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綜藝”後“慢韓劇”複興,爽劇看多了要解膩
2020年03月26日11:15

原標題:“慢綜藝”後“慢韓劇”複興,爽劇看多了要解膩

“慢”是上世紀末至本世紀初韓劇的最顯著特點之一,但這波“慢韓劇”的複興,和早先卻有了不小的差異。首先是在題材上更加垂直,其次是設定上更加豐富。

有別於2019年的整體疲軟,2020年的韓劇在《愛的迫降》《王國》第二季等劇的加持下,題材與內容百花齊放,呈現出一片勃勃生機。

其中,包括《巧克力》(2019年年末播出)、《森林》、《天氣好的話,我會去找你》(以下簡稱《天氣》)、《半之半》等“慢韓劇”,在一眾浪漫愛情、懸疑驚悚題材韓劇的包圍下,自成一股清流,無論是韓國還是中國,都擁有不錯的口碑和一票忠實觀眾。

《天氣好的話,我會去找你》海報。

之所以稱其為“慢韓劇”,在於它們都擁有著暖心治癒的劇情、溫柔可親的人物,背景環境清新優美、故事節奏鬆弛緩慢。

像是《天氣》講的是音樂老師和書店小老闆的“鄉村愛情”,《森林》的故事主線是人們進入森林治癒內心傷痛,而被譽為“近五年來節奏最慢韓劇”的《巧克力》,則花了整整16集時間來描繪廚師和醫生間淡淡的情愫。

事實上,“慢”是上世紀末至本世紀初韓劇的最顯著特點之一,是整個行業的共性。如《大長今》《看了又看》《人魚小姐》等劇,推動一個關鍵情節往往需要耗費3至5集的時長。

《人魚小姐》劇照,該劇有164集。

但這波“慢韓劇”的複興,和早先卻有了不小的差異,它們在某種程度上和韓國近些年的“慢綜藝”共軛——首先是在題材上更加垂直,多聚焦於當代男女愛情生活等現實題材;其次是設定上更加豐富,在愛情內核的基礎上,往往還會添加鄉野情趣、珍饈美饌、園藝設計等能夠“怡情”的元素。

細究“慢韓劇”出現的原因,首先是因“爽劇”大行其道導致的行業逆反現象。進入本世紀第二個十年後,韓劇無論是在劇本設置還是製作技術方面,都在逐漸向快節奏、題材多元化的美劇靠攏。尤其是2016年以後奈飛等流媒體進入韓國市場,為韓劇的“美劇化”帶來了一波新浪潮。

在這種大背景下,近年來的韓劇中,“爽劇”比例出奇地高。誠然,觀眾熱衷於這種快節奏、視覺效果出眾、劇情衝突顯化、故事發展激烈的劇集。但由於數量眾多內容雷同,且大多數從業者業務能力不過硬,這類爽劇要麼隔靴搔癢,不夠“用力”,無法引發足夠的共情,要麼因為“用力過猛”而虎頭蛇尾,“爽”感時效短,令觀眾大失所望。

久而久之,觀眾對於“爽劇”產生了審美疲勞,“慢韓劇”的出現,則是緩解疲勞感的一針強心劑。

《巧克力》劇照。

其次,“慢韓劇”能夠有效地為觀眾提供獨特的情緒價值。韓國社會階級分層明顯,近些年變化多端的局勢更是令階級矛盾愈發複雜,整個社會壓力倍增,自上而下瀰散著焦慮的氣息。

而逃離喧囂的城市,擺脫物質慾望與社會壓力,在清新優美的自然或半自然環境中生活——“慢韓劇”的這種治癒模式,最能理解、也最能安慰掙紮於凡俗社會的心靈。

無論是在地理層面還是在心理層面,“慢韓劇”都刻意地與焦慮的都市生活保持著距離。它們如深流的靜水,帶領觀眾去尋找內心深處的桃花源。不需要額外的準備,只需按捺住躁動的心,在晚間的電視機前去體會、去感受,便能帶來極大的快樂。

《森林》海報。

“慢韓劇”也對我們的國產劇有著一定的參考價值:當下的熱門國產劇都有著刻意放大矛盾、凸顯焦慮的情況。誠然,迅速將觀眾情緒加熱到沸點,能夠最大程度引爆輿論熱度、引發社會關注,但也存在著將話題置於極端環境中討論的缺陷;能否參考“慢韓劇”的模式,在價值觀傳遞和情感劇烈程度上營造出某種恰到好處的平衡,是我們應當思考的問題。

□沈持盈(劇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危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