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同染疫,八口都“重生”
2020年03月20日22:02

原標題:全家同染疫,八口都“重生”

  這個時候厄運已經來臨

  這個春節,對程宏而言,終生難忘。

  分散在天南海北的一家八口,長時間未見了。弟弟家添了一個可愛寶寶,弟媳又懷孕了,一家人決定克服重重困難,約好今年到湖北省黃岡市團風縣老家過個團圓年。

  在山西打工的公公黃水仙年前從山西坐火車回到武漢,然後轉乘大巴回團風。接著,程宏夫妻倆、婆婆帶著兒子黃軒宇,分別坐火車從深圳和長沙回到武漢,再分別拚車回團風。到臘月二十六,弟弟黃新一家三口從長沙駕車回來。

  一家人終於團聚了。然而,誰知這個時候厄運已經來臨。

  大年初三,公公開始咳嗽、發熱。這時,關於武漢正在暴發一種新型肺炎的新聞鋪天蓋地,程宏開始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但我還是不願意往那方面想。”程宏說,感覺新聞里發生的那些事離自己很遠。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切讓她不得不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

  正月初六,在家吃了三天感冒藥沒好後,公公再次走進了團風縣人民醫院。經過CT、查血等檢查之後,醫院懷疑他感染新冠肺炎,直接送到了隔離病房。雖然在隔離的這幾天仍然發燒,但程宏一家還是有一絲希望。“我們希望是醫院檢查錯了。”

  3天后,弟弟黃新開始發燒,也送到醫院。這時,醫院打來電話說,公公已確診,病情迅速惡化,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搶救。

  接下來的半個月,對程宏來說,可謂是驚心動魄。老公、婆婆、弟媳,和她自己,還有兒子都先後出現發熱、咳嗽等症狀,並一個個被送進醫院。直到最後,連10個月大的侄女小柚柚也不幸中招。

  確診後,弟弟和老公也先後被安排住院。對於尚未確診的程宏、婆婆、弟媳以及兩個小孩,則被安排住進當地一家酒店,進行隔離。程宏清楚地記得,那是正月十五,元宵節。他們在酒店安頓好,已是晚上11點多。“那天晚上,月亮很圓,但我無心賞月。這是我有生以來最難熬的一個夜晚。”

  6歲的兒子一天沒吃東西。小侄女淩晨兩點突然發起高燒,燒到39.5度,並出現了驚厥。這可把已有身孕的弟媳婦嚇壞了,抱著女兒哇哇大哭起來。婆婆也哭了。在一旁的程宏也抱著兒子,眼淚直往下流。她說,那一刻想到了一個詞——“家破人亡”。

  大概半個小時後,一陣急促的救護車聲,程宏一家似乎又看到了希望。幾名身穿防護服的醫護人員緊張有序地將弟媳和小侄女接走,送往醫院。

  第二天下午,救護車又來了。醫生告訴程宏,團風縣新建的“小湯山”醫院就要投入使用了,接他們到那裡接受專業治療。

  就這樣,程宏和婆婆、兒子都住進了團風縣新冠肺炎專門醫院。但由於走得太匆忙,到醫院後,她發現缺少很多生活必需品。這個時候,閨蜜晶晶雪中送炭讓程宏非常感動。晶晶送來的洗漱用品、食物,以及50個口罩讓她覺得彌足珍貴。

 這是她一生中遇到的最大困難

  生活安定了,一家人更需要的是戰勝病魔。

  住進醫院不久,山東援鄂醫療隊來了!來自濱州市人民醫院的醫生護士接管了程宏一家。

  主治醫生孫振棣第一個就來向他們“報到”。他把病友們拉進一個微信群,並取名“魯鄂一家親”。這個名字不僅讓人感到溫暖,群主“孫醫生”時時地分享與鼓勵,讓大家找到了家的感覺。

  讓程宏頭痛的事情來了。從小嬌慣的兒子,吃不慣醫院的稀飯饅頭。程宏一開始不知道怎麼辦,不太好意思麻煩醫生,只在中醫病友群裡找人買點牛奶。沒想到,這條消息被“潛伏”在群裡的孫振棣大夫看到。孫振棣直接私信給程宏,說要給孩子帶點零食來。

  接下來幾天,一早來查房的孫振棣都會從口袋里拿出牛奶、八寶粥或者是蘋果,塞給程宏的兒子。程宏要給錢,孫振棣死活不要。再往後,很多護士小姐姐也送來麵包、方便麵、火腿腸、巧克力,還有新鮮的草莓和山東的蘋果。

  自這次以後,有什麼困難,程宏都會大方地向醫生求助。10個月大的侄女米粉沒了,孫大夫聯繫他所住酒店一位當地政府的大姐幫忙接收快遞;搬家時牙刷丟了,孫大夫找人捎來酒店裡的一次性牙刷……

  為了方便程宏一家照看孩子和老人,醫院特地將她丈夫和公公安排在一個病房,弟弟一家三口在一個房間,她和婆婆帶著兒子住一個房間。

  程宏每次打完針,就會去一樓弟媳房間,幫她抱侄女柚柚。有一次,柚柚要做CT檢查,但她只有睡著時才不動,CT才能拍成功。但柚柚那幾天白天都處於興奮狀態,不容易入睡。醫生只有給她打鎮靜劑,讓她睡著。睡了幾個小時後,柚柚就會自然醒來。“每次我給她喂米糊,她就望著我邊笑邊流眼淚,似乎懂了什麼。”程宏說,每每這個時候,她也禁不住流下眼淚。

  打點滴,喝中藥,拍CT,抽驗血……很快,程宏的肺部開始好轉了。每天,她都和病友們做早操,做運動,護士還教大家“八段錦”,教她兒子唱歌。

  每天,程宏一家按照醫生的囑咐,打針、喝中藥,進行中西醫結合治療。慢慢地,全家病情都有所好轉,最危重的公公也轉出ICU。弟弟一家就住在樓下,有時也會上來串門聊天,一直意誌消沉的婆婆臉上開始露出笑容。“婆婆說這是她一生遇到的最大困難,幾度都要崩潰了。”

 許多熟悉的陌生人讓她感動不已

  程宏告訴記者,和她們一家同一批出院的病友,被安排到賈廟一字水景區。沒去過農村的兒子,每天聽見公雞叫就興奮地跳起來。

  看著夕陽西下,兒子和爸爸在門口沙地裡玩耍的背影,程宏又陷入新的憂慮。“現在大家都是談鄂色變了吧,更何況我還是一個確診的患者,再回去已是不可能了吧?”

  這些年,程宏一直在深圳的強達公司做助理工程師。老公也在附近的一家公司上班。同事們知道她得過這個病會不會“避而遠之”,老闆會不會以各種理由辭掉他們?

  孫振棣醫生得知程宏的心思後,便鼓勵她勇敢地面對現實,勇敢地告訴身邊人,自己已完全康複。

  程宏惴惴不安地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了上司汪威經理。孫振棣也主動加了汪威的微信,並向他詳細介紹程宏的病情。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程宏幾度熱淚盈眶。

  汪威第一時間回覆程宏,讓她安心養病。隨後,程宏又接到公司另外幾位領導的慰問電話,還表示要組織職工捐款,幫她渡過眼前難關。程宏謝絕了捐款,但一個勁地表示感謝。隨後,部門同事紛紛發來微信,詢問程宏的身體狀況。種種關心,讓程宏覺得暖流不斷地湧上心頭。

  “我們公司真像一個相親相愛的大家庭,同事像兄弟姐妹一樣關心著我。我真的希望更多湖北人,更多的新冠肺炎患者,像我一樣幸運。”

  回想起過去的經曆,許多“熟悉的陌生人”讓程宏感動不已。

  剛剛得病的時候,個別鄰居對他們家評頭論足、避而遠之,小區物業經理孫楚國和社區幹部宋英梅主動上門來看望他們,還給他們送來生活物資,幫他們進行家庭消毒。

  這個冬天已經遠去,噩夢正在漸漸醒來。程宏說,作為這次疫情的親身經曆者,深深地感激朋友、醫生、同事還有身邊每一個人。(記者 徐海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