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桌球歷史十大防守大師:希堅斯排第一
2020年03月30日12:15

  能力最全面的桌球球員往往不缺耀眼的功績,但在桌球各項基礎技藝中,每個人都有自己最突出的一項,接下來讓我們盤點一下桌球歷史上擁有爐火純青的安全球技藝的防守大師們……

  10。 阿曆克斯·希堅斯(北愛爾蘭)

  “颶風”希堅斯靠極強的天賦和頗為原始的進攻本能吃飯,但其實他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安全球大師。桌球的難點之一在於:如何在合適的時機做出合適的擊球選擇。老希堅斯若是打嗨了,絲毫不怕安全球環節。不會玩戰術策略,你沒法在1972年和1982年兩奪世界冠軍。

  他的最高能瞬間應該是1983年的英錦賽決賽,他以16比15擊敗史蒂夫·戴維斯奪冠,要知道戴維斯在同年的世錦賽準決賽曾16比5碾壓了他。這場球他一度以0比7落後,贏下隨後9局中的8局追成8比8平,後來又從14比12領先變成14比15落後,最終完成16比15的逆襲,讓全場觀眾嗨到癲狂。

  老希堅斯戰術策略是他作戰手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聊起安全球就和聊喝酒一樣興奮,而他的死忠球迷們也會聽得津津有味,不管他是犀利還是癲狂,他們都愛得深沉。

  9。 克利夫·桑本(加拿大)

  18比16擊敗阿曆克斯·希堅斯,桑本奪得1980年世錦賽冠軍。在70年代和80年代,桑本靠的就是強大的防守端表現,才能與里爾頓、戴維斯、約翰·斯賓塞和泰利·格里菲斯等強手並肩。

  儘管有人覺得他慢條斯理的風格難以欣賞,加上他慢悠悠的步伐,實在是有些拖遝,但他是那個時代的產物,他能抓住對手失誤留下的機會,讓其付出慘痛的代價。他創造了克魯斯堡歷史上首杆147,還在1983年、1985年和1986年的溫布利會議中心三奪大師賽冠軍。

  8。 尼爾·羅拔臣(澳州)

  17歲那年,羅拔臣止步於1999年世錦賽資格賽的第四輪,而在2010年,他站到克魯斯堡之巔。“放在當年,沒人能預見到未來會有那麼一天,我甚至連一席之地都沒有。”羅拔臣說。

  來自墨爾本的羅拔臣是最優秀的全能選手之一,在2012年、2013年和2015年還有大師賽冠軍入手。他幾乎沒什麼大的弱點,在安全球上也能應對自如,和用強大的進攻端表現轟趴他的對手一樣輕鬆隨意。他職業生涯若僅有一個世錦賽冠軍,恐怕是個略有遺憾的事。

  7。 馬克·威廉斯(威爾士)

  就論打單顆球的準度,威廉斯可以說是最強者。2000年和2003年兩次奪得世界冠軍後,威廉斯以其傲人技術馳騁職業賽多年,職業生涯卻在2017年前後迎來一波低穀,但之後就是大家喜聞樂見的故事了:2018年世錦賽,43歲的威廉斯在決賽以18比16擊敗約翰·希堅斯,時隔15年再奪世界冠軍。

  時隔這麼多年還能在世錦賽決賽擊敗約翰·希堅斯,這可不是單純靠準度就能實現的。威廉斯的整體實力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在必要的時候他完全能執行高質量安全球,在對手漏機會時又能依靠超高準度爭得上手機會。

  與奧蘇利雲、希堅斯同為“92黃金一代”,“75三傑”每一位都是傑出的,威廉斯可不是隨便湊數的第三人。

  6。 喬·戴維斯(英格蘭)

  人們都認為現代桌球是史上最高水準,但這並不意味著要輕描淡寫地摒棄過去。喬·戴維斯就是這項運動的巨人,他在1927年至1946年間贏得15個世錦賽冠軍,當時比賽用的球比現在更重、台呢更加粗糙難打。

  在電視轉播時代之前,喬·戴維斯就是靠戰術取勝,1955年他打出官方認可的第一杆147,職業生涯共有689杆破百。連和他同姓的史蒂夫·戴維斯在統治80年代前,也曾拜讀過他的自製手冊讀物《我的桌球之道》。

  5。 羅尼·奧蘇利雲(英格蘭)

  奧蘇利雲的職業生涯煥發過好幾次春天了,所以40多歲的他才能在2019年3月重回世界第一。他以超高天賦、超快速度和超強得分能力著稱,但他在安全球交鋒中的實力同樣不可小覷。在他成長的年代,業內不流行打安全球,可它作為膠著局面下的“殺器”,讓贏波替它做了最好的代言。

  在2004年奪得世錦賽冠軍之前,他獲得戰術大師雷·里爾頓的指點,知道耐心就是關鍵。勝利都是積少成多,“火箭”逐漸意識到他不可能每局球都能打爆對手,尤其是隨著職業賽的發展,一杆連攻帶防的進球往往更容易讓他獲得上手機會。

  2005年世錦賽8強戰,奧蘇利雲一度以8比2領先彼得·艾頓,但最終以11比13輸給這位平均出杆37秒的對手。他說:“我承認我不想被對手拖入一場防守大戰,我能打安全球,但球都在庫邊,節奏把比賽都打碎了,這在長局製的比賽里對我沒好處,所以我若被迫陷入那種境地,我就想把球都打活。”

  和希堅斯一樣,奧蘇利雲終究還是清楚把安全球打好的價值,之後的各種成功不必贅述。

  4。 雷·里爾頓(威爾士)

  里爾頓是1970年、1973年、1974年、1975年、1976年和1978年的世界冠軍得主,靠的是出色安全球技巧。作為這項運動的方法論奠定者之一,他為史蒂夫·戴維斯統治80年代提供了一個很好範本——當然後者的得分能力要更上一層樓。

  羅尼·奧蘇利雲和肖恩·梅菲曾感謝里爾頓,感謝他幫助他們提高防守技術並在防守戰術方面給予指導。1978年,世錦賽移至克魯斯堡劇院的第二年,里爾頓成為年齡最大的世錦賽冠軍得主,後擔任奧蘇利雲的教練,助其在2004年摘得個人第二座世錦賽冠軍獎盃。

  他是桌球的一位偉人,而支撐他偉岸身軀的絕對有一項是強悍的防守技藝。

  3。 馬克·沙比(英格蘭)

  “萊斯特小醜”沙比的安全球可不如他綽號這麼有趣,而是非常刁鑽毒辣。當他打出巔峰狀態時,沒人希望在安全球交鋒回合碰到他。就算比賽無聊枯燥,沙比也能鍥而不捨,他最具代表性的安全球表現是2014年世錦賽決賽,他從5比10落後以18比14翻盤。2017年,他在4比10落後的情況下又一次以18比15逆轉約翰·希堅斯,贏得個人第三座世錦賽冠軍獎盃。

  在倫敦亞曆山大宮一個星期六的晚上,2006年世界冠軍得主格雷姆·杜特與沙比進行了大師賽準決賽的爭奪,從頭到尾,肯·多德長達4小時48分鍾的綜藝節目都能播一遍了。觀眾所幸趕在太陽升起前散場了,但這一切對沙比而言值得,因為他從1比4落後完成6比5的逆轉。

  “我感覺自己在做噩夢,感覺自己就是打不進球,連對比賽的興趣都保持不下去。”杜特表示,“在這種局面的比賽里,沙比就是世界上最強的,跟他交手就是非常難,我不想參與那種會讓人們起身離開的比賽,他的風格就好像是一支足球隊把11名隊員全放後衛線上了。”

  重點不是你是否認可這種“球粹主義”,畢竟為了勝利不擇手段也沒什麼可抱歉的。

  2。 史蒂夫·戴維斯(英格蘭)

  他是上世紀80年代主宰桌球界的力量,贏得1981年、1983年、1984年、1987年、1988年、1989年世錦賽冠軍。在他的巔峰時期,他很少選錯球,哪怕無法一杆致勝,也要美美地不斷得分為自己建立大比分的優勢。

  “我的比賽風格以雷·里爾頓為範本,他會像一條蟒蛇一樣,慢慢地勒緊,最終幹掉對手,我也是這麼做的。”戴維斯說。五屆世界冠軍得主羅尼·奧蘇利雲體會過這種滋味,他在1997年大師賽決賽8比10不敵戴維斯,而戴維斯曾以8比4領先。

  “我沒和巔峰戴維斯打過,但1997年那次確實有那種感覺,”奧蘇利雲回憶道,“我記得他有6局打得精彩絕倫,一轉眼就8比4了,當時我還想呢,他以前要是這種表現,我還真想和他在80年代競爭一番。”

  2010年,52歲的戴維斯戰鬥力仍不俗,他在次輪13比11擊敗當時的衛冕冠軍約翰·希堅斯挺進8強。

  1。 約翰·希堅斯(蘇格蘭)

  他的綽號是“蘇格蘭巫師”,但或許應該改名叫“蘇格蘭長城”。他是1998年、2007年、2009年和2011年的世界冠軍得主,幼時以6屆世錦賽冠軍史蒂夫·戴維斯為偶像,所以日後當他以超強的安全球能力在職業賽場傲視群雄時,大家不必感到奇怪。

  蘇格蘭人在功績成就上不斷追趕戴維斯,至今28年的職業生涯仍充滿未知,各項紀錄超越偶像也不是沒有可能。他是一位出色的戰術大師,不僅能在膠著局面下嚴密的戰術爭得機會打開局面贏得比賽,還具備一杆清台致勝的能力。

  戴維斯樹立了防守大師的標杆,而8次打進世錦賽決賽的希堅斯則比他多了一把得分的利器,職業生涯778記單杆破百,僅次於羅尼·奧蘇利雲的1038杆位列歷史第二。要想找最強的防守戰略家,或許希堅斯就是現役球員中的不二人選。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