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環球丨疫情中的紐約醫院現在是啥樣?
2020年04月02日18:01

原標題:新民環球丨疫情中的紐約醫院現在是啥樣?

3月30日是國際醫師節,但紐約的醫護人員並沒有時間來慶祝這個屬於他們的節日。

滿是病人的急診室、焦急等待的病人、疲憊的急救人員、已經連續5天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的醫護、跟不上需求的物資甚至是錢……“9·11”事件後,紐約各家醫院似乎就沒有這樣忙碌過。

終於,美國總統特朗普被艾姆赫斯特醫院擺在走廊里、從冷藏拖車卸下的屍袋驚到了:“我從未見到過這樣的景象。”在美國媒體看來,這一幕對特朗普來說簡直就是一碗“醒酒湯”,讓他不得不重新慎重考慮要不要那麼著急復工。然而,這隻是艾姆赫斯特醫院的一角,紐約的一角,美國的一角……

圖說:艾姆赫斯特醫院外病人排成長隊。 GJ圖

搶救一個接一個

除顫器都沒電了

大都會紐約的日常旋律中從來都不缺救護車的警笛聲,但如今空蕩蕩的城市街頭只有無盡的救護車警笛聲在迴蕩。“這裏就是戰區。”一名急救人員說。

24歲,男性,體溫39.4℃,出現了新冠肺炎的一些症狀。當紐約布魯克林的急救人員剛剛連夜把這名病人送入最近的醫院,又一個電話打進來。這回是一名73歲的老人,與前面那個年輕人的症狀相似。時間不等人,他們得趕緊將人送去醫院。急救人員菲爾·蘇亞雷斯則被派去了曼哈頓華盛頓高地附近的兩間住所,據說那裡可能發生了家庭聚集性疫情。

然而,即便是一分鍾都不停歇,紐約急救部門還是沒法滿足所有的需求。通常,紐約急救部門每天接到4000個911急救電話。但由於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救護車調度員每天接聽的電話量超過7000個,甚至還在不斷地破紀錄。

由於求救的病人太多,救護車來不及調度,急救人員不得不做出選擇,以決定誰有資格被趕緊送去人滿為患的急診室,誰看起來還可以等一等。

“心臟驟停的情況太多,我得馬上處理,以至於除顫器的電量都耗盡了。”一名急救人員感歎道,“這病毒公平對待每一個人,不管你在哪兒,不管你有多少錢。”

救護車一輛接一輛

急診室里擠滿病人

救護車呼嘯著開進距離特朗普兒時舊居牙買加莊園只有7公里的艾姆赫斯特醫院。

1個小時里,這家醫院已經進進出出十多輛救護車了。一些病人已經失去意識,一名40歲左右的男子的手不停地從輪床上滑落。

紐約是美國疫情的重災區,美國30%的確診病例、四分之一的死亡病例都出現在這裏。而艾姆赫斯特醫院所在的皇后區,確診病例數是紐約各區最多的,醫院數量卻不是最多。正因為如此,擁有545張床位的艾姆赫斯特醫院被美國媒體稱作“危機的中心”。

急診室里擠滿了人。“裡面太擁擠了。”一個咳個不停的西班牙裔中年男人在艾姆赫斯特醫院的急診室等了一會兒,決定回家呆著。他說,候診的人大多和他一樣都懷疑自己得了新冠肺炎,有人向沒有口罩的人分發口罩,醫護人員忙得飛起來。

在艾姆赫斯特醫院工作了20年的醫生里奇·萊恩也從來沒見過這番光景。她說,急診室簡直就是擁擠的停車場。即便已經不讓病人家屬陪同,醫生還是得不斷地把病人挪進挪出,才能走到被擔架攔住去路的病人面前。醫院里的電話應答機也已經癱了,沒法再接收任何語音留言。

而醫院大喇叭一旦呼叫“Team 700”,就意味著又一名病人病危。每一名醫護輪班都會遇上好幾個“Team 700”呼叫,一些病人在急診室等待床位的過程中死去。“這是世界末日。”27歲的醫生佈雷德說。

紐約其他醫院的情況也並沒有好到哪裡。雅各比醫學中心等多家醫院因為急診室人手不足,婦產科醫生、放射科醫生都被“徵用”了。

蒙特菲奧雷醫療中心每天都有一兩例,甚至更多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因為床位不夠,有些病人不得不坐在椅子上,一名病人甚至等了整整36個小時才等到床位。

“昨晚在醫院的重症加護病房(ICU),我得負責20名上了呼吸機的病人。一些人很年輕,20來歲,沒有合併症,每個人都病得很重。但依然還有病情較重的病人不斷湧進來。”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醫生帕克里提·加巴記錄了忙碌的一天。“我們沒有足夠的ICU床位。許多病人一出現在急診室就得插管……醫護人員筋疲力盡,說實話,很害怕。”

由於現有的停屍間不夠暫存所有的死亡病例遺體,聯邦應急管理部紐約地方負責人表示,聯邦政府派出的85輛停屍集卡車已經在開往紐約的路上,或許可能將存放屍體的數量翻番。此外,紐約市還購買了45個移動太平間。

圖說:紐約急救人員每天應接不暇。 GJ圖

“逆行者”前方拚命

醫院預算資金被砍

疫情告急,為瞭解決醫護人手不足的問題,在州長科莫的呼籲下,紐約市24小時內召集了1000多名自願當“逆行者”的退休醫護人員。

但正當醫護人員在前方拚命的時候,紐約聖巴納巴斯醫院首席執行官大衛·珀爾斯坦卻收到了一個壞消息:包括聖巴納巴斯醫院在內的紐約醫院可能被砍掉約4億美元的預算。今年早些時候,州長科莫就打算對紐約州醫療補助計劃不斷增長的資金需求“下手”。

珀爾斯坦擔心,預算被砍會嚴重打擊一線員工,尤其是已經感染病毒的醫護人員的士氣。他說,“在我們離世界末日只有14天”的時候,削減經費是“沒良心的”。

布魯克林區的6名議員寫信給州長科莫,表示削減布魯克林區4家醫院預算的決定是“殘酷、不人道和不可接受的”,會在疾病大流行期間造成災難性後果。

特朗普真的“醒了”?

還是並未感同身受?

一名紐約市民坐在車里,雙手顫抖著拍下了紐約布魯克林醫院中心的一段視頻。“他們正將屍體搬進一輛18輪的拖車里……很難相信我會在這裏看到這些。”拍攝者聲音顫抖著說。艾姆赫斯特醫院的相似一幕終於被特朗普看到了。

“確診病例走勢曲線直線向上,就沒彎曲過,更別提平緩了。”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評論道,“該不該那麼快地恢復正常生活,這個問題已經令白宮分裂,而特朗普自己也意識到,這或許會是他總統任期中最重要的一個決定。”

“現實打破了特朗普的幻想,大量的死亡沒法再用口紅掩飾。”美國網友評論道。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說,“醫院的情況對正在考慮復工的特朗普起到了‘醒酒’的效果”。

但也有人認為,特朗普的言語中並沒有流露出任何同情、悲傷和痛苦。“他對這幅恐怖場景的描述,就和他描述那個被龍捲風捲到空中的孩子一樣。”有人想起了3月6日特朗普前往田納西州龍捲風受災地區慰問時,有些興奮地向媒體講述一個8歲男孩被龍捲風捲到兩三個街區以外摔下來,但還活著並稱自己當時是在“空中走路”的場景,“就好像這是個很酷的故事,而他為之著迷。”

【相關鏈接】

醫療物資緊缺

垃圾袋當防護

疲憊,加上物資緊缺,讓這些忙得來不及喘口氣的醫護人員,面臨更大的感染風險。

哥倫比亞大學歐文醫學中心的一名外科醫生在郵件里寫道:“ICU正在爆炸。”她自願報名加入一線,因為在ICU工作的醫護已經有一半被感染了。

然而另一名在ICU值班的醫生說,每次輪班結束,他都被要求交還用過的口罩和防護面罩,以備再次使用。

長島猶太醫療中心急診科的一名醫生說得更直白:“字面上看,要多多洗手,其實,五指交叉,祈禱吧。”

“這使我們暴露於危險之中,對病人來說也是如此。我不敢相信這些事正發生在美國。”雅各比醫療中心急診室護士凱莉·卡佈雷拉驚呼。

用普通的手術服替代防護服,對紐約各大醫院的醫護來說已經再正常不過。有手術服來自我安慰已經算是不錯了,還有人只能將垃圾袋“改造”一下拿來穿。

凱莉·卡佈雷拉感歎道:“在世界上最富有國家的最富有城市,用垃圾袋來避免自己感染新冠病毒,護士已經被逼到這份上了。”

媒體原本打算採訪正在紐約一家大醫院呼吸科輪轉的一名實習醫生。但聯繫到這名醫生的母親時,對方說,因為防護物資緊缺,這家醫院已經有6名醫生感染。但即便是人手告急,院方還是開除了一名接受媒體採訪、曝光醫護防護不足的員工。現在家人只希望每天在醫院里工作14個小時的孩子能平安。

缺的,除了口罩、防護服等防護物資,還有呼吸機。根據紐約州政府的估計,最壞的情況下,紐約州需要3萬台呼吸機。能否及時湊到這麼多呼吸機是個問題,現在只能用一種“聞所未聞”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兩個病人,甚至更多病人,共用一台呼吸機。

但假使有足夠的呼吸機,紐約人還面臨一個更大的問題——人手。紐約州只有7713名呼吸科醫生有操作呼吸機的資質,即便是加上一些受過培訓的資深醫生護士,還是不夠。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