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父母忍痛冷凍3歲女兒,人體冷凍究竟是重生希望還是商業騙局?
2020年03月21日18:35

原標題:泰國父母忍痛冷凍3歲女兒,人體冷凍究竟是重生希望還是商業騙局?

人體冷凍,或許你曾在科幻電影里見過。

比如,在電影《星際穿越》里,宇航員為了在快速的星際穿梭中保持年輕,睡進一個裝滿液體的太空艙之中休眠,喚醒之後容貌不會有一絲變化。

圖片來源於電影《星際穿越》

這樣的科幻橋段其實早在53年前就真實發生過,只是我們的技術存在很大的缺陷,只能冷凍人,還不能把人解凍。

1967年,世界上就已經開展了第一例人體冷凍實驗,實驗對像是來自加利福尼亞大學的心理學教授詹姆斯·貝德福德,他在罹患癌症後主動要求冰凍。

這之後的50多年間,陸陸續續有165個冷凍人被儲存在冷凍罐里,等待被喚醒。

最近,隨著一部名為《凍結的希望》的紀錄片斬獲多個國際大獎,冷凍人再次引起討論。這部紀錄片的導演花了5年時間跟拍了一個泰國家庭,講述了3歲女兒因患癌症不治身亡,父母將女兒冷凍在了美國的ALCOR生命研究基金會的故事。

ALCOR,全世界最大的人體冷凍機構,位於美國亞利桑那州。/ 圖源自紀錄片《明天之前》

在中國,也有“冒險主義者”。《三體》的編審之一杜虹將自己冷凍,一名深愛妻子的男子桂軍民忍住不捨之情冷凍了妻子。

雖然在凍結前,凍結機構明確告知家屬“不確定是否能夠喚醒凍結人”,在這樣未知的風險下,他們仍義無反顧地去冷凍親人、冷凍自己,希望有朝一日重見天日。

而關於冷凍人體的紛爭一直未停歇,這究竟是重生希望還是一場利用人性的商業騙局?

人體冷凍,即將人體保存在-196℃的極低溫下,在這個溫度下,完全沒有原子活動,酶也完全失去活性,病人的細胞就不會繼續死亡了。/ 圖源於網絡

凍結的希望?

我們先從一條魚說起。

人類在魚的身上做過實驗,把它放入極低的溫度中凍住,幾分鍾後放回魚缸。

圖片來源於網絡

這條魚先是不動不動地呆在水裡,隨著時間的流逝,魚又複蘇了,不多時竟然歡快地在水裡遊曳。

逐漸複蘇的魚,圖來源於網絡

或許這個實驗支援了一些人的願景:有朝一日,人類能克服技術難題,解凍冷凍人。

也正是因為金魚的實驗,泰國的一對父母忍受著巨大的爭議,將自己3歲的女兒Einz冷凍。

這對父母都是醫學博士,2014年,女兒Einz不幸得了腦癌。

當他們看到天使般美好的女兒被病魔折磨,即使在接受10次手術、12次化療、20次放射線治療後,仍舊從眼神里流露出生的希望,仍舊咧開嘴巴朝他們笑時,他們接受不了女兒即將離開人事的事實。

圖片來源於紀錄片《凍結的希望》

於是,他們計劃將女兒的遺體冷凍起來。

在女兒Einz即將死亡的那天,美國Alcor團隊早已飛到了泰國,守在病床旁邊,他們隨時待命。他們將爭分奪秒,因為對於冷凍來說,早冷凍一秒,就多一成被喚醒的希望。

醫療團隊將Einz身體里的血液換成防凍液,防止血管在零度時膨脹開裂。Einz的體溫逐漸降低至-196°,直至被封到冷凍罐里。

3歲的她是年齡最小的冷凍人。如今,她就住在一個高達兩米五的罐子裡。

br/>圖來源於網絡紀錄片《凍結的希望》

她的父母偶爾會去看她,對著液氮罐上女兒的照片,他們的內心充滿悲痛與希望,矛盾交織。

爸爸說:“我們不能說我的女兒死了。但我知道我們分開了,我們不太可能再見到她了。”

Einz父親,圖片來源於紀錄片《凍結的希望》

有不少人聽到這個故事後,認為Einz的父母沒做到放手,但是這對父母說:“我們不在乎別人說我們無法割捨。”

父母把Einz的照片貼在了罐子外

圖片來源於紀錄片《凍結的希望》

愛的延續?

中國也有冷凍人,她是山東一名普通的職工,名叫展文蓮。

2015年的6月,她被查出罹患肺癌晚期,之後轉移到腦部。在她絕望之際,家人決定把她的遺體冷凍起來,她幹脆地同意了。

展文蓮,圖片來源於紀錄片《凍結的希望》

強烈的想把展文蓮凍起來的是她的丈夫,桂軍民,一名中學的體育老師。在做出這個匪夷所思的決定後,桂軍民的很多好朋友都說,“你有毛病吧,人都那樣了,你還折騰什麼呢?”

對此,他說:“現在很多人都不接受,等到你家裡真的有個病人躺著的時候,你看著自己最心愛的人,一天一天衰亡,你就會想盡一切辦法,想要留住她。”

桂軍民,圖片來源於《和陌生人說話》

三年前,他在騰訊新聞的採訪欄目《和陌生人講話》里,說起了這段“冷凍記憶”。

當妻子展文蓮受病痛折磨,即將去世時,桂軍民陷入了絕望。然而他聽到了“人體冷凍”的宣傳,說是可以逆轉死亡,將來在某一天能解凍。

他的心熱乎了起來,這何嚐不是一個留住愛人的選擇?

桂軍民,圖片來源於《和陌生人說話》

即使當時在國內沒有人冷凍過,即使這個冷凍項目的合約上寫著,“不承諾肯定能複生。”桂軍民仍舊在經過妻子、孩子同意後,聯繫了醫療機構為妻子做冷凍手術。

有很多人質疑,冷凍是一場騙局,冷凍費用高昂還不確定效果。桂軍民不以為然,他說:“對於家屬來說,這樣更是一種負責任的態度。未來的事情存在不可預知與不確定,我覺得那才是未來。”

“我寧可相信(冷凍),假如我看不見妻子醒來的那天,我把這個希望傳遞給孩子。”

妻子展文蓮臨死前,桂軍民來到她的病床前,他問:“你跑不跑,當不當逃兵?”展文蓮答:“不跑不跑。”

“還陪不陪我了?”

“陪。”

“你陪多長時間啊?”

“一輩子。”

忍住不捨,桂軍民逗妻子說:“我現在允許你開個小差睡一會兒,但我可是有條件的,我叫你你一定得給我醒過來,別給我裝睡。也許那時候我就成老頭了,我喊你你可別不認識啊。”

圖片來源於《和陌生人說話》

2017年5月8日淩晨,展文蓮心跳停止,在死前她抓住了桂軍民的手。桂軍民以此認為,這是妻子在和自己約定將來再見。

展文蓮被宣告臨床死亡,山東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和山東大學齊魯醫院的臨床專家共同對展文蓮實施了冰凍手術。

55個小時的手術,複雜、艱難、耗資上百萬,所幸是順利完成了。55小時的忐忑後,當醫療人員準備裝罐的時候,桂軍民隔著玻璃,他看到了冷凍後的妻子。

冷凍人體的液氮罐,圖片來源於《和陌生人說話》

“和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他說,“我想像人一定會很乾,很沒有光澤,甚至是皮包骨或者木乃伊。但是,我看到妻子就像個活生生的人,就和她生前是一個樣,躺在那兒睡著了。我恨不得想拍拍她的腦袋,說,你給我起來吧,別睡了。”

圖片來源於《和陌生人說話》

桂軍民一直覺得妻子沒有去世,只是睡去了。妻子睡進罐子裡後,他常常在玻璃外望著妻子,好像妻子也能看到她。

他會拿出手機放鄧麗君的《我只在乎你》,那是妻子最愛聽的歌,他跟著哼唱,偶爾會抹眼淚。

桂軍民說,“我相信,還有機會把她推出來。”

長達半世紀的冷凍紛爭

當桂軍民決定冷凍妻子時,他抱著極大的信念:有一天能再出來。

世界上第一個冷凍人詹姆斯·貝德福德也這麼想。1967年1月12日傍晚,當時72歲的詹姆斯將自己冷凍50年,並支付了50年的冷凍費。

2017年,原本是他將解凍的年份,但是由於解凍技術仍舊未發明,至今,他未能成功解凍。

執行首個冷凍實驗的是羅伯特.納爾遜和一位生物學博士、化學家組成的三人小組。他們用冰先冷卻貝德福德,把他身體里的血液抽乾,並用“生物防凍劑”即二甲基亞碸(DMSO)替換,然後把他包裝在一個盒子裡。圖片來源於網絡

半個多世紀以來,關於人體冷凍的質疑及紛爭不斷。

理論上,人體冷凍最理想的狀態是,多年之後冷凍者的大腦和記憶結構完好無損,但這個理論至今無法被證實。

有證據表示,機構可以保證一部分的細胞活性,一部分細胞可以活下來,但保存人體記憶的細胞結構有多少能完好無損,這是不清楚的。

也就是說,冷凍人體要花費上百萬金錢,卻充滿了不確定性,不確定何時解凍、解凍後細胞是否完好、解凍後是否可以醫治原本的疾病,甚至不能確定冷凍中是否對細胞有損傷……

這就怪不得為詹姆斯執行冷凍手術的人,現年80歲的羅伯特.納爾遜,背負了半輩子“騙子”罵名。

羅伯特.納爾遜,圖來源於網絡

由於冷凍效果不好,納爾遜頻頻被起訴。

另外,許多冷凍人的親屬無法支付冷凍病人屍體的費用,當支撐冷凍的錢用盡時,納爾遜只能被迫任由一些屍體分解導致冷凍人死亡,因此又被起訴。

此外,他還被起訴涉嫌欺詐和違約,該案判定納爾遜有罪,罰款40萬美元。

除了以上技術層面的問題,還存在倫理問題。

不少人質疑,人類醫學起碼要在幾百年後才能解決癌症、愛滋、老年癡呆等疾病,到時候如果真能解凍冷凍人,他們的財產如何保證?到時候他們醒來相當於文盲,他們如何生存下去?他們又如何面對同代人都已經死亡的世界?

……

即使存在諸多問題,還是有越來越多的人接受冷凍。他們中有人想挽回親人或自己的生命外,還有人想要看未來的世界,還有人想長生不老。

ALCOR的牆上貼著每一位冷凍者的照片

圖來源於紀錄片《明天之前》

看似瘋狂的舉動背後,都有他們的原因和合理性。

為什麼花這麼多錢在這項不確定的技術面前?或許當有一天至親或者自己身患絕症,有一根救命稻草放在面前時,很多人都會去緊緊抓住它。

去年,綜藝節目《奇葩說第六季》就曾討論「臨死前,你會選擇冷凍自己送到 100 年之後嗎?」

李誕的一席發言引得在場所有人陷入沉思,他講述的正是桂軍民冷凍妻子的故事。

圖來源於《奇葩說第六季》

李誕說:“我們誰也不知道這個技術能做到什麼樣,沒有人知道將來能不能醒,能不能治好絕症。”

但他有信念,“在這件事情上,也許相信比知道更重要。”

參考資料:紀錄片《凍結的希望》、《明天之前》、《和陌生人說話》、知乎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