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灰”抗疫新曲《第十四天》上線了
2020年03月27日08:09

原標題:“奶奶灰”抗疫新曲《第十四天》上線了

  江蘇高院“奶奶灰”樂隊成員趙俊(左)和朱嶸。

“其實英雄未必有鎧甲和翅膀,逆流而上也是一種力量,就像四季總會有烈日和冰霜,冬天過去櫻花開滿山崗……”3月26日,因MV《寧海路75號》一曲成名的江蘇高院“奶奶灰”樂隊推出抗疫公益歌曲《第十四天》,感動無數網友。記者瞭解到,受疫情影響,這首新歌是在南藝一位老師家中錄製的,歌曲受到廣泛好評,不少網友高呼讓奶奶灰樂隊“上春晚!”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萬承源

感覺不一樣,曲風像一首民謠

淡淡的曲調,樸實的歌詞,淺淺的吟唱,富有磁性的聲線……讓這首抗擊疫情的公益MV感覺有些“不一樣”,曲風更像是一首民謠。

網友小王聽過這首歌后的感覺就像“似坐在街角,懷抱吉他,娓娓訴說……”在MV的畫面中,一張張各行各業奮戰、值守抗疫一線的圖片和歌詞如捲軸一般緩緩移動,讓人融入進去,被歌聲中的溫暖所感動。

MV《第十四天》的作者及演唱者是江蘇高院“奶奶灰”樂隊,曲作者朱嶸是江蘇高院執行局綜合協調處處長,詞作者趙俊是江蘇高院的一位法官。

“他戴著紅色的袖章,在小區的門口站崗,她穿著白色的衣裳,奔忙在自己的戰場。命運的無常,平凡的人無法阻擋,但是總有傻瓜,守在你身旁……”

說起創作這一作品的初衷,趙俊告訴揚子晚報記者,這首歌的詞曲其實在今年元宵節前就已基本完成,當時正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勢最嚴峻的時期。那段時間,他看到很多人,包括身邊的同事都在努力用各自的方式,貢獻著自己的力量——有人組織捐款、捐獻物資;有人用文字和畫面忠實記錄;有人當起了誌願者為抗疫醫護人員提供各種便利;也有很多專業或非專業的音樂人,寫出了很多優秀的歌曲。做為一名音樂愛好者,他和朱嶸覺得自己也應該做些什麼。

為什麼歌名叫《第十四天》?趙俊說,一是因為開始寫歌詞的時候是武漢封城的第十四天;二是因為隔離期是十四天,對於相關人員來說,安然度過第十四天,意味著解脫和希望。

多次修改,從普通人視角寫

趙俊告訴記者,這是一個與以往不一樣的春節。那段時間大家都自覺“宅”在家中,儘量不出門。他的家正好臨街,從書房窗戶向下看去,大街上空蕩蕩的。離他家不遠有一個廣場,平時總是很熱鬧,但那段時間一直沒有人,而街邊的奶茶店、小吃店也都關門暫停了營業。

於是,就有了歌曲一開頭的“窗外冬日的暖陽,只能隔著玻璃眺望,頭頂是十五的月亮,可是河邊不再有燈光。安靜的廣場,那遙不可及的遠方,我有點想念,奶茶店的那個女生”這段歌詞。

《第十四天》是奶奶灰樂隊推出的第四部MV作品。記者注意到,與之前描寫法院文化的“機關民謠”《寧海路75號》,講述書記員這些年輕女孩辛苦工作的《整卷少女》,以及揭開執行條線女幹警真實狀態的《給你》不同,《第十四天》並不限於法院人在抗擊疫情中的舉動,而是將目光看向了更廣泛的人群。

對此,趙俊表示,這次抗擊疫情全社會、各行各業都在出力,因此歌詞不局限於法院為此所做的工作。朱嶸告訴記者,在詞曲改了好幾版後,大家商量決定還是從一個經曆疫情的普通人視角來寫,最終形成了現在的這一版。

果然,這樣的創作理念讓作品引起了共鳴,網友阿晨聽後說“太棒了,感動。讓我濕了眼眶,唱出了大大小小的崗位的堅守。”還有一位剛剛摘下紅袖章執勤歸來的網友,也表達了自己的感動。

遲來的歌,網友紛紛留言點讚

朱嶸告訴記者,《第十四天》是一首遲來的歌。在二月中旬完成詞曲創作後,因為疫情防控需要,這首歌的錄製一直拖到了三月。

他表示,這首MV的最終完成要特別感謝為這首歌編曲的南京藝術學院景宇陽老師。之前江蘇高院推出的《寧海路75號》《整卷少女》《給你》都是景宇陽幫助製作的,這段時間他正在寫博士論文,聽說“奶奶灰”寫了抗疫公益歌曲,專門擠出時間幫忙打磨編曲。

由於南京的錄音棚基本都沒有開張,這首歌最後不得不在景宇陽家中簡陋的小錄音間內錄製完成。

自從MV《寧海路75號》推出以來,“奶奶灰”這對法官組合的作品受到越來越多人的關注和喜愛,有人開玩笑稱他們是“被法律耽誤的音樂人”。

記者看到,在《第十四天》發佈的留言中,眾多粉絲紛紛留言點讚,還有不少粉絲直接高呼讓奶奶灰樂隊“上春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