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的部長們》:韓國政治片的生猛,需要你自己補完
2020年03月29日13:30

原標題:《南山的部長們》:韓國政治片的生猛,需要你自己補完

對《南山的部長們》感興趣的觀眾,多半是題材先入。它以金載圭刺殺樸正熙總統事件(1979.10.26)為創作藍本,素有“壞風水”之名的青瓦台和中情部、軍部、秘書處、警衛處四大機要機構均有份露面。一場即興的刺殺,一個失敗的政變,權力核心的袒露總是令人興奮。

影片中出現的主要角色,無論用的真名還是化名,都確有其人。情節以曆史為據,但有一點必須清楚:它是虛構作品,以公開曆史無法涉足的灰色空間為道場做文章。

韓國的政治片久負生猛之名。對同染儒家文化的中國觀眾而言,韓國政治片的觀影體驗除了生猛,還有別樣的微妙滋味:彷彿目睹有血緣關係的人暴戾、掙紮、流血,同室操戈,內心深處難免鳴響兔死狐悲之感。

政治片觀眾的觀影訴求,與商業片和文藝片觀眾的訴求不一樣。對前者來說,屏幕不是夢幻之地,也不是觀看人性,感受藝術的避世之地,而是人與人之間激烈鬥爭的虛擬演習,權謀和膽略、好運氣和壞運氣的博弈。人為什麼總是看不厭同類在權力熏陶下的嘴臉?可能是因為,這種對大多數觀眾來說無緣進入的金字塔尖頂,雖然令人恐懼和厭惡,也暗藏吸引力。

它讓人產生錯覺,通過觀影,似乎自己也能參與曆史進程。當曆史的火車頭來到分岔路口,會開往哪個方向?在黑暗中目睹這些決定性的時刻,很容易油然而生與主角共同駕駛列車的快感。

《南山的部長們》恰好能給予觀眾這種置身特殊時刻,錨定乾坤的快感。它選取的曆史時刻驚險又迷人,因政變和刺殺行動固有的緊張感而更甚。

《南山的部長們》在豆瓣上有8.1的高分(6.1萬人打分),這個分數高於作品的質量本身。但觀眾顯然沒有僅以虛構類型片的標準來打分,事實上這也是不可能的,因為這些展現曆史時刻的電影對觀眾有更高的要求—需要瞭解基本的背景,並願意在觀影結束後查閱資料。窺知曆史的快感,被自然加入影片的評分。

現實總比電影精彩。比如你可以查一下,《南山的部長們》中,被刺總統樸正熙的後人,是怎樣延續其未竟事業的。添上這些,普普通通的電影便被灑上曆史的金粉,熠熠生輝。

樸總統的扮演者、腫眼泡的李星民是撬動這部戲,使這場匪夷所思的即興政變成立的關鍵。他把天生的陰鬱神情帶到這個角色身上,賦予畫像中深諳帝王術的大權在握者真實的呼吸。

《南山的部長們》講了一個很簡單的故事,它的戲劇情節並沒有多大的張力。如果沒有那場金規泙(李秉憲飾)刺殺樸總統的戲,《南山的部長們》將遜色許多。這場戲的前半段,中情部長金規泙、警衛室長郭相川(李熙俊飾)、樸總統和其餘幾人宴飲。如果覺得金規泙敬酒時顫抖的手和特寫鏡頭有誇張之嫌,那麼接下來發生的事會讓人相信,這正是當時的空氣。

房間中,男人們都在努力克製,但金規泙僵硬聳起的肩膀和樸總統不自覺的抖動是動物在危急時的身體反應。觀眾屏息,樂於看見政治人物落入陷阱時的困獸之態。但很快,金規泙掏出了手槍。他不是殺手,動作笨拙,看不出絲毫軍人的素質。同樣,警衛室長也像酒囊飯袋般倒地,佞臣小人的面目始終如一。長鏡頭平穩注視整個過程,無情而冷血。

這種感覺就像翻閱光滑的曆史書,書中文字發出無聲的呐喊。金規泙的憤怒和恐懼與家國大義混合在一起,無法分辨。他的手槍卡殼(或沒有子彈了),刺殺結束離開日式房間時一腳踩在黏稠的鮮血上,在草蓆上滑倒,像無法從噩夢中醒來的人,脆弱,無奈。被權力吞噬的樸總統,癱坐椅上,生命隨胸口的血汩汩流逝時,一句含混不清的“我沒事”成為他的墓誌銘。鮮血彷彿洗去權力的陰影,露出這個人,一個毀譽參半的領袖的本來面目。

可惜最後,誰都沒有如願。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青瓦台的鬧劇和悲劇沒有被鮮血洗淨,只能被鮮血祭奠。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