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上賽雙一陣創巔峰!他是如何打出衰退感的
2020年03月30日14:00

  18-19賽季的保羅·佐治有多強?也許僅僅擺出28.0分8.2籃板4.1助攻,真實命中率58.3%的面板數據並不足以說明這個問題。

  杜蘭特13-14MVP和得分王的雙豐收賽季,在場時百回合球隊淨勝7.8分;本賽季全聯盟第一公鹿的當家字母哥在場時百回合球隊淨勝12分。上賽季,那個還在俄城的保羅·佐治留下了百回合淨勝17.4分,基本是佐治在場球隊就一帆風順,下了場雷霆就變得不會打球了。

  上個賽季常規賽,佐治作為擋拆持球人的進攻每回合可以拿到1.018分,超越了聯盟90%的球員,這是聯盟第一檔的持球擋拆選手。作為無球攻擊點,佐治的進化同樣明顯。接球投籃每回合拿到1.19分,超過80%的球員,並且28.1%的出手都是這樣的接球投籃,產量和效率兼具。

  既然上賽季打得如此出眾,也難怪賽季初快艇在輸給速龍的比賽里,李維士輕描淡寫得回答了對手一直包夾尼納特的防守策略:“有種試試佐治復出後還這樣防啊。”

  於是佐治在復出之後兩場出場44分鐘就拿了70分,這70分里除去21記罰球全進,剩下的49分中有7記接球就投的三分,在那個時候似乎還沒有理由去質疑佐治的融合存在問題。

  按理說,來到快艇的佐治既然又能持球又能打無球,應該要完美契合到李維士的體系才對,但這個賽季的佐治顯得略微有些掙扎,讓不少快艇球迷都跌了眼睛。

  這個賽季佐治一共打了42場比賽,場均數據也是大幅度下滑,但是如果看佐治每36分鐘的產出,近兩個賽季的差距卻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即便如此,還是改變不了一個事實,從感官上帶來的直接感受佐治的表現就是遭遇了下滑,這是為什麼呢?

  當一名球員的產出突然進不到此前都未有過的水平線,這種情況除了球員自身的爆發,也需要關注球隊的特點。

  上賽季的雷霆從防守來說是一支通過夾擊持球人、外擴輪轉來維持防守水準的球隊,這樣的防守策略激進且富有侵略性,自然會創造更多的偷球和快攻,而像佐治這樣同尺寸球員中移動能力排在第一檔的球員,非常適合這種需要機動性的防守策略。

  進攻方面,雷霆在送走安東尼後沒有補進其他後備得分強點,在韋斯卜克上賽季投籃表現糟糕的背景下,佐治作為整個陣容中最重要的得分點重要性不言而喻,幾乎可以說上賽季的韋斯卜克雖然是雷霆的大腦,但最凶狠的武器無疑是佐治的瘋狂輸出。

  上賽季佐治手感實在過於出色,上賽季三分線外產量生涯新高,並且二月份單月場均5記三分,場均31.7分的MVP級別表現直接拉高的整個賽季的平均數據,已經強的有一些不太真實。

  雖然這支球隊本身很適合佐治發揮出自己的特點,但遠遠超出預期的表現本身也不具備可持續性。即使本賽季雷霆沒有出現雙核離隊的大變動,佐治也很難再打出上賽季的表現。

  來到快艇之後,李維士的體系和雷霆的打法截然不同。

  首先,防守端快艇一向謹慎為先,優先守護禁區和三分線,像雷霆瘋狂上線夾擊的打法用的不多,佐治的防守侵略性並沒有完全得到展露。

  但是在進攻端,佐治的開火權並沒有受到壓縮,29.2%的回合占有率依然是聯盟前列的水準,但是佐治明顯增加了自己的持球比例,

  佐治的持球擋拆比例從上賽季的24.5%上升到了這個賽季31.4%,但是每回合得分是出現了下滑,這也是李維士體系最強調的一點:擋拆。

  李維士的球隊向來重視擋拆,快艇已經連續三個賽季擋拆進攻比例排在聯盟前三,佐治作為一名擅長無球的隊員吃下了大量擋拆並不要緊,這在佐治的能力範圍內,但從整隻球隊來看,由於尼納特、路易斯都可以承擔同樣的戲份,所以三人所做的事情存在大量的重複。

  所以佐治的下滑並沒有看上去誇張在雷霆的不可替代和屢次“把韋斯卜克拉出會場”的比賽衝擊了我們的感官,而現在佐治的穩定輸出就顯得有些不那麼吸引了。

  快艇不會像公鹿那樣強推反擊,也不會像詹眉那樣長傳快攻,李維士的球隊喜歡陣地戰,喜歡慢下來打,而到了季後賽提高速率也會變得更加困難,從這一點來看,擁有三大持球手的快艇在擋拆、單打更多的季後賽模式顯然是要比當下更強的。

  但不湊巧,上賽季佐治整個賽季269次單打吃下大量球權,最終單打效率超過了63%的球員,但是本賽季單打所有單打超過80次的球員當中,佐治的效率排在了49名球員中的倒數第3,無疑這是個糟糕的信號。

  不過,佐治在夏天因為肩上一直未能系統備戰,在調整之後單打重新回到正常水準是可以期待的,所以快艇更大的問題應該是佐治的進攻分佈。

  始終,在一個成熟的體系當中突然加入兩位巨星融合起來並沒有看起來簡單,哪怕尼納特和佐治的特點何其匹配,但球隊實力並不是一堆數據堆積起來的,培養化學反應需要時間。

  目前李維士使用佐治的非常謹慎,場均出場控制在30分鐘以下,並且沒有對佐治有過多的限制,想要打無球或者持球攻都讓球員自己選擇,但在佐治持球攻效率下滑的時候,增加無球戲份是最直接的解決方法。

  讓佐治更多的成為無球點,增加策應和接球投的比例,讓佐治“柏賓化”尼納特可以打得更加舒服,球隊整體的運轉馬上就會暢順許多,但李維士顯然想走另一條路。

  既然尼納特和佐治可以一個人解決問題,為什麼不給更多的耐心讓佐治找回狀態,讓兩位核心都有充足的選擇去成為球隊的雙保險呢?

  這是一個風險更高的選擇,但也是收穫可能更大的選擇。畢竟如果在季後賽比賽被拆分成一段一段的單挑賽,快艇能拿出的底牌比任何球隊都要亮眼。

  (周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