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潘德列茨基:與上交關係親厚,原計劃4月來上海演出
2020年03月30日08:48

原標題:紀念|潘德列茨基:與上交關係親厚,原計劃4月來上海演出

當地時間3月29日,波蘭著名作曲家、指揮家剋日什托夫·潘德列茨基(Krzysztof Penderecki)在克拉科夫病逝,終年86歲。

波蘭文化部在一條推文中說:“在經曆了長期的、嚴重的疾病後,波蘭最偉大的音樂家之一、世界古典音樂領域的權威剋日什托夫·潘德列茨基去世了。”

穆特悼念:他永遠是我生命中的珍寶

德國小提琴家安妮-索菲·穆特曾經首演潘德列茨基的《第二小提琴協奏曲“變形”》,正在居家隔離養病的她發文悼念稱,潘德列茨基的離去在她心中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對全世界所有的音樂家和音樂愛好者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他的《變形》成為我1995年丈夫絕症離世期間的生命線。在過去的25年里,我有幸首演了他的許多作品。從那以後,他為我寫的每一篇樂譜都讓我深受挑戰和感動。他那驚天動地的音樂語言,他對形式的把握,充滿了他深沉的靈魂,在他的每一個音符中閃耀,使他的作品成為一份獻給世界的禮物。認識這位熱情栽培年輕人的導師,將永遠是我生命中的珍寶。”

她還稱,他的《波蘭安魂曲》《耶路撒冷七道門》《廣島受難者的輓歌》等都是對人類的不朽紀念,“讓我們紀念他的才華,讓他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永遠活在音樂廳里。”

1990年代末以後,潘德列茨基經常到中國訪問演出,上海交響樂團與之關係親厚。談及這位音樂家,上交中提琴演奏員劉珈妤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善良、溫和,“他有著老派作曲家的德高望重,他是真的有才華。”

波蘭著名作曲家、指揮家剋日什托夫·潘德列茨基。

他是波蘭最偉大的作曲家

潘德列茨基1933年11月23日出生於波蘭登比查,其父是一名律師,也是一名熱心的小提琴愛好者。

潘德列茨基從小耳濡目染,18歲考入克拉科夫學院,修讀哲學、藝術史和文學史。21歲,他前往克拉科夫音樂學院學習作曲,畢業後留校任教。1973年至1978年,他又在美國耶魯大學任教。

他是20世紀先鋒派音樂的代表人物之一,被譽為​​​​“20世紀最後的作曲大師”“音樂界的畢加索”,曾被英國《衛報》稱為“波蘭最偉大的在世音樂家”。

潘德列茨基的很多作品,如《廣島受難者的輓歌》《聖路加受難曲》《第二交響曲“聖誕”》《第七交響曲“耶路撒冷七道門”》,都已成為20世紀的經典。

為穆特而作《第二小提琴協奏曲“變形”》。

他曾為德國著名小提琴家安娜-索菲·穆特量身定作《第二小提琴協奏曲“變形”》,他還曾從中國傳統文化中汲取靈感,並採用德文版中國古典詩詞作為歌詞文本創作了《第六交響曲“中國詩歌”》。

潘德列茨基作為先鋒派作曲家,做過很多驚人的嚐試。

他經常要求樂手用非常規奏法在常規樂器上奏出新式音樂,但也從未因此而放棄音樂的旋律性和情感性這些“傳統要素”。在論及1966年的作品《聖路加受難曲》時,潘德列茨基說道,“如何形容這部作品並不重要,說它是傳統的,是先鋒的,都不重要。對我來說,它就是我的真情流露,這就足夠了。”

從1970年代末的《第二交響曲“聖誕”》開始,潘德列茨基有了回歸古典主義的趨勢,甚至有人認為他是“先鋒音樂的叛徒”“新浪漫主義者”。

“對我來說,音樂的目的是和人交流。”他開始往回走並說,“我對自己前半生的作品開始有點懷疑。”

潘德列茨基作品中的宗教意識十分濃重,情感亦相當強烈。不少電影曾借用其某些作品作為配樂,例如2007年的波蘭電影《卡廷慘案》,威廉·弗里德金的《驅魔人》、斯坦利·庫布里克的《閃靈》、大衛·林奇的《狂野的心》等。

潘德列茨基的音樂曾四次獲得格萊美獎,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獲得了格萊美“最佳合唱表演獎”。

與上海交響樂團友誼深厚

1990年代末以後,潘德列茨基經常來中國訪問演出,他的作品也成了中國多個交響樂團的座上客。

指揮家餘隆赴任上海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後,上交多次在音樂季里安排潘德列茨基的作品,包括他的《第六交響曲“中國詩歌”》《三首中國歌曲》《第一號大協奏曲》《小協奏曲》《絃樂小交響曲》等,潘德列茨基本人也多次來上海指揮上交演出,通常有一首他的作品,一首其他作曲家的作品。

2015年4月,潘德列茨基在上海指揮上交演出。

潘德列茨基指揮上交的音樂會,上交中提琴演奏員劉珈妤幾乎都參加了,第一次是2009年,最近一次是2014年。

“他的作品雖然先鋒,但是不難聽,結構很規整、很嚴謹,是美的,不是刺耳的、分裂性的,你能聽出裡面的情緒。”

劉珈妤向澎湃新聞記者舉例,像《三首中國歌曲》《第六交響曲“中國詩歌”》都非常好聽,“不管是哪個聲部,不管是銅管還是絃樂,同事們都很認可他,都不反感他的作品。他有著老派作曲家的德高望重,他是真的有才華。”

劉珈妤另一個印象深刻的地方,是潘德列茨基善良、溫和,“他的作品屬於現代派,不像古典作品那樣可以信手拈來,排練過程中我們會練習,他不會下台聊天休息,他會留在台上和我們溝通,仔細聽我們演奏。有幾次他就坐在我邊上,他會和我交流,你覺得這個地方怎麼樣,我說可能有點睏難,給他看指法,他會說這樣很好啊,給我們很大的鼓勵。”

2014年4月,劉珈妤和潘德列茨基在上交合影。

多年的密切交往,讓潘德列茨基和上交結下深厚友誼。作為指揮家餘隆的老友,2010年3月,他曾邀請上交獻演波蘭第十四屆貝多芬音樂節。

2017年8月,上交在琉森音樂節演出期間,潘德列茨基還專程從波蘭飛來瑞士,聆聽上交的音樂會。

以演繹肖斯塔科維奇作品見長的他,在聽了上交演奏的肖斯塔科維奇《第五交響曲》後,興奮地跑到後台對餘隆說,“這是我聽過的最好的‘肖五’。”當年第一個在琉森音樂節指揮“肖五”的,正是潘德列茨基。 ​​​​

2017年8月,潘德列茨基來琉森音樂節聽上交音樂會。

2020年4月 24日,上交原有一場音樂會,由潘德列茨基指揮他本人的《廣島受難者的輓歌》,以及肖斯塔科維奇《第十三交響曲》,這樣不同尋常的曲目安排頗令人驚訝。

《廣島受難者的輓歌》被稱為“先鋒音樂的原子彈”,這首石破天驚的樂曲因為其“挑戰生理極限的噪音”,讓潘德列茨基在20世紀音樂史上留下了名字。《第十三交響曲》在肖斯塔科維奇的十五部交響曲裡屬於比較冷門的一首,在音樂會上聽到的機會極少,由潘德列茨基來指揮更是難得。

不少樂迷很期待這場音樂會,推薦理由是,“多年以後,當你面對自己的兒孫輩吹噓的時候,你可以說,2020年4月24日潘德列茨基本人在上海指揮了《廣挽》和《肖十三》,而那一天我就在現場。”

然而受疫情影響,上交在3月27日發佈公告,宣佈取消4月所有演出。3月29日,潘德列茨基因病去世,這場特殊的音樂會永遠聽不到了。

2020年4月,潘德列茨基因原計劃來上海指揮上交演出。

3月29日晚,在微信公眾號上,上交在“週末線上音樂會”特別推出了潘德列茨基的《三首中國歌曲》,以此緬懷這位偉大音樂家。這場音樂會錄製於2017年5月6日,由張潔敏指揮上交演出,托馬斯•鮑爾擔任男中音。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