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量降雨引發千億蝗蟲肆虐,乾旱就能減少蟲災嗎?
2020年03月24日14:36

原標題:過量降雨引發千億蝗蟲肆虐,乾旱就能減少蟲災嗎?

作者:任超

編輯:Yuki

來勢洶洶的蝗蟲大軍

2020年剛剛起了個頭,就有兩件大事足以讓一整個國家陷入危難,一個是“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另一個就是“沙漠蝗蟲入侵”。非洲索馬里就因為來勢洶洶的沙漠蝗蟲大軍,在2月2日宣佈了“全國緊急狀態”[1]。

漫天的蝗蟲 | fao.org

沙漠蝗蟲因為其快速的遷移和繁殖能力,被譽為世界上最危險的遷飛行害蟲之一。根據估算,占地一平方千米的蝗蟲群大約有四千萬隻之多,一天就可吃掉近3.5萬人的口糧[2]。而且它們繁殖能力極強,每繁殖一代,種群數量增加20倍,每代可存活三個月之久,每天隨風可飛行150千米。目前始於東非的蝗蟲大軍,已經飛過紅海進入歐洲和亞洲,巴基斯坦和印度也都受災嚴重[3]。

適宜的生存環境和條件是促使本次蝗蟲大軍產生的原因。2019年,氣候變化使得印度洋海水的升溫,小小幾度的升溫影響氣旋活動,給非洲帶來罕見的降雨。連續數月的異常降雨導致洪水氾濫,加之高溫,不僅為沙漠蝗蟲產卵提供濕軟的土壤環境,同時雨水灌溉促進了植被生長,又為蝗蟲提供了所需食物,因此導致沙漠蝗蟲卵化量暴增,形成今天數千億只蝗蟲的肆虐[4]。

沙漠蝗蟲幼蟲 | news.un.org

遇到乾旱會發生什麼?

如果說降雨造就了蝗蟲大軍,那麼幹旱大概就不會帶來蟲災了吧?其實不然,乾旱也許對蝗蟲來說不是好事,但會讓另一種昆蟲——蚊子趁機崛起。每當亞熱帶國家的氣候變得乾燥起來,便是蚊子孳生的時機[5]。因為持續乾旱會造成植被覆蓋減少,地表土壤逐漸裸露出來。一旦出現降雨,容易形成水土流失,發洪災的小溪小河,最終形成無數小水坑甚至是死水潭。而這些水窪缺少魚類,沒有了天敵蚊子自然就可以肆無忌憚大量繁殖,進而就可能爆發因蚊蟲叮咬傳播的疾病,比如瘧疾、登革熱、黃熱病等[5]。

每當亞熱帶國家的氣候變得乾燥起來,便是蚊子孳生的時機 | 圖蟲創意

以瘧疾為例,它在朝代更替人類興衰史上扮演了重要的推手角色。它不像其他瘟疫疾病發病快,而是會慢慢地折磨感染者,耗盡他們最後一絲氣力。現今諸多環境歷史學家都認為瘧疾是導致希臘和羅馬滅亡的重要因素之一(儘管當時瘧疾還是不為人知的疾病)。譬如東征西討勇猛不可敵,卻在盛年不滿33歲突然而亡的亞曆山大大帝。對於他死因的猜想,其中之一就是瘧疾。這是因為他去世出現高熱,僅十天后就死去了。死時他身處巴比倫城,而且時值6月,正是當地瘧疾高發的季節。

亞曆山大大帝雕塑 | Wikimedia Commons

如果你翻開歐洲人入侵非洲的歷史,會發現在大量便宜的奎寧銷售前,非洲送給入侵者的“見面禮”就是熱帶疾病,包括登革熱、黃熱病、黑尿病及其他腸道寄生蟲病。19世紀早期,比利時人曾一腔熱情開發剛果,但只有百分之七的人可以待滿三年,大多數人會患上瘧疾或其他疾病而死去[5]。

即使在今天,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每兩分鍾就有一名兒童死於瘧疾。令人擔憂的是,一些國家的瘧疾病例近年呈上升趨勢[6]。

氣候變化帶來健康風險

從數字統計上來看,氣候變化也許就是上下波動了一點點,但是背後所帶來的連鎖反應和影響絕不能小覷——氣溫僅僅升高一度,就可能會造成世界上30萬人的死亡[7]。世界衛生組織(WHO)的一份報告就曾詳細評估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健康影響和衝擊,主要分為兩種:1)直接影響主要為高溫熱浪、汙染和洪水等環境壓力;2)間接影響則是全球變暖可能降低生活水平、擴大瘧疾之類的傳染病蔓延區域,以及帶來營養失調和腹瀉惡化等健康問題 [8]。而氣候變化受衝擊最大的是低收入或不發達國家和地區的人民,因為醫療設施和衛生健康水平較低,健康和疾病風險自然較高。

氣溫僅僅升高一度,就可能會造成世界上30萬人的死亡 | 圖蟲創意

看到這些報告數字,讓我不禁想起了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氣象學家洛倫茲在1972年美國科學發展學會上有關 “蝴蝶效應”的演講, “當巴西一隻蝴蝶搧動翅膀,克薩斯州掀起一場龍捲風。”現在,我們面臨的氣候變化,就似那小小蝴蝶搧動的翅膀,即使運用最高速的電腦,也許都難準確預測到可能的後果。

所以,氣候變化不可小視。也許就是那一點小小的波動,在未來某天將釀成不可估量的災害。

原標題:《過量降雨引發千億蝗蟲肆虐,乾旱就能減少蟲災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