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術手面前背靠背刷25助攻!佐敦轉型PG的故事
2020年03月16日07:18

  眾所周知,夏登和占士在改打控衛後都取得了驕人成績,韋斯卜克在一號位上也2次當選得分王,並視拿三雙如探囊取物。但在NBA歷史上,得分王打控衛並非他們仨的專利,早在上世紀80年代末,佐敦就曾這樣做過,也曾取得成功,但後來卻淺嚐輒止。如今的夏登、韋斯卜克和占士,不過是繼承了佐敦未竟的事業而已。

  佐敦的被迫改變來自於一個殘酷的現實。從1984年加盟NBA到1988年斬獲常規賽MVP和最佳防守球員,沒人的季後賽場均得分能比得上2屆得分王佐敦,但公牛卻從未在季後賽突破第二輪。為此,在1989年2月,美媒的文章還視佐敦為“奇葩”,並稱:“一名如此出色的球員在對待隊友時怎麼能做到一視同仁呢?”

  不得不說,這篇文章是犀利的,因為當時的佐敦的確未能對隊友“一視同仁”,而他總熱衷於在比賽最後時段接管進攻,在帶給公牛不少勝利的同時,也讓公牛患上了嚴重的“佐敦依賴症”,令其苦惱不已。談到佐敦在最後時刻大包大攬,公牛助教曾稱之為“天使長進攻”;後來禪師也曾表示:“我們就是在最後時刻把球交給佐敦,然後祈禱,‘救救我們吧,米高’。”

  但也就是和上述文章發表幾乎同時,意識到自己問題所在的佐敦,突然決定向NBA名宿“大夢”奧斯卡-羅伯特森學習,改打一號位。1989年3月7日,佐敦在負於76人的比賽中拉傷腹股溝,而算上該場,公牛在連續6場中勝負各半,貌似一旦佐敦無法在進攻端大殺四方,公牛就無法取勝。

  賽後,佐敦和時任公牛教練道格-科林斯進行了長時間的閉門會議,提出了改打控衛的想法。“我當時說,為了讓公牛的比賽變得更為連貫,改變是必須的,”佐敦日後回憶說,“道格要求我成為球隊領軍者,我卻說在二號位上我很難做到這點,最好是讓我在一號位引領球隊。”

  佐敦和教練一拍即合,於是一段神奇的曆程開啟了。在佐敦改打控衛的首戰,公牛主場戰勝超音速,佐敦僅出手13次,賽季第二低,僅得18分,卻送出生涯新高15次助攻。在他帶領下,公牛5人得分上雙,全隊最高分竟來自於中鋒卡達萊特(20分)。2天后,佐敦更進一步,砍下21分14個籃板14次助攻的三雙,率公牛大勝溜馬。

卡達萊特
卡達萊特

  同時,為了配合佐敦的“控衛試驗”,科林斯也將已有4年球齡的控衛薩姆-文森特降為後備,將神投手、3屆全明星三分大賽冠軍霍奇斯推上先發。

  他不負眾望,在佐敦出任控衛的前10場比賽中,霍奇斯先發6場,場均出戰31.5分鐘,得到15分,同時每場出手三分5.1次,命中率達到驚人的56.9%。在霍奇斯受傷後,食髓知味的科林斯又派上另一個射手帕加森。公牛也交出了自3月17日比賽後,連續16場得分破百的驕人紀錄。

  對手沮喪地發現,當佐敦在高位將球舉起時,他的隊友開始跑位,並獲得了更多空間,自己反而遭到更猛烈炮火的攻擊。倒在控衛佐敦腳下的對手越來越多,時任鷹隊教練邁克-弗拉特羅哀歎:“MJ已經是我們的噩夢了,如今他的持球更多了。”時任鷹隊控衛的李維士也坦言:“我不喜歡MJ打控衛,這太可怕,太不公平了。”

  佐敦則欣喜地發現:“我不再背負著為了公牛贏波,每晚都得砍下30分,乃至50分的包袱了。”

  神奇還在繼續。3月21日對陣湖人,佐敦在魔術手面前送出16次助攻,再創生涯新高;第二天對陣太陽,面對“閃電”奇雲-莊臣,佐敦又砍下32分10個籃板9次助攻。2天后做客波特蘭,佐敦的生涯助攻紀錄更進一步:17次。連“滑翔機”德士拿都感慨:“佐敦持球比魔術手還強!”

  而在3月底到4月初連續7場拿下三雙,連續15場11次拿下三雙後,連佐敦也不無得意地宣稱:“貌似我學東西真的超快啊!”

  不過,“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佐敦的“控衛試驗”如火如荼,卻已有人琢磨出了應對之道,他們就是老辣的活塞。在東決遭遇公牛後,“壞孩子”敏銳地發現組織進攻一把抓的佐敦體能亮起紅燈,畢竟場場出戰40多分鐘讓佐敦疲態盡顯。於是他們斷言:“一個一心想著推動比賽的佐敦,比一個完全投入砍分的佐敦更好防。”一度,佐敦又被迫回歸到砍分模式。

  1989年選秀,“大胖子”謝利-克勞斯在首輪第18順位為公牛選中來自愛荷華大學的控衛B.J。-岩士唐,宣告佐敦“控衛試驗”的終結。直到禪師在同年上任並帶來三角進攻,公牛才真正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戰術。(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