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百花齊放到灰色統治,軍機塗裝背後有大學問
2020年03月16日07:05

  原標題:觀察|從百花齊放到灰色統治,軍機塗裝背後有大學問

  據《解放軍報》3月13日報導,空軍日前頒發《空軍飛機塗裝及標識噴塗規定(試行)》,該《規定》充分貫徹“塗裝也是戰鬥力”的要求,按照“統一性、規範性、低可視、可操作”原則,對空軍各型飛機的塗裝和標識提出明確要求。那麼世界各國的戰機塗裝,經曆了怎樣的發展曆程?當下專門讓別人看的識別表示,為何越來越低調呢?

  從軍裝到塗裝

  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陸軍部隊對偽裝的使用已經很普遍了,部分原因是空中偵察造成的威脅。同樣,飛機也需要相互隱藏,避免被對方在空中過早發現,同時還要躲避高射炮火,並防止在地面上被敵機發現。從那時候開始,飛機就使用了各種塗裝方案,包括非常獨特的德國菱形圖案、通體橄欖綠色,甚至使用透明織物作為蒙皮。

  灰色塗裝在當時也被廣泛用於飛機。這不足為奇,因為灰色(或藍灰色)已經在地面部隊中廣泛使用。19世紀初奧地利進行的射擊試驗得出的結論是,對士兵隱蔽而言,灰色比綠色更有效。英國陸軍查爾斯·漢密爾頓·史密斯上尉進行的一項研究在1800年得出了相同的結論:在150碼(約合137米)的距離,灰色要比綠色的效果好。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飛機變開始使用灰色塗裝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飛機變開始使用灰色塗裝

  此外,灰色染料價格便宜,且易於製造。從1907年到1945年,德國陸軍一直穿著feldgrau(野戰灰,或者戰場灰)製服,他們因其遠距離的偽裝效果好而被選中。隨著新一代精確的遠程步槍和機關槍的出現,這一點變得越來越重要。法國軍隊稍稍落後,1914年7月10 日批準了“地平線藍”的藍灰色製服(所謂的這種製服是為了防止士兵從天際線走出來後被立刻發現)。這種文化很可能影響了飛機塗裝顏色的選擇。

  英國從19世紀中葉在印度旁遮普邦的殖民戰爭中發現了通體綠色,尤其是“卡其色”的優勢。由於其出色的偽裝效果而又重新得到重視。到1902年,英美陸軍都已使用卡其色。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許多飛機也因此選擇了綠色塗裝。

飛機早期塗裝受到軍裝顏色的影響
飛機早期塗裝受到軍裝顏色的影響

  有趣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最厲害的格鬥飛行員拒絕進行偽裝。一戰期間最成功的戰鬥機飛行員“紅色男爵”將他的飛機塗成紅色,就像早期鮮豔的軍裝顏色。這不僅有助於盟友之間的視覺識別(這是快速混亂的空中格鬥的重要因素),而且還提供了心理優勢,使敵方飛行員被其威名所嚇倒。

  “紅色男爵”的紅色飛機和一些像飛行馬戲團的裝飾性很強的飛機塗裝顯然使飛機易於識別,這也可能被視為對對手的一種威脅。但是,奧匈帝國的王牌飛行員朱利葉斯·阿里吉(Julius Arigi)最終放棄了他的裝飾性很強的飛機塗裝,因為它發現這種塗裝會引起敵人的注意。從那時候起,儘量避免在空中被敵方儘早被發現,成為了飛機塗裝的主要考慮。

  一戰期間最成功的戰鬥機飛行員“紅色男爵”將他的飛機塗成紅色,由於戰績顯赫,又被對手稱為“紅魔鬼”,這種塗裝一定程度上能夠威懾敵人

  “灰色”統治西方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的戰鬥機開始使用更複雜的塗裝。其中一種典型的方案是在飛機上部塗有擾亂視覺功能的泥土色和綠色的雙色調塗裝,而下半部是白色,或黑白相間的顏色,有時是天藍色。

  1941年,德國空軍改變了戰術:更多的空戰發生在更高的高度層,在那個高度,英國的塗裝方案比較顯眼,這會使其更危險。空戰中首先被發現,就會使得自己處於被動狀態。

  位於英國達克斯福德的“空戰研究處”研究了這個問題,並得出結論認為,塗裝方案應更加柔和。深褐色應替換為“淺灰”,底面應為“海洋灰”。顯然,對於在中高空完成大部分任務的飛機,灰色將是最有益的。

  1941年5月英國皇家空軍首次進行全灰塗裝試驗,當時使用了海灰色/橄欖灰色方案。結果證明非常有效,但是人們認為很難將其引入現有飛機中,因為剝離底漆,重新上漆和應用新方案的工作量非常大。二戰期間,第一個可用於作戰的全灰色塗裝方案是在1943年6月,當時它被批準用於高空戰鬥機,其中包括“噴火”式戰鬥機等。高空戰鬥機在上表面採用了灰色,因為從高空向下方觀察時,由於下方空氣中的雲或塵埃顆粒而顯示出灰色。

迷彩色、灰色塗裝被廣泛用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各國飛機
迷彩色、灰色塗裝被廣泛用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各國飛機

  而目前西方戰鬥機的灰色調塗裝始於美國的F-15。1976年,F-15“鷹”戰鬥機開始服役。最初交付時使用了“空中優勢藍”。不過,到1978年,新交付的產品使用了幽靈般的“雙色交融灰”,又叫“幽靈灰”。舊型號也開始重新噴塗。前F-15飛行員認為,藍色太容易被發現了,飛行員稱其為“標籤驚豔藍”(‘Tally Ho Blue’),灰色則很難被發現。此舉引發了戰鬥機塗裝的“灰色革命”。“鷹”之後是同樣溫和的F-16和F/A-18塗裝。對於這些飛機,特別是“大黃蜂”和“鷹”,這兩種色調在某些光線條件下顯得非常相似,以至於它們可能堪稱全灰色。1985年開始服役的英國皇家空軍“狂風”ADV可能是現代第一架最接近全灰色塗裝的戰鬥機。但仔細觀察後你會發現它的腹部顏色比較淺。這之後,是西班牙出現了“全灰”“大黃蜂”機隊。

  1991年的“沙漠風暴”中,西方的對地攻擊戰術開始偏向於在中空(而非超低空),利用精確製導武器進行攻擊。從那時候起,對地攻擊機試圖融於地面的迷彩方案開始逐步被淘汰。這進一步促進了灰色的普及。到1990年代中後期,英國皇家空軍的“狂風”GR改為了灰色塗裝。

最早服役的F-15使用了紮眼的空中優勢藍塗裝
最早服役的F-15使用了紮眼的空中優勢藍塗裝

  蘇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擁有一些灰色塗裝戰鬥機,並持續到早期的噴氣式戰鬥機。有些米格-17是全灰色的。當時,蘇聯防空戰鬥機和攔截機使用灰色塗裝的主要動機可能是防腐蝕而不是隱蔽。

  相對於戰鬥機經常採用的淺灰色,大型軍用飛機往往使用深灰色。在1萬米左右的平流層,天空的顏色為暗灰色,所以在這裏巡航飛行的飛機,例如B-52、C-5、KC-10加油機都採用深灰色塗裝。總體而言,西方的空中力量仍然被灰色統治。

  環境決定一切

  在戰機塗裝中,另一個分支便是迷彩色。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一些在低空和超低空飛行的作戰飛機,例如強擊機,就在上表面選擇了綠色與黃色相間的迷彩色,儘量讓其上部塗裝融於地面景色中,防止被上方的攔截機過早發現。而其腹部往往使用接近天空的顏色,在下方觀察,可以融於天空的背景。

日本使用林地數碼迷彩的F-4戰鬥機
日本使用林地數碼迷彩的F-4戰鬥機

  儘管西方已經開始淘汰迷彩塗裝,但直到今日,俄羅斯的一些飛機仍然保持了迷彩塗裝,除了蘇-25、米-24這種經常在超低空飛行的戰鬥機以外,空優戰鬥機也使用了不同形式的迷彩塗裝,包括常規的雙色迷彩、數碼迷彩、割裂迷彩等不同的形式。同時顏色搭配也各有不同,可謂不拘一格。蘇聯戰鬥機塗裝之所以蔑視西方的“灰色公約”,主要是基於己方的環境考慮。特別是在冬天以森林雪原為背景時,會展現出與眾不同的視覺效果。此外,其蘇-35的“茄子色”塗裝(上部位身灰色,腹部為藍灰色)、蘇-57的數碼迷彩,實際上也是基於灰色的不同變形或者以灰色為主的迷彩形式。俄系戰鬥機的迷彩塗裝除了讓戰機融於環境以外,還可以破壞飛機的視覺外形輪廓,讓對方不易識別。

  除了灰色和各種迷彩色,銀色的鋁本色也在一段時間內成為戰機的主流塗裝。特別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第一批噴氣式戰鬥機大多“本色出演”。其優勢在於降低重量,減少阻力,此外,對核爆炸的光輻射有一定的防護效果,因為鋁本身的反射性較好。但在隨後的中東戰爭和越南戰爭中,再次恢復了基於當地地形的迷彩塗裝。

俄羅斯戰機塗裝一直蔑視西方“灰色公約”。
俄羅斯戰機塗裝一直蔑視西方“灰色公約”。

  無論是純灰色塗裝,還是迷彩色或者是不規則的圖案,飛機塗裝最主要考慮的是在晝間讓自身融於背景之中,或者即便讓敵方看到也使其很難識別。而在夜間活動的飛機,往往偏重黑色系。美國的B-2和F-117也都採用了黑色或者接近黑色的塗裝。主要是考慮他們通常在夜間使用,這種顏色的塗裝可以有利於夜間目視隱身。美國SR-71“黑鳥”的主要飛行高度在3萬米以上的平流層中部,U-2的飛行高度稍低一些,但也在2萬米以上。這裏的天空的顏色已經趨向黑色,所以SR-71、U-2使用了黑色塗裝。

  除了塗裝,識別標誌也逐漸變得低調,一些飛機開始使用低可視度的識別標誌和機號。實際上,現代軍用飛機上使用低可視度的國家、軍種標誌並沒有什麼作用。因為國家、軍兵種標識的目的就是讓對方清楚的識別,但如今飛機很少進入視距範圍,即便是在視距內,也往往通過外形來識別。實戰中大多數被敵我識別器或則其他外部情報進行遠距離識別,這讓識別標誌的作用大大降低。一些軍機(並非全部)使用地可視度的標識和機號,是為了降低破壞飛機偽裝噴塗方案效果的風險。之所以仍不取消,一方面是便於內部近距離識別,另一方面這也已經形成了一種軍種文化。有觀點認為,軍機使用識別標誌是為滿足《芝加哥公約》(《國際民用航空公約》)的要求。該條約規定,從事國際航行的每一航空器應載有適當的國籍標誌和登記標誌。不過《芝加哥公約》不適用於“國家航空器”,而軍機則屬於典型的“國家航空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