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員之後,紐約最著名的獨立書店何去何從 ?
2020年03月29日06:58

原標題:裁員之後,紐約最著名的獨立書店何去何從 ?

原創 許知遠 單讀

新冠疫情讓處在寒冬中的書店產業雪上加霜。一些獨立書店在疫情中遺憾倒下,留下來的書店也艱難求生。3 月 23 日,紐約文化地標 Strand 書店宣佈裁員 188 名員工,僅留下 24 名員工。今天,我們回顧許知遠與 Strand 書店的第三代店主南希·巴斯(Nancy Bass)的一段訪談。這次對話發生在 2016 年,彼時,Strand 書店已經或正在經曆包括 DVD、連鎖書店、電子書的時代,店主南希自信地講述著書店如何從一次次衝擊中活下來。而今,隨著新冠疫情到來,這家紐約最有名的獨立書店何去何從?

讓好書到達每個人的手裡

許知遠 x 南希·巴斯

許知遠:你是在 Strand 書店長大的嗎?

南希:是的,我在這裏長大,我的父母一有機會就會讓我在這裏做事情。我在收銀台工作過,也當過停車場、地下室的管理員,還做過電話客服,5 歲的時候我就在這裏削鉛筆。這些經曆很有趣。

許知遠:你可以描述一下在你小時候,Strand 書店裡的氛圍嗎?

南希:Strand 書店在紐約格林威治村的中心,離聯合廣場很近。我成長在 70 年代,那是一個充滿搖滾朋克運動的時代,我經常被周圍人五顏六色的頭髮、身上的鉚釘裝飾、隨意剪裁的 T 恤所吸引。那時的氛圍非常激進,充滿自由思辨,對於書店來說那是完美的潮流,可以吸引到許多有獨立精神的人。我們的書店距離一個叫書廊(Book Row)的地方只有半個街區,那裡大概從 19 世紀 50 年代逐漸成型,持續到到 20 世紀 70 年代,在它的黃金時期里最多有 48 家書店,這些書店沿著第四大道,從聯合廣場一直延伸到亞斯特坊廣場,所以那裡成為了非常重要的出版商聚集區。這一整個區域,在出版商領域,有著非常悠久的傳統,很多作家住在這裏,至今如此。

許知遠:在這 25 年間,你認為書店行業最大的變化是什麼?

南希:首先是連鎖書店的出現,大型董事會的出現。像巴諾(Barns & Noble)書店等等。甚至好事多(Costco)商店裡,還有山姆會員店(Sam’s Club)這樣的購物俱樂部里,也都在賣書。而且,網絡書店也出現了,大家可以把書放在網上,這對我們倒是有利的,讓來自世界各地的讀者能夠找到我們。在網絡之後,電子書則成為最新的事物。

許知遠:在你們書店裡,來自國外的顧客占多大比重呢?

南希:如果你去店裡走一圈,會發現大概有 25% 的人是來自國外,這真的很多。此外,在我們書店的網站上,可以購買到我們所有的書。除了賣書,我們也賣用來裝書的手提包。有很多作家來這裏做活動,同時幫我們設計布袋。我們也有自己的設計公司,設計出各種各樣圖案的手提包,諸如一間爬滿貓的圖書館,一個幻想中的Victoria時期的紐約人讀書的場面。我們還有很多有趣的創意產品,冰箱貼、襪子,馬克杯、明信片、郵票等等。

許知遠:我想你一定在這家書店裡遇到過很多有趣的人,有沒有一些特別有趣的故事分享給我們?

南希:我有一次特意為邁克爾·傑克遜開了店。那是一個中午,我接到電話,對方告訴我某位 VIP 要來,希望我們能把閉店時間延遲到六點半。但他們還是遲到了,不得不重新聯繫我,讓我來開門。他那次還把他的孩子帶來了,他一邊哼著歌一邊挑選書,孩子在周圍玩耍,一切都充滿了歡樂。他的讀書品味很好,對藝術十分瞭解,也找了一些關於民謠音樂的書,還有一系列童書。當然,書店門外也聚集了一群圍觀的人。

艾倫·金斯堡曾經也經常光顧我們書店。此外,還有很多電影明星是我們的常客。

許知遠:一個簡單的問題,你們書店的哲學理念是什麼?

南希:讓好書到達每個人的手裡。我認為我們這裏是一個發現之地,人們在此讀書、思考,傳播思想。

許知遠:20 世紀 70 年代至今,顧客最大的變化是什麼?

南希:人們的購物方式大不一樣了。以前人們通常是獨自來,他們的目的非常嚴肅,當然現在也有一部分這樣的顧客,他們專門來找很具體或很學術的書,發現藏在書架里的寶藏。現在更多是成群而來的顧客,一家人,一群朋友。在我小時候,書店裡沒有那麼多暢銷書,現在有很多了。如今人們更願意追最新最好的東西,購買最多的是虛構類作品。有一點不變的是,人們會一直購買那些經典作品,比如哈珀·李的《殺死一隻知更鳥》。在 Strand 書店裡的 80 年代書籍區,那裡都是顧客喜歡購買的書。過去沒有的是,現在有很多同一個作家創作的虛構系列作品。

許知遠:當你的祖父創立這家書店的時候,閱讀可以說是大家最主要的娛樂活動,但現在有很多東西分散人們的精力,你會擔心在不久的將來,書籍變得不再重要了嗎?

南希:這是一個討論了很久的話題。DVD 出現的時候,人們說 DVD 會“殺死”書籍,好像任何事物出現,似乎都會“殺死”書籍。其實,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走進書店,我們的工作也越來越有激情。我認為,把一本書拿在手上的那種觸覺體驗,是任何事情都無法取代的。我看到有研究說,電子化閱讀的效果不如紙質閱讀好,我也從來不給我的孩子買電子書。確實,電子書產業一直髮展平穩,就像數據顯示的那樣好,所以我(實體書店)反而更要存在。人們總是希望超越自己,學到更多,這是天性使然。因此人們更願意來 Strand 而不是 Barns & Noble,因為只有在 Strand 才能遇到許多不同尋常的書,Barns & Noble 只賣新書,也不太有折扣,我們有珍品書、簽名書、初版書、二手書、小推車上的折扣書,品類比連鎖書店豐富得多。我們店內的氛圍也很活躍,不沉悶。還有一點,作為一家營業 80 年之久的書店,我們已經是紐約市歷史的一部分。在這裏,很多人包括我們自己的員工,都遇到了人生的另一半,結婚生子。這裏不僅是書店,也舉行過很多像婚禮、訂婚儀式。應該說,很多人不僅喜歡這裏的書,也喜歡這裏的人。

許知遠:在你的想像中,這家書店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子?

南希:我想我們不會有太大變化,我們在百老彙和十二街的街角,在一片偉大區域的中心,人們曾預言膠片唱片產業會消失,現在它們又回來了,我想書店也如是,未來和現在不會有太大變化。

Strand,18 英里書廊的求生之路

“Strand 書店的書擺在一起究竟有多長?”許多年前,一名記者向當時的書店主人 Fred Bass (Nancy Bass 的父親)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Fred 自己也對這個問題很感興趣,隨即讓書店員工進行測量,最終得出了 18 英里(約 28.9 公里)這個答案。

——這便是書店的宣傳口號“18 Miles of Books”(18 英里書廊)的來源。

Strand 書店誕生於 1927 年,位於紐約的黃金地段——第五大道和東 60 街的轉角。經過逾九十年的經營,讓 Strand 成為紐約重要的文化地標。

2020 年 3 月 23 日,Strand 書店通過官方推特宣佈,書店受新冠疫情影響,將進行 Strand 書店“歷史上第一次裁員”。目前書店已經解僱 188 名員工,僅剩下 24 名員工。在聲明中,他們強調裁員是暫時的,等到重新開業後,會將每個人重新僱用。

聲明同時提到:“從大蕭條到 9·11, Strand 曾倖免於難,度過書業中許多艱難時刻,許多人預測疫情將使我們破產。經過一個世紀的磨礪,我們現在不會放棄。”

圖片來自網絡

原標題:《裁員之後,紐約最著名的獨立書店何去何從 | 許知遠專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