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教師獻身華教28年 取中文名愛鄧麗君的歌
2020年03月20日10:00

原標題:馬來西亞教師獻身華教28年 取中文名愛鄧麗君的歌

中新網3月20日電 據馬來西亞星洲網報導,雖然身為馬來人,熱愛華文的詹馬利父女,不僅說一口流利的華語,在文字和書寫的運用方面,也不遜於華裔。令人敬重的是,詹馬利在獨中執教奉獻28年。

  詹馬利(75歲)自大學畢業後投身獨中,曾一度從事其他工作,但最終還是回到獨中,直到退休。

  詹馬利本名是Jamau Satong。就讀倫樂中華公學時,校長方永輝認為,中國鐵路工程專家詹天祐成就非凡,加上詹姓較特別,為他取詹姓,取名馬利。

  詹馬利的女兒取名Jasmin,結合他(Jamau Satong)和妻子Minah binti Mahlie的名字,且是茉莉花的意思,所以中文名字便取其諧音,即“詹詩敏”。

自小常用方言和華人溝通

  詹馬利小時候住在砂拉越邊陲小鎮倫樂(Lundu)。儘管是馬來人,但父母及舅舅都會說客家話及福建話。

  “在倫樂,鄰里和睦,即使是馬來人,也以客家話及福建話跟華人鄰居或商家溝通。”

  到了入學的年紀,因當地的國小隻開班到三年級,小學高年級必須轉到古晉就讀。詹馬利父親嫌麻煩,就把他送到當地的倫樂中公就讀。

  “那個年代的華小跟國小相比較進步,再加上父母認為讀華小比較有出息,就讓我到該校就學。”

  對從小就會說方言的詹馬利來說,到華小就讀,與師生溝通不是難事,反而認字上有困難。

  “那時,倫樂商店的老闆們都是我的華語啟蒙老師。遇到不認得的字時,我就會請教他們。”他笑稱,商店的老闆以客家話或福建話教導他,導致其華語帶有方言口腔,鬧出不少笑話。

  詹馬利在成績上一直名列前茅,傑出的表現讓校長方永輝決定協助他報讀古晉中華第三中學(三中)。

貴人黃佛德協助下決定誌向

  詹馬利在古晉中華第三中學升學完成初中學業後,到古晉中華第一中學繼續高中學業。他在1965年高中畢業後,在貴人的協助下,到南洋大學升學。

  “我在高三時,遇到了貴人,即田紹熙和沈玉池把我推薦給時任中華總商會主席黃佛德,也因黃佛德的一句話,讓我後來決定當教師。”

  “當時,黃佛德問我,畢業後想投入什麼行業?我告訴他,可能當翻譯員,但他反問,為何不到三中當教師?”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就因黃佛德這句話,讓詹馬利在1969年大學畢業後,回到三中任教,展開他近30年的教學生涯。

從小學術成績名列前茅

  說詹馬利從小到大一直是“學霸”一點也不為過。小學時時常參與數學比賽,甚至在比賽中名列前茅。

  即使到了獨中,學術成績方面也不輸給華人。高中時更是入讀甲班,成績一直保持在前10名。

  “1966年共有40名畢業生報考南洋大學,砂拉越包括我只有7人被錄取,當中6個是華人。”

輾轉行政職場後重執教鞭

  在南洋大學主修地理科,副修馬來語的詹馬利在1969年大學畢業後,回到母校任教,但因為當時學生人數太少,僅任教一年後就不被續聘;他在1970年到西連民立中學當教務主任,負責教馬來語及地理,期間還教過華文科。他在一年後,轉到古晉聖伯特利學校教地理及馬來語。

  1972年至1975年,詹馬利獲時任首長敦拉曼耶穀的賞識,受委到首長署華人事務部擔任民政官員。

  他在1975年辭去民政官員一職,到日本公司擔任副經理,因對獨中的熱愛,他決定重新拾起教鞭。

  詹馬利在1977年回到母校三中任職,過後在1981年至1985年到沙巴建國中學、1986至1987年霹靂南華獨中、1988年在美裡廉律中學,再回到三中任教並擔任教務主任直至2003年退休。

  退休後的詹馬利在補習中心為中四及中五生補習馬來語,笑稱儘管75歲,但本身還是有市場。

女兒詹詩敏受影響接觸中華文化

  詹詩敏在父親詹馬利的培養下,從小就接觸華語及中華文化。

  戴頭巾,笑容甜美的她,每次一張口說一口流利的華語時,總會讓身邊的人驚訝。

  “很多人聽到我開口說華語及瞭解我的教育背景後,告訴我他們也認識一個‘姓詹’的馬來人,叫詹馬利,我都會笑著對他們說:“那是我老爸。”詹馬利從小就鼓勵詹詩敏參與華語講故事、演講及辯論比賽,培養她的會話技巧。

自願到獨中求學

  選擇到獨中求學是詹詩敏自願的,畢竟除了馬來語,華語是她從小到大接觸最多的語言。

  “在還沒正式上學時,我就在家與父親說華語,在學業上遇到難題時,也會請教父親。”

  對詹詩敏來說,詹馬利是慈父更是嚴師。報考統考時,父親還製定學習表,不準她看電視及玩電腦,嚴格監督其學習進度。

  詹馬利還鼓勵詹詩敏到吉隆坡新紀元大學學院報考漢語水平考試,後者也不負所望,在漢語水平六級考試總分300分中,獲得270分的佳績。

  詹詩敏目前在砂政府機構擔任通訊副經理,偶爾需要協助處理中文的文宣及微信公眾號的內容。她憶起當時77人面試,當中不乏碩士及學士,但包括她,僅3人被錄取。

  “面試官知道我是獨中生且擁有漢語水平考試文憑時大感驚訝,更要我即席說華語。”

父親鼓勵下喜愛鄧麗君歌曲

  詹詩敏除了愛看韓劇,也喜歡中國古裝連續劇。她最喜歡蘇軾的《水調歌頭》,也愛鄧麗君所演唱,以《水調歌頭》為詞的《但願人長久》。

  她說,父親從小就鼓勵她聽鄧麗君的歌曲,不只因為好聽,也希望她從歌詞中加強掌握華語的能力。在去年的“玩轉古晉”活動上,她更獻唱《月亮代表我的心》,讓許多人讚歎。

  此外,他也喜歡聽中文歌,尤其是鄧麗君及劉家昌的歌曲。詹馬利早年曾活躍於政治並四處演講,每當一開口說華語,觀眾無不表露驚訝的神情。

多元文化下應尊重彼此信仰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詹馬利的人生哲學。他表示,“你能接受的事情,未必其他人都能接受,所以必須事先瞭解此人的背景或文化等。”

  詹馬利認為,馬來西亞為多元文化的國家,種族之間應該開放,要善待和幫忙其它種族。

  他一直鼓勵友族學華語,因為語文是工具,更是開啟視野的鑰匙,有助於自我增值,在職場上更有加分的作用。

幫助華巫糾正彼此關係

  因懂得中文,詹馬利也充當起華人與馬來人的“橋樑”,即當馬來社群對華人不甚瞭解,他便會協助糾正,反之華裔對馬來人有誤解,他也會幫助交流。

  “種族之間互相瞭解和尊重很重要,砂拉越的馬來同胞比較開放,能與其它同胞和諧共處。”(李佩芝、陳家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