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深圳遊13國女大學生:出發前不知疫情,被罵到失眠但不後悔
2020年03月21日01:16

  原標題:對話深圳遊13國女大學生:出發前不知疫情,被罵到失眠但不後悔

來源:南方都市報

  近日,“深圳一女大學生瞞父母遊13個國家,回國後發熱被隔離”一事引發熱議。3月20日,南都記者與該名女大學生對話瞭解到,目前,經過多次檢測她沒有感染新冠肺炎,已經在珠海結束隔離出院回到惠州,目前仍在惠州隔離。面對網上的質疑,她表示確實曾對學校隱瞞行程,同時她也澄清“我並不是明知有疫情還要出國旅遊。”

小郭在塞爾維亞。
小郭在塞爾維亞。

  這名曾飽受質疑的女大學生是深圳某高校應用外語學院學生小郭。今年1月20日,她瞞著爸媽開始了一段旅程,獨自出國遊曆土耳其、法國、瑞士、冰島、意大利等13個國家。

  3月3日,小郭回國後,在珠海口岸被檢出體溫37.3℃,隨即被送往珠海的醫院進行隔離。此後,她多次核酸檢測結果均呈陰性,未感染新冠肺炎,3月18日從珠海的醫院出院,回到惠州,繼續在當地隔離點進行隔離。

  南都記者瞭解到,因為小郭違反其所在學校關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規定,被學校給予記過處分。

  “深圳一女大學生瞞父母遊13個國家,回國後發熱被隔離”一事也在網上發酵。小郭告訴南都記者,網上不友好的罵聲令她曾多夜失眠。她完全接受學校的處罰決定,因為她曾在1月23日向學校提交所在地信息時,謊稱自己在家。同時她也澄清,出國旅行前並不知已發生疫情,對於這次旅行也不感到後悔。

  [對話]

  獨自旅行13個國家,旅途感到開心

  南都:你的旅行路線是怎樣的?

  小郭:1月20日,我從香港出發到塞爾維亞,之後去往土耳其、巴黎、瑞士、摩洛哥、西班牙、冰島、挪威、匈牙利、斯洛伐克、奧地利、梵蒂岡等地,3月3日從意大利羅馬回到香港,再從香港到珠海口岸。

  南都:為什麼沒有告訴父母出國旅行的事?

  小郭:沒告訴父母是怕他們擔心,事實上他們知道後確實很擔心,但也沒有反對,我家人比較開明,而且我媽知道我一個人出國旅行後還挺以我為傲的。

  其實2月16日輔導員打電話到我家時,我媽已經跟輔導員說了我在國外。那時,我的家人和部分朋友都知道了我在國外的消息。

  南都:旅行過程中有沒有印象深刻的事情?

  小郭:這次旅程非常開心,我還想寫一個旅行貼,甚至寫成一本書。旅程中,我認識到不少新鮮的事物,比如摩洛哥法律允許男性可以娶4個老婆。在摩洛哥四五天也讓我印象深刻,因為我的亞洲面孔,我走在摩洛哥的街上很受歡迎,很多人專門跑來對我說“你好”,還有很多人想要合影。摩洛哥的飲食方面也比較合我的胃口,物價也很便宜。

  在歐洲的那些日子,吃麵包、餅乾、牛奶較多,比較節儉。

摩洛哥撒哈拉沙漠。
摩洛哥撒哈拉沙漠。

  珠海口岸三次測體溫37.3℃,看到穿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嚇哭

  南都:在國外的日子,有沒有關注新冠肺炎的新聞?

  小郭:1月23日前後,我在土耳其,當地人看到我會說coronavirus(新冠病毒)。我問別人介不介意我是中國人,一些土耳其人友好地表示“不怕,只是流感而已,我們海關防疫措施很好,病人進不來。”但是在土耳其買大巴票的時候,售票員看到我就把口罩戴上,我取完票走開他又把口罩摘了下來。

  後來到法國時,聽說當地有2例確診,也不知道病例的具體位置,當時開始有點害怕。2月底3月初在意大利羅馬,當地人看到我戴口罩會投來異樣的目光,事實上,當時意大利很多地方已經暴發疫情。

  南都:在珠海口岸被檢測出37.3℃時,你的反應是?

  小郭:3月3日,我從香港到珠海口岸時,工作人員說我的體溫是37.3℃,當時我的身體並沒有感到任何不適,我第一反應是自己穿太多了。後來反複測了三次,都是37.3℃。

  第三次測體溫時,來了一群穿著隔離防護服、戴著護目鏡和手套的工作人員,我被嚇哭了。不過他們一直安慰我說沒事的。後來,120救護車把我送去珠海一家醫院的隔離病房,醫護人員調查我去了哪些地方,乘坐了哪些航班和巴士,我都一一交代了。

  南都:住進醫院後,做了多少次檢查?

  小郭:測了四次核酸檢測,結果皆為陰性,照了兩次CT,沒有感染新冠肺炎。在珠海的醫院住了14天后,3月18日我回到惠州,住進這裏的隔離酒店,開始新一輪隔離。目前,身體情況一切正常。

3月18日,小郭回到惠州,到當地隔離酒店接受隔離。
3月18日,小郭回到惠州,到當地隔離酒店接受隔離。

  出國旅行前不知疫情,3萬元旅費是兼職攢下來的

  南都:為什麼在1月下旬出國旅遊?當時是否會擔心感染新冠肺炎?

  小郭:我一直有一個環遊世界的夢想,2019年10月前後,我開始計劃出國旅行的行程,也在那時訂了機票。1月20日我從香港出發時,並不知道新冠肺炎的疫情已在發酵。大概到1月23日才瞭解到疫情已經暴發。那時候我在土耳其,有些當地遊客看到我會覺得害怕。

  當時國外確診病例極少,歐洲當時沒有暴發疫情,所以我並不擔心自己被感染,也沒有產生回國的想法。我在去年十二月中旬已經辦理好了簽證,我買的一些歐洲航班退票不支持退款,我不希望買機票的錢打水漂。

  南都:獨自出行,你會不會擔心安全問題?

  小郭:我做足了旅行攻略,訂好行程機票,在經濟方面,準備好充足的資金,我打工賺了3萬塊左右。在安全方面,我記下了每個國家的報警電話,買了帶口袋的內褲、瑞士軍刀、報警器,但從來沒派上用場過。雖然是一個人出行,但到部分目的地也會選擇跟團。另外,我晚上是不會獨自出門的。

  南都:這次旅行一共花了多少錢?旅行的費用從哪裡來?

  小郭:一共花了3萬多,我的旅遊經費都是自己兼職賺的,每個週末我會抽16個小時去當家教,有時也會幫別人買東西賺點代購費。

  我在旅行過程中的花費都很節儉,比如我會提前準備好便宜的物資、坐十幾個小時的大巴省去一晚房費,最便宜的住宿僅50元一晚,最終全程花費3萬多。

  1月25日我在土耳其過春節時,家人知道了我在國外,給我發了紅包,加起來一共600塊,除此之外,我沒有再向家裡拿一分錢。

  因罵聲曾失眠,確曾瞞報行程但不後悔旅行

  南都:網上對你隱瞞出國一事有一些質疑,你是怎麼看待的?

  小郭:那段時間我一個人在醫院,通過手機看到那些信息覺得很難過、憤怒,有很多個晚上到淩晨五六點才入睡。

  網上有人質疑我旅行的費用來源,不相信是我自己賺來的錢,還有一些更難聽的罵聲。所以當我看到一篇幫自己說話的文章時,我忍不住就哭了。在這期間,護士還怕我想不開,把窗戶關緊,半夜經常來查房。

  南都:你如何看待學校對你的記過處分?

  小郭:我完全接受。因為1月23日我在向學校提交所在地信息時,謊稱自己在家。這一點我確實做錯了,我不該向學校隱瞞行程。我自己後來也寫了檢討書。

  近幾天,學校老師也有打電話關心我的情況,讓我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

  南都:面對網上這些質疑,你後悔這趟旅行嗎?

  小郭:我當然不後悔,這次旅行有很多美好的體驗,非常難忘。但我希望澄清不符合事實、被誤解的事,我並不是明知有疫情還要出國旅遊。為此我熬夜把自己的行程、消費流水等信息列出來放上在微博。

  對於網上的一些言論我非常無奈,選擇放寬心態。我覺得自己還是很幸運,在罵聲中也看到了很多欣賞我、鼓勵我的人,得到了許多陌生人的支持。

  采寫:南都記者 黃小殷 實習生 黃冰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