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延期反應:有支持有擔憂 夢想仍在值得期待
2020年03月26日12:37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周婉琪

  國際奧委會與東京奧組委24日發表聯合聲明,東京奧運會將改期至2020年後,但不遲於2021年夏天舉行。就這樣,東京奧運會成為現代奧林匹克124年歷史上首屆延期舉行的奧運會,標誌性的倒計時牌停了下來,奧運聖火的傳遞活動也暫停……不過,夢想依然在,期待東京奧運新的時間表盡快誕生。

  單項組織:

  兩大項願為奧運讓路

  生命健康第一,對於東京奧運會的延期,眾多國際體育單項組織都紛紛表示支持,包括國際網聯、乒聯、柔聯、曲聯、射聯、劃聯、帆聯、棒壘聯、衝浪協會、摔跤協會等,特別是兩個基礎大項,定於2021年舉辦世錦賽的世界田聯及國際泳聯均表示願調整賽程為奧運“讓路”。

  按原計劃,尤金田徑世錦賽的舉辦日期為2021年8月6日-15日,如果東京奧運會還是在7月-8月舉行,二者肯定會產生衝突,運動員無法連續參加兩場大賽。世界田聯表示,他們正在與尤金世錦賽組委會商討延期方案,可能性包括推遲到2022年舉辦。對於尤金世錦賽將延期,世界田聯表示,會重新製定資格賽的安排,以保證運動員不受奧運延期和疫情的影響。世界田聯還表示,將盡力保證今年提供一個較為完整的室外單日賽賽季,幫助運動員在2021年的2020東京奧運會來臨前保持狀態,並重新審視東京奧運會的達標系統,第一時間發佈有可能的任何調整。

  跟世界田聯一樣,國際泳聯也表示,將與2021年世界游泳錦標賽的承辦方日本福岡緊密合作,尋求比賽擇期進行的可能性。雖然國際體操聯合會沒有回應明年哥本哈根體操世錦賽是否改期的問題,但他們重申將儘可能調整體操賽程,以配合東京奧運會賽程安排,並認真審查是否針對競賽規則採取修改措施。

  國際舉重聯合會執行主席帕潘德雷亞表示:“對於刻苦訓練、期待在東京實現夢想的運動員來說,奧運會延期‘令人心碎’,但生活、訓練仍要繼續。國際舉聯將與國際奧委會保持積極的溝通,立刻開展有關奧運會延期的應對工作,努力解決因疫情帶來的難題。”

  運動員:夢想依然在,堅持需要勇敢與堅強

  奧運延期,對運動員的影響是巨大的,也許是機遇,但肯定是挑戰。

  已30歲的2019年田徑世錦賽女子鉛球冠軍鞏立姣表示:“什麼結果都只能接受,現在我只差一枚奧運金牌,所以我非常期待。”本月中旬,鞏立姣在中國田協的投擲特許賽中投出了19.70米,被確認為今年女子鉛球的世界室內最好成績,也是鞏立姣的個人第三好成績。近年,鞏立姣狀態處於巔峰期,她說:“隨著年齡的增長,傷病也越來越多,當然希望能早點實現夢想,但我只能努力,後面交給天意。”

  然而,33歲的競走奧運冠軍劉虹卻萌生了退意:“我先看我還能不能堅持吧。”她處於搖擺中,本來外訓的狀態很不錯,但疫情打亂了全部的計劃,劉虹坦言奧運延期打亂了她的規劃,“本來老公陪我參加完奧運會,然後他去幹自己想幹的事,我來帶娃,這還耽誤我生二胎了。”當然,世錦賽冠軍已是劉虹復出的收穫,她說:“看開點,既來之則安之,大家健健康康就好。”

  世界各地正積極備戰的運動員也對奧運延期各有看法,但大多都表示支持。

  “夢想沒有被取消,只是推遲了”,德國男子標槍奧運冠軍羅勒爾和美國中長跑運動員科伯恩說。游泳奧運冠軍萊德基和兩屆女子網球大滿貫冠軍姬維杜娃則表示:鑒於全球疫情,推遲奧運會是正確的決定。2019世錦賽十項全能冠軍考爾希望“我們在2021年能迎來夢想中美好的一屆奧運會”,英國跳水名將戴利也表示:“為確保大家安全,再等一年去為夢想拚搏是值得的。”

  也有一些老將被失望的情緒籠罩。38歲的瑞士鐵人三項奧運冠軍斯皮裡希說:“我將在未來幾週內與家人和團隊討論是否將運動生涯延長到明年。”美國游泳名將羅切特則表達了複雜的情緒:“我有點生氣,因為我一直在堅持訓練,而且狀態很好,但全局比所有奧林匹克選手都重要。”美國體操領軍人物拜爾斯原計劃在東京奧運會後退役,她的教練蘭迪表示:“體操運動員訓練會越來越艱難,但我們會重新計劃。”

  讚助商:延期?失望!

  沒取消?高興

  據說,東京奧運會延期會對日本造成直接經濟損失60億美元,事實上,奧運會的讚助商、轉播商及合作夥伴都將面臨巨額損失。

  在讚助商方面,2020年東京奧運會已從63家日本企業募集到超過31億美元(約合219億元人民幣)的讚助。如今,奧運延期增添了很多不確定性。一位讚助商表示,東京奧運會的慶祝氣氛逐漸消退,如果還如期舉行,也許不會受到全部人歡迎。國際奧委會官方供應商安踏集團表示,他們已為2020年東京奧運會準備了一整套的營銷計劃。推遲奧運會肯定會產生一定影響,但整體影響不會特別大。奧運會被推遲,一直在為比賽做準備的讚助公司肯定失望,但他們也表示很高興比賽沒有被取消。

  某些讚助商擔心延期舉行會導致他們要承擔額外的經濟負擔,因為他們與日本奧組委簽訂的合約中並沒有延期舉行相關的條款,也不排除他們可能被要求支付額外讚助費的可能。有讚助商就提出:“我們已投入了廣告費,還為宣傳帶標識產品付出了其他相關費用,不知道是否能得到補償。”但據熟悉相關事務的律師表示,即便有公司想索回奧運讚助費用,國際奧委會也不太可能同意。

  東京奧運會延期而非取消,對於為東京奧運會提供了取消險產品的慕尼黑再保險集團來說,或許可以鬆一口氣了。但也有保險圈人士表示,通常賽事取消險會排除傳染病,東京奧運會的這張保單如何,還要看具體條款。另外,賽事雖未取消但是延期了,延期怎麼賠也要看合同約定。

  東京奧運延期,大多數日本民眾認為這是基於現實的最好結果。但隨之而來造成的一些問題,比如奧運會門票能否退票,因觀賽產生的旅遊套餐、酒店定金、機票預訂等費用如何處理,已經報名參加東京奧運會誌願者的民眾如何更改自己的報名意願等等,都需要日本政府和東京奧組委給出解決方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