改變世界政治經濟版圖的案例,如果我們現在重讀《槍炮、病毒與鋼鐵》這本書,從曆史維度看當下,會對未來全球化發展有著更加深刻的思考。

疫情的蔓延將使全球在一段較長時期內籠罩在疫情的恐慌之中,尤其是疫情在人口稠密的發展中國家發生傳播和傳染時,大範圍失控甚至可能引發國別或區域性危機。當前,疫情擴散正考驗各國醫療體系,即便歐洲國家都感到力不從心,市場因恐慌會出現短期非理性反應。一旦歐美等發達國家出現抗疫危機,包括因此引發的經濟衰退,對世界市場的影響將是深遠和持續的。

出於疫情防護需要,各國在人員流動方面採取管製性政策,這種政策將在一定時期內優先於經濟動因驅動的人員流動政策。這一限製人員流動的管製政策甚於限製商品流動的非關稅壁壘,這種政策管製一旦持續超過半年甚至更長時間,對企業生產佈局產生的影響更為深遠。企業出於生產便利,將會重新選擇海外生產佈局,更多地轉向內部化生產。對於諸多發達國家而言,疫情可能成為觸發海外投資回流的重要事件。

因健康防護等民眾需求導致的社會思潮對全球化抵製的影響更為明顯。尤其是受到發達國家媒體歪曲的影響,將疫情民族化和種族化,進一步加大國際分裂。疫情因此在中長期內可能改變人們對全球生產的價值認知,對全球生產和貿易格局產生重大影響。根據波蘭尼提出的社會與市場“雙向運動”理論,一旦社會自我保護模式開啟,更大範圍的保護主義將被激發,使得全球化進程進一步蒙上陰影。對於已有反全球化傾向的發達國家而言,疫情成了他們繼反對貿易失衡後,又一抵製全球化進程的重要政治說辭。

2 刺激政策可能引發經濟風險

問:如何看待世界主要國家推出的貨幣和財政刺激政策,對當前中國政策有何影響和借鑒?

答:世界範圍內的政策刺激是一把雙刃劍,所能預期到的最好結果是讓世界儘早走出疫情可能引發的危機,但刺激政策引發的經濟風險同樣在集聚。我們至今仍在努力消除2008年金融危機刺激政策帶來的負面影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隨著主要大國相繼推出各種“救市”政策,其他國家迫於政策壓力將紛紛倣傚,政策競爭性特徵明顯。然而,當前世界經濟仍然處於2008年金融危機的複蘇過程中,政策救市基礎不穩,一旦出現競爭性政策,將可能誘發相關經濟體治理危機。

通過中央銀行向市場直接注入流動性或向政府直接發債,成為世界主要央行貨幣政策實踐的重要策略。推動這一格局形成的因素有二:一是世界對疫情發展的不確定預期,擔心經濟問題持續發酵會引發深層次經濟和社會危機;二是主要國家政府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長期債務累積未能獲得有效去杠杆,疫情使政府財政再度捉襟見肘。

日前召開的二十國集團(G20)特別峰會就國際經濟政策協調取得一定共識,但世界各國正受到前所未有的疫情衝擊,經濟政策表現出較強的民族主義,具有顯著的國家間競爭性色彩。這種政策競爭性不僅表現在流動性投放方面,還表現為歐美日等發達經濟體普遍進入負利率時代,而負利率會進一步導致彙率下行。一旦這一趨勢持續,貶值效應將進一步影響貿易經濟領域,其他國家將不得不採取競爭性貶值政策以應對不利衝擊。

在財政政策領域,國家間政策競爭更為直接,任何短期補貼或降稅行為都會誘發債務危機爆發。經過2008年金融危機“救市”後,目前大多數國家政府債務仍未能有效去杠杆,疫情的暴發將使債務問題進一步凸顯。

對諸多發展中國家而言,財政缺口最終需要貨幣政策“埋單”。由於央行獨立政策體系不夠健全,甚至可能出現政府主導央行貨幣政策的局面,導致流動性氾濫,通脹上升誘發持續性貨幣貶值。

對我國貨幣政策而言,中央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需要更加靈活適度,意味著貨幣政策仍要以求穩為原則,需要保持足夠定力。保持人民幣幣值穩定有助於為中國後續金融市場改革創造有利環境,人民幣保值、增值有助於吸引外資流入和推動國內資本市場進行深層次改革。

當前背景下,通過境外市場開放保證國內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是重要的改革方向。央行貨幣政策需充分考慮到通脹和幣值穩定因素,一旦人民幣採取過度寬鬆政策,很可能出現貶值預期下的資本外流現象。

圖說:全球經濟衰退恐難避免。 GJ圖

3 平衡短期效應和可持續發展

問:G20宣佈向全球市場注入5萬億美元,是否能夠救市?

答:G20宣佈向全球市場注入5萬億美元,這是主要經濟體已經或即將採取的單獨刺激計劃的簡單加總。5萬億美元具有象徵意義,這個數字和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G20成員達成的刺激額度一致。可是,此次危機對世界經濟的影響更為深重,主要發達經濟體刺激規模普遍占GDP的10%,最終刺激規模將遠超於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的投入量。

美國已啟動2萬億美元刺激,是曆史上最大規模財政刺激計劃,相關資金用於直接發放居民、扶持中小企業和資助醫院等。目前還在討論2萬億美元的基建加碼,何種程度上能獲得通過尚不得而知。此外,既有刺激政策不包括貨幣政策,美聯儲重啟量化寬鬆政策,本質上是為了緩解市場流動性,擔心出現類似2008年雷曼危機之類的事件。

歐盟層面宣佈的刺激計劃占2020年歐盟總產出的1%,但擬進一步通過政府擔保和延緩徵稅提供的流動性支持將占GDP總額的10%。並且,隨著危機加深,財政刺激計劃還將繼續加碼。歐洲財政擴張一直受到《穩定與增長公約》限製,以維繫歐元幣值穩定,此次疫情危機中有望打破這一約束。目前德國聯邦政府新增債務達到3560億歐元,打破了長期以來一直堅守的零赤字規則。

日本、澳州等亞太國家刺激規模同樣不可小覷。日本明確提出刺激規模將遠超過2008年金融危機。澳州分兩階段共推出1890億澳元刺激計劃,並且隨著後續疫情發展和國際形勢變化,可能進一步加碼。

我國財政刺激政策也在全力推進。近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有為,通過財政政策進行宏觀經濟逆週期調節獲得廣泛共識。3月31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推出近3萬億元刺激計劃,未來專項債發行規模可能進一步加大,加上全年1萬億元減稅計劃,年內刺激規模就可能達1萬億美元。此外還有貨幣和金融領域的刺激,如定向降息、增加再貼現貸款、發放小微金融貸款也是刺激政策的重要組合。

當前我國刺激政策會考慮短期效應和中長期可持續發展之間的權衡,合理刺激、不留後遺症是政策設計的重要考量因素。

4 全球經濟低速增長將常態化

問:疫情是否會使全球經濟陷入衰退?

答:疫情導致全球經濟衰退已經成為必然,但疫情僅僅是一個特殊性節點事件,使得全球經濟常態化低速增長提早到來,增長陷入停滯、通脹持續萎靡將成為重要發展趨勢。

從曆史維度看,真正意義上的全球經濟增長髮生在大航海時代到來之後,基於資本主義擴張和世界市場形成基礎之上。第一波增長是資本主義和殖民主義在世界範圍的拓展,全球垂直生產分工體系的初步建立,社會生產領域發生前所未有的劇烈變革,大部分地區直接從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過渡,過渡過程一直延續到兩次世界大戰。第二波增長是二戰後,全球跨國公司大發展,技術和資本等生產要素全球化,推動更多國家和地區參與到世界體系中。

過去三十年世界經濟中高速增長,則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中國因素的拉動。首先是統計學意義上的增長驅動,中國巨大的經濟增量對於世界經濟增長表現出顯著的統計學意義。其次是產業體系層面的驅動,中國龐大的供給與需求是世界生產體系擴張和維繫的重要支撐力量。

當前中國增速換擋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將是長期的,本質上受到國內社會經濟結構變遷的影響,後者的變化具有不可逆性。放眼世界,未來能夠扮演類似中國增長的角色,尤其是能夠在較短時間內釋放巨大增長潛能的國家近乎沒有。換言之,不管從統計學意義上還是從世界產業體系維度上,維繫傳統增長的動力已顯著減弱。

從經濟發展階段論來看,可分為傳統社會、起飛前準備、起飛階段、技術成熟和大眾化高消費階段。當前發展階段,世界生產擴張缺乏足夠的市場需求支撐,比如世界工業品生產已然超越世界市場的吸納能力;生產部門與消費部門之間的配比關係已經失衡;處於高消費階段的國家與處於起飛階段國家之間的競爭力關係也已發生結構性變革。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使得世界範圍內生產擴張的後續推動力和既有分工關係的可持續性變得日漸脆弱。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