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退出微軟舞台,比爾·蓋茨向慈善轉身
2020年03月17日07:30

原標題:徹底退出微軟舞台,比爾·蓋茨向慈善轉身 來源:鈦媒體

這位昔日的微軟教父,這次徹底交出了微軟的權杖。

微軟在當地時間3月13日宣佈,公司創始人、前世界首富比爾·蓋茨正式辭去微軟董事會的職務,同時也退出伯克希爾·哈撒韋董事會,專心投身於慈善事業。

關於選擇退出的理由,蓋茨表示“伯克希爾公司和微軟的領導層從未如此強大過,所以現在是採取這一步驟的時候了”。而對於之後的去向,蓋茨透露將把更多的時間投入到慈善事業的優先事項上,包括全球健康與發展、教育,以及應對氣候變化。

他仍將和微軟合作:“微軟將永遠是我一生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將繼續與Satya和技術領導層合作,幫助塑造願景,實現公司的宏偉目標。”

至此,這位曾經連續13年穩坐世界首富的65歲老人,正式宣告了自己在微軟工作生涯的終結。

對於比爾蓋茨的退休,其實外界早有預料,因為早在2000年,比爾蓋茨辭去了CEO職務,任命微軟總裁鮑爾默擔任新的CEO,而他則擔負首席軟件構架師角色。到了2006年,比爾蓋茨再次辭去首席軟件構架師的職位,出任工作上更自由的微軟董事長角色,並將自己的主要精力和大部分時間,放到了比爾-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上。

2008 年,比爾蓋茨不再擔任微軟執行主席,他還將把自己580億美元的財產全數捐給名下慈善基金——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2014年,比爾蓋茨又辭去微軟董事長職務,開始擔任鮑爾默(第二任CEO)繼任者薩蒂亞·納德拉的技術顧問。

所以,這次董事會的再離職,在比爾蓋茨的人生履曆上並不是大事,而只是這位老人對微軟巨輪的再一次告別。

目前微軟市值為1.21萬億,是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據FactSet數據,蓋茨持有微軟1.36%的股份。2019年,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和福布斯2019年億萬富翁排行榜的數據顯示,比爾蓋茨以1060以美元的資產排名第2位。

與電腦結緣

公開資料顯示,1955年10月28日,比爾蓋茨於出生於美國華盛頓州西雅,他的父親是一名律師,母親則是美國銀行家詹姆斯·麥克斯韋的女兒,作為銀行家的後裔,她曾在1975年至1993年擔任華盛頓大學的董事。

隱藏在比爾·蓋茨父親律師角色之下的另一大身份是:老蓋茨退休前是一所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這家律所後來成為了全美國的十大律所之一,旗下擁有1800多名律師。

這樣的家庭背景,讓比爾蓋茨從小就生在美國的富人區,並為他能在第一時間就接觸電腦埋下了伏筆。

據騰訊科技報導,隨著比爾蓋茨的成長,母親發現小蓋茨並不是一個乖巧的孩子。在聽從了心理醫生的建議後,父母與比爾·蓋茨三人達成了和解,並由父母決定讓比爾蓋茨轉去一個更自由的學校學習和成長。

於是,比爾蓋茨被送到西雅圖收費最高的私立學校之一湖畔中學(Moran-Lakeside School)就讀。也許比爾蓋茨的父母也沒想到,這次轉學,竟然直接成了比爾蓋茨創辦微軟的最大轉折之一。

進入新學校的比爾蓋茨先起初和保羅艾倫並不是好朋友,事情轉折發生在比爾蓋茨上八年級的時候,這所貴族學校利用孩子家長的捐款,花費巨資從一個義賣活動中購買了TeletypeModel30電腦,並連接上了通用電氣的主機。

根據學校規定,16位出類拔萃的學生可以首先進入電腦學習班,而這16位出類拔萃的學生中,就有比爾·蓋茨和比他大兩屆的高中生保羅艾倫。

可能這所學校的校長也沒有想到,曾經的一個小決定,成就了美國的兩大富豪。

雖然當時的電腦十分簡陋,但依然阻止不了比爾蓋茨對這個新玩意的熱愛,和比爾蓋茨一起淪陷的還有艾倫。

1973年,比爾·蓋茨在SAT中以1590分(滿分1600分)的成績被哈佛大學法學院錄取,並順利進入哈佛法學專業就讀。

在進入大學後,因為對電腦的興趣相同,比爾蓋茨很快就認識了他的室友史蒂夫·鮑爾默。

眼看比爾蓋茨父母的願望即將達成,可就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電腦技術的突破卻把比爾蓋茨的人生軌跡徹底拉回了他自己的人生軌道。

1974年,一家名為MITS的公司開始銷售Altair8800電腦,這款電腦因為基於英特爾8080處理器,並在技術上做了許多優化,使得編程變得更通俗易懂。

為了能順利進入MITS公司,他們先是為Altair8800開發了BASIC編程語言,並搭乘飛機到MITS的公司展示他們的成果。

結果兩個人都被錄用了。於是,僅在大二時期,比爾蓋茨就鼓起勇氣,向父母宣佈,決定從哈佛輟學以抓住改變世界的機會。

比爾蓋茨的父母最初極力反對他的這一決策,但當他拿出MITS公司的錄取通知以及他自己開發的編程語言時,父母放棄了自己的執念,但條件是:如果比爾蓋茨的想法行不通,需要重新回到哈佛完成學業。

在MITS公司學習兩年後的1976年,比爾蓋茨和保羅艾倫一同創建了微軟公司,並在阿爾布開克租了一間小辦公室,開啟了微軟帝國的初次征程。

比爾·蓋茨與微軟

微軟最初以銷售BASIC解譯器為主,起步的2年走的很艱辛,因為辦公室在阿爾伯克基的沙漠里,根本沒有人願意去微軟工作。

1978年,為了公司的發展,比爾蓋茨決定將公司搬回父母的所在城市——西雅圖。

在父母的幫助下,1980年比爾蓋茨的公司迎來了第一次轉折上的機遇。

那一年IBM打算為即將推出的PC開發操作系統,此時比爾蓋茨的母親將她的兒子引薦給了IBM的首席執行官約翰埃克斯,於是IBM在系統上直接選擇了和比爾蓋茨的微軟合作,而放棄了自研的系統。

為了照顧IBM的生意,比爾蓋茨直接收購了開發操作系統86-DOS的公司,經過他和創始團隊的完善重造後改名為PCDOS,並以5萬美元價格授權IBM使用。

據經濟日報報導,1984年,微軟公司的銷售額已經超過1億美元。

1985年開始發行了Microsoft Windows1.0,開啟了Windows系列,並提供了圖形用戶界面。

到了1995年,微軟公司發行了內核版本號為4.0的Windows系統——Windows 95,成為當時最成功的操作系統。

也在同一年,比爾·蓋茨開始了連續13年的《福布斯》全球首富生涯,直到2007年。而在2014年,比爾·蓋茨重回全球首富位置。

在Windows 95之後,Windows 98、Windows XP以及Windows 7、Windows 10相繼成為高銷量操作系統。根據NetMarketShare在2019年的統計數據,Windows 10在全球操作系統佔據了48.86%的市場份額,Windows 7則佔據了31.83%的市場份額,第三名AppleMac OS X 10.14操作系統則擁有5.38%。

2008年6月,53歲的比爾·蓋茨宣佈退休,同時捐出580億美金的個人財產,接任者為史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

也在同一年,移動智能手機成為了科技焦點。2008年,Google在收購Android公司後聯合HTC推出了第一款Android手機G1,與2007年Apple公司推出的iPhone第一代分庭抗禮。從此在科技界關於移動互聯網的話題越來越多,而微軟的存在感在下降。

微軟曾努力進軍智能手機市場。2007年,微軟在巴塞羅那推出Windows Mobile 6.0,其系統操作和Windows Vista相似。

2010年,微軟正式將Window Mobile更名為 Windows Phone(WP),並發佈Windows Phone 7,但並沒有得到市場認可。

2015年微軟推出了Windows 10移動操作系統,但根據第三方機構Gartner統計顯示,WP手機在2016年第四季度全球市場佔比為0.3%。去年,微軟停止了對Windows 10 Mobile的技術支援,幾乎宣告移動手機業務的失敗。

另一方面,PC銷量開始從2011年開始,在全球市場連續七年呈現出貨量下滑趨勢,僅在去年得到了好轉。Gartner數據顯示,2019年PC出貨量達到2.61億台,同比增長0.6%,是自2011年以來的首次增長。

而在2014年比爾·蓋茨不再擔任微軟董事長,新職位為技術顧問。與此同時,微軟高管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成為了新任CEO。

在薩蒂亞·納德拉帶領下,微軟已經找到了新核心業務——雲計算。

微軟2020財年第一財季財報顯示,公司當季營業收入為330.6億美元,同比增長13.65%;歸屬於普通股東淨利潤為106.78億美元,同比增長21.01%。

從具體業務看,微軟生產力和業務流程部門的營收為110.8億美元,同比增長13%;智能雲部門營收為108.5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85.7億美元增長27%;微軟第一財季更多個人計算業務的營收為111.3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107.5億美元相比增長4%。

Windows及設備事業部所屬的個人計算業務在集團營收占到約三分之一,而智能雲部門同樣占集團總營收的三分之一。

蓋茨退出了微軟的舞台,但所幸微軟找到了新舞台。

投入慈善事業

蓋茨為眾人所熟知的,不只是其在微軟的事業,更多的還是在微軟之外的戰場,其中就包括對流行性疾病的關注。

1993年秋天,一次與梅琳達的非洲剛果之旅,讓年僅38歲、坐擁數十億財產的蓋茨意識到,世界上還有數億沒有鞋穿的婦女;大女兒凱瑟林·蓋茨降生後,身為人父的蓋茨對孩童的關心也越發明顯;1998年,《紐約時報》星期日版上的一篇文章,以精確的數據描繪了90%的疾病發生在貧困國家、卻只占有10%的醫療資源的現實,更讓蓋茨決定要為此做些改變。

回到西雅圖之後,蓋茨找來科學家,使用與高溫中保護宇宙飛船相同的技術研發了一種“超級保溫瓶”,即便炎熱的天氣里,在沒有電池和能源的情況下,僅使用很少的冰也可讓疫苗保持活性並持續冷藏50天。並且,每個保溫瓶能儲藏兩百多個兒童所需的疫苗。

調查顯示,全球有25億人由於各方麵條件的限製不能夠用上合適的廁所,這也就意味著,小溪、河流常常會漂滿了雜物和糞便,成了疾病的溫床。只要這部分人不能用上清潔的廁所,疾病的傳染途徑將會一直持續下去。

為了改變現狀,蓋茨舉辦了“設計一個不需要衝水的馬桶”的全球性創新比賽。超過20個人入圍,4個人獲得大獎。這些新型馬桶用到了焚燒、激光技術以及其他的技術,帶來了馬桶界的革命。

這一款設計簡潔的馬桶易於使用,並且可以在五分鍾內把糞便和尿液轉化成飲用水,無需衝水,在未來還很可能投放於世界各地,為地球的衛生事業作貢獻。蓋茨在2015年喝的那一杯純淨水,正是應召其活動的科技成果。

此外,在蓋茨的領頭下,一系列針對貧困地區設計的新型發明已開始造福人類:牛奶巴氏消毒器能依靠手柄驅動給鮮牛奶消毒;激光滅蚊器能夠識別傳播痢疾的雌性蚊子並將其殺死……

在2000年史蒂夫·鮑爾默接任蓋茨後,比爾蓋茨就開始慢慢對公司放開,2008年時他就將更多時間投入到他和妻子共同創建的梅琳達·蓋茨資金會,該基金擁有400億美元(約2644億元人民幣)的資金。

在2010年,微軟創始人、世界首富比爾·蓋茨和妻子梅林達·蓋茨與投資大師沃倫巴菲特一起發起了“捐贈誓言”活動,他們承諾在其一生或死後將超過一半的財富捐贈給慈善機構。比爾·蓋茨和妻子梅林達·蓋茨表示,其實他們在近20年來一直致力於實現這一承諾,他們設立的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設立的宗旨就是要改善人類醫療保健條件,並減少全球貧困等。

2015年伊波拉爆發後,比爾·蓋茨曾在一次TED演講中表示,未來幾十年里,如果有什麼東西可以殺掉上千萬人,那更可能是個有高度傳染性的病毒。不是戰爭,不是導彈,而是微生物。

據比爾蓋茨個人微信公眾號,2月底,他還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發表題為《如何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的文章,號召全球領導人應當立即行動,刻不容緩。

在此次新冠肺炎全球蔓延的形勢下,蓋茨基金會在2月5日宣佈出資1億美元,用於抗擊新型冠狀病毒導致的全球健康危機。

在蓋茨基金會承諾的1億美元資金中,多達2000萬美元將用於世界衛生組織(WHO)和美國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CDC)等機構,以資助前方檢測、控製和治療;另外2000萬美元將幫助加強對非洲和南亞高危人群的保護;其餘的6000萬美元將用於疫苗、治療和診斷的長期發展,以實現可持續控製和預防病毒傳播。

3月10日,蓋茨基金會再次宣佈出資5000萬美元,幫助加快開發新冠病毒肺炎治療藥物。

此外,在1月27日,在國內抗擊疫情艱難時期,蓋茨基金會宣佈提供500萬美元緊急贈款,並提供相應的技術和專家支援,用於幫助中國相關合作夥伴加速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流行病學、應急干預實施和醫藥產品研發等方面的工作。

(鈦媒體編輯楓葉綜合自經濟日報、騰訊科技、每日經濟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