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狄士多奇的鋼琴——張裕解百納傳奇之一
2020年03月16日10:28

原標題:巴狄士多奇的鋼琴——張裕解百納傳奇之一

  取材於1976年“巴黎品酒會”曆史事件的電影《酒業風雲》,有這樣一句台詞:“就像畫家德加是用油彩、雕塑家羅丹是用青銅、作曲家德彪西是用鋼琴、詩人波德萊爾是用語言,亨利·賈伊爾(勃艮第知名釀酒師)和菲利普·德·羅斯柴爾德(波爾多知名酒莊莊主)是用了葡萄,所以說,好酒就是偉大的藝術品。”

  而張裕解百納干紅的創始釀酒師巴狄士多奇(L.M.Battistuzzi),則是一位喜歡彈鋼琴的釀酒師。張裕公司編印的《大馬路五十六號——張裕的故事》有一篇《“鋼琴酒師”巴狄士多奇》描述:“工作中的巴狄士多奇認真、勤懇、嚴謹,釀酒技術精湛,主持研製了張裕名品解百納干紅葡萄酒。愛好音樂的巴狄士多奇曾將他心愛的鋼琴帶到張裕,彈琴和品酒成為他生活中的一大樂事。紅酒成為他‘舌尖上的音樂’,鋼琴也伴隨著他在張裕度過了一段美好的異國時光。”

  另據香港明文出版社2012年出版發行的《葡萄酒鋼琴之眷戀——從地中海到山東的渤海灣》記載,巴狄士多奇出身於意大利一個釀酒世家,從小愛好音樂,曾在那不勒斯聖彼得囉音樂學院深造。這本書的作者是張裕公司創始人張弼士的重孫張廣荃,他的父親張竹岩當年曾隨巴狄士多奇學習釀酒,與巴狄士多奇在化驗室坐對桌。

  巴狄士多奇畢業於科內利亞諾葡萄釀酒學院,1931年至1948年在張裕公司擔任釀酒師。來到煙台的第一個年份,巴狄士多奇選用蛇龍珠葡萄為主要釀酒原料釀造出一種干紅,上市後極受歡迎,張裕公司將其命名為解百納,並於1937年獲準註冊商標,開創了綿延至今的解百納傳奇。截至2019年2月統計,張裕解百納干紅全球銷量累計突破5.32億瓶。在《Drinks Business》雜誌主辦的2019年全球暢銷葡萄酒品牌盲品賽,張裕解百納干紅以優異的成績入選“全球暢銷葡萄酒品牌TOP 5”之列。

  那麼,在80多年前的某個月光皎潔的夜晚,在遠離故土的煙台,巴狄士多奇可曾彈奏一曲德彪西的《亞麻色頭髮的少女》,寄託對親人和家鄉的思念?在某個細雨綿綿的午後,可曾彈奏一曲肖邦的《B小調第三鋼琴奏鳴曲》,享受一個逍遙自在的下午?在某個陽光燦爛的早晨,可曾彈奏一曲門德爾鬆的《春之歌》,憧憬於春風吹過、新芽吐綠的葡萄園?

  葡萄酒和音樂一樣,講究結構,追求和諧與平衡,並且令人值得回味。毫無疑問,音樂對巴狄士多奇的熏陶和啟迪,必然會影響到他對酒的理解和把握。在某種程度上說,解百納干紅是巴狄士多奇用葡萄譜寫的液體的奏鳴曲、流動的音樂、裝進酒瓶里的詩篇。

  欣賞音樂是一種聽覺享受,品嚐葡萄酒則是一種視覺、嗅覺和味覺享受。正如節奏、旋律、和聲、音色之於音樂,我們需要從一杯酒的香氣、甜度、酸度、單寧、酒精度等方面,去感受其釀酒藝術和風土特徵。“鋼琴王子”李雲迪曾經說過:“我很喜歡收藏和品味紅酒,因為這裡面的很多不可言傳的神秘意味,在我看來是跟音樂相通的。”(陳耀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