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聞寒假徵稿選登| 我們的 2020年才剛開始
2020年03月30日17:23

原標題:澎湃新聞寒假徵稿選登| 我們的 2020年才剛開始

主題為“年的樣子”的澎湃第五屆寒暑假徵稿活動正式啟動至今,我們收到了不少小畫家、小作家們的作品。孩子們用文字、圖像、視頻,展示了他們眼中的“年”,接下來作品會陸續刊登。

作品:《2020的曆史從那一刻開始》

作者:黃嘉璿 上海市西南位育中學 初中二年級

春晚結束後,已經是深夜了,我通過房間里的小窗,望著那漆黑的夜。幽藍的天幕上,不見星,也不見月,幾處烏雲低低地沉著,帶著令人窒息的殺氣。冬末的風裹著寒氣,透過窗縫鑽進房間每個角落。我站在床邊,那些急促的腳步聲、痛苦的呻吟聲、哀傷的哭泣聲迴蕩在我周圍,在寂靜的夜裡,帶著幾分鬼魅。床頭的那盞昏黃的燈彷彿跳動著,拖下長長的抖動的影子,似乎加重了黑暗。然而,在遙遠的空間里,懸掛的藥水、開了又關,關了又開的大門、不眠不休的白衣天使,一切的一切都那麼清晰。

是的,這就是我的命運。日出之前,我必須做好選擇。是繼續,用一腔熱血去“控訴”那些以吃野生動物為喜好的人類,用所有的力量去“警告”人類不要再擾亂動物的家園?還是停止,因為,面對強大的人類,這很可能是一場必輸之戰。

我無法遏抑心中騰生的怨怒,那一個個場景曆曆在目。當野生小動物雙股戰戰時;當野生小動物被列入菜單時;當鬧市中人們讚美這是一道美食時;我覺得胸中有什麼東西壓著。也許是生來的憐憫心讓我知道,世間事善惡是必有報的。於是,我,站了出來。雖然我與野生小動物並無交好,為了不相識的野生動物而去觸怒人類,這是連我自己都不能理解的。但是,後來的事情證明我當時的衝動是致命的……

於是,我突然就想到了停止;想到了SARS是如何被人類征服;想到了那些被稱為白衣天使的人夜以繼日地抵抗我、嚐試剿滅我。

我想起了SARS臨終前那雙憂怨、後悔的眼睛,讓我一下子靜了。我清楚地記得,SARS指人類,哽嚥著,提醒我不要去招惹人類,特別是那群自稱為炎黃子孫的,他們太聰明、太團結、太強大,最後SARS看了我一眼,便永遠地離去了。我想,現在,我真正地理解了那一眼的沉重。

是的,我一直都記著——中國人的新年正來臨,屬於他們的2020才開始,現在還沒有關於2020的史書,屬於21世紀20年代的史書。也許,我很快會成為他們新春佳節里的第一個曆史、一個被他們永遠嘲笑的曆史!

我在床邊坐了下來,閉上眼,沉默了好久好久,我的胸口在劇烈地起伏,我的手指在不停地顫抖……

我把中國人的春節揉碎成末日的等待,他們的世界少了很多節日裡該有的喧囂、熱鬧,但我心裡很清楚,所有人都在背後默默地手握希望的利刃,等待時機,齊手揮向我的胸膛。

越來越多的白衣天使前赴後繼:無數醫護人員,無休無止地照顧、醫治病人,奮不顧身、毫無顧慮地衝向第一線;耄耋之年的醫者鍾南山再次領銜抗新冠科研組,誓死與我決一死戰;越來越多的人戴上口罩、足不出戶,絕不添麻煩……那些醫者的擔當與勇氣、誓死拚搏的決心和無數微小但團結在一起的力量讓我不禁有些恐慌,兩滴清淚滑落臉頰,我無聲地哭了……

疫情破壞了中國原本喜氣洋洋、熱鬧非凡的春節,還害得許多人失去家人、朋友,害得一些人不能踏出房門半步,害得一個個仁慈的醫者連家都不能回、覺也不敢睡……

我想我還是停止吧……

於是一陣東風嗚嚥著,吹起了2020的曆史……

2020的曆史便從那一刻開始了……

世界上也許沒有什麼白衣天使,有的只是一群人穿上白大褂,和死神搶人,燃燒自己,奉獻他人,我們在過年,而他們,在為我們過關!

這個年,沒有以往的嬉笑一片,沒有以往的走訪親鄰,也沒有以往的火樹銀花,有的是無限的愛!

澎湃第五屆寒暑假徵稿活動信息:

投稿方式:投稿請點擊鏈接https://adproject.thepaper.cn/adproject/2020/01/qinzi20/index.html,或者掃碼上傳。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