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山大火尚未危及古刹光福寺,相關文物陸續轉移
2020年04月01日11:25

原標題:涼山大火尚未危及古刹光福寺,相關文物陸續轉移

3月30日突發的四川省涼山州西昌市森林大火蔓延一度威脅到了瀘山第一古刹西昌光福寺和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博物館內有大量文物資料,光福寺除了寺廟建築,還有四川省級文物保護單位西昌地震碑林的100多塊文物碑刻。

澎湃新聞獲悉,

目前光福寺和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暫時未被森林火災波及,為安全起見,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和光福寺已經相繼轉移文物資料。

消防隊員參與撲火現場

光福寺,原名“大佛寺”,位於四川省涼山州西昌市瀘山腰間,是瀘山宗教建築中曆史最悠久,規模最龐大,氣勢最恢宏,香火最興旺的佛教建築群。始建於唐天祐年間,距今約1100年。寺內有全國四大碑林之一的地震碑林。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位於瀘山風景區中部,是我國第一個民族博物館,也是世界唯一反映奴隸社會形態的專題博物館。

光福寺

據央視新聞早先報導,3月31日17時30分左右,四川省涼山州瀘山山頂火勢複燃,威脅到半山腰的光福寺。武警官兵轉移在山上的群眾,幫助轉移寺裡的貴重物資。

明代 雙吸管鳥型銀酒壺 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藏

複燃的大火逼近距離光福寺不遠的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

光福寺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導,3月31日晚上9點50分,四川省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一名工作人員對澎湃新聞表示,他們從下午開始轉運文物,現在正在幫忙清點,“現在很忙。”31日晚上10點多,西昌市應急管理局值班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下午6點多山火複燃後,消防已經做了預降溫處理,複燃點附近的光福寺、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的人員已經組織撤離了。

3月31日晚,西昌市“3.30”森林火災仍在蔓延,逼近光福寺。圖源:界面新聞

據界面新聞報導,光福寺僧人性寬法師介紹,他們在當日傍晚發現後山頂上冒起了濃煙,接著濃煙順著風向一路往下燒,很快就看見了明火。著火點距離寺院目測只有1000多米,而且正在順著風勢逐漸逼近寺院。

性寬法師介紹,幾年前這裏也曾發生過山火,但未危及到寺院。3月30日森林火災發生後,最初的著火點距離光福寺較遠,寺院並未安排撤離。不過當晚他們都沒有休息,安排人員巡邏觀察火情。

31日傍晚,附近值守的消防官兵也注意到火勢正在蔓延,要求寺院人員全部撤離。光福寺裡有十五六位僧人和一些居士,居士被安排回家,僧人則被要求撤離到邛海對岸的積善寺。積善寺與光福寺之間隔著邛海,大約有20分鍾車程,相對安全。性寬法師說,由於撤離的時候比較匆忙,只帶走了少量手抄的經文,寺院里還有大量經文和文物沒辦法帶走。

4月1日淩晨,據四川省涼山州西昌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官方微博消息,目前光福寺和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暫時未被森林火災波及,同時,火勢有所減小。為安全起見,博物館和寺院已經相繼轉移文物資料。

光福寺匾額

光福寺總建築面積約20000平方米。其建築佈局是在一巨型照壁背面分七級而依次陳布。天王殿、望海樓、三聖殿、觀音殿、大雄殿、飛梁殿、蒙段祠逐序排列,構成一條中軸線,形成主體建築群。

光福寺觀音殿

寺前台階下有一巨型照壁,照壁寬14米,高12米,正面篆書“川南勝境”四個大字,背面為明朝正德年間狀元楊升庵在火把節夜宿瀘山時,在此吟出的名句《瀘山觀火炬詠懷》:“老夫今夜宿瀘山,驚破天門夜未關。誰把太空敲粉碎,滿天星鬥落人間”。此詩對當時西昌的火把節作了最生動,最形象的描寫。

光福寺內櫻花盛開

寺內有全國四大碑林之一的地震碑林,十大“巴蜀樹王”排名第四的古漢柏,粗壯的古樹搭配細嫩的粉櫻,相互映襯間別有一番雅趣。

西昌地震碑林位於西昌市南瀘山光福寺內,共有石碑100餘通。曆史上,陝西西安碑林、山東曲阜孔廟碑林、台灣高雄南門碑林、四川西昌地震碑林被稱為中國四大碑林。

西昌地震碑林

石碑上記有西昌、冕寧、甘洛、寧南等曆史上發生幾次大地震的情況,詳細記載了明嘉靖15年(1536年)、清雍正10年(1732年)、清道光30年(1850年)西昌地區3次大地震發生的時間、前震、主震、餘震、受震範圍及人畜傷亡、建築破壞的情況。西昌地處安寧河、則木斯河斷裂帶,是我國西南部震區之一,曆史上發生過多次強烈地震,這碑林為我們研究強震是否在同一地點重複、發震週期、內在規律等提供了實物資料,不僅可與曆史文獻相對照,並可補其不足,實為我國之罕見。

西昌地震碑林

西昌地震碑林詳細記載了明代嘉靖、清代雍正、道光年間的三次大地震的發震時間、地點以及受災情況,具有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研究的雙重價值。

西昌地震碑林

《瀘山碑記》碑 局部 於四川西昌地震碑林

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位於瀘山風景區中部,背依青山,面臨邛海,是一座具有彝族古典風格的建築。據官網介紹,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於1985年8月4日建成開放。這裏是我國第一個民族博物館,也是世界唯一反映奴隸社會形態的專題博物館。

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

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

整個建築群根據古樸典雅的彝族建築風格而設計,主要建築採用紅、黃、黑三種彝族繪畫的傳統色彩,繪以日、月、山、水、羊角、鳥羽、火鐮、魚網等取材於自然的圖案。

各陳列廳內從縱向和橫切面用實物、文字敘述、圖片資料等形式向觀眾展示了彝族奴隸社會製中所涵蓋的政治、經濟、形式主義、曆算、宗教、曆史、軍事、法律、醫藥、語言文字、文學藝術、風俗習慣等內容。對研究曆史學、人類學、社會學、民族學等社會科學及自然科學都具有很高的參考和佐證價值,被譽為“專題博物館的典範”。

鑲金銀碗 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藏

五流銀酒壺 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藏

船型彩繪皮酒杯 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藏

博物館占地45畝,總建築面積5000平方米,廣場上的大型雕塑命名為“涼山之鷹”。博物館陳列廳面積約1000平方米,分三大部分:富饒美麗的涼山、曆史悠久的民族、民主改革前的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偉大的民主改革。設有8個陳列“序廳”:“社會生產力”、“等級、階級”、“家支習慣”、“宗教信仰、婚姻家庭、文學藝術”、“風俗習慣”、“奴隸和勞動群眾對奴隸製的鬥爭”等。

太陽紋皮盾 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藏

彩繪酒杯 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藏

經書 烏沙拉且政 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藏

經書 畢沙特依 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藏

自建館至今,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已累計接待國內外觀眾50餘萬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