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14月齡寶寶被天將磚塊砸腦死亡後續:不排除高空拋物
2020年03月10日08:23

原標題:浙江14月齡寶寶被天將磚塊砸腦死亡後續:不排除高空拋物

3月5日,浙江紹興柯橋待駕橋花園小區14個月大的男寶寶奇奇被高空墜落的磚塊砸中頭部,當天被送往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救治。

今天(3月9日)下午,在浙大兒院外科重症監護室家屬等候區,奇奇父母告訴記者,醫院臨床診斷奇奇已經腦死亡。

接下來該怎麼辦?這幾天,爸爸媽媽每天都在糾結中度過。

靠機器和藥物維持生命體徵,

護士拍來的照片至今沒敢給媽媽看

從3月5日出事後,奇奇的爸爸媽媽再也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尤其是媽媽江紅梅,閉上眼睛都是奇奇被磚塊砸中頭部,滿身是血的場面。

自責、懊悔……江紅梅說得最多的,就是“那天如果不出門就好了”。前幾日連續陰雨,3月5日好不容易出了太陽,原本是帶奇奇出門透透氣,誰曾想回家時剛走到單元樓梯口,一塊碎紅磚從天而降,正中奇奇頭部。

奇奇被砸後,江紅梅嚇得手足無措,癱坐在地上放聲大哭,急得不停地用手敲打自己的腦袋,管不得自己已經懷有身孕。身為母親,目睹一歲多的兒子砸暈在自己面前,任誰都無法接受。

當天,奇奇因為出血多傷勢重,從紹興市中心醫院轉入浙大兒院,晚上8點多進行手術,取出了頭部幾塊碎骨頭,直到晚上12點多手術才結束。

爸爸李勇追著醫生問,手術到底算不算成功?“醫生說,手術不手術其實沒什麼意義。最好的結果就是植物人,而且這種概率還是非常非常小的……”

哪怕概率再小,誰都不忍心放棄,總想著拚一拚試一試,萬一發生奇蹟呢?

從手術到現在,奇奇已在重症監護室4天,奇蹟似乎還沒有發生。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醫生也多次讓李勇做好最壞的打算。

“醫生說奇奇臨床診斷已經腦死亡了,沒有自主呼吸,只有微弱的心跳,目前只能靠機器和藥物維持生命體徵。”李勇說。3月8日,李勇得知奇奇的血壓和心跳比前幾天好了。“難道出現好轉了?”李勇這樣想,“但醫生說不是的,奇奇其他器官本來就沒什麼問題,傷得最重的是腦子,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因屬於危重病人,奇奇手術後,爸爸媽媽至今未見過他一面。

“不能探視的,有一次看我哭得傷心,護士讓我通過視頻看了一眼,他整個頭都腫著的,不忍心看。”護士也給李勇拍了奇奇的照片,頭上包著紗布,嘴裡插著管子,整個臉浮腫得變了形,嘴唇也起了皮。

李勇從手機里找出這張照片,悄悄給記者看了一眼。“你說人都這樣了,還有用嗎?這張照片不能給她(奇奇媽媽)看,受不了的。”

爸爸媽媽每天兩頭跑,

日夜守在醫院心裡才踏實

雖然不能探視,但李勇和江紅梅依舊每天守在外科重症監護室的家屬等候區。

這裏只有一排排座椅,白天坐著等,晚上就帶床被子躺著等。等待一個幾乎不會發生的奇蹟。

江紅梅說,哪怕奇奇沒有好轉,但問問醫生當天的情況,心裡才踏實。雖然她也知道守在醫院沒意義,但兒子躺在裡面,自己守在外面,才會安心。沒說幾句,她的眼淚大顆大顆往下掉。

這對來自江西鷹潭的夫妻,租住在待駕橋花園小區7幢10樓,每年的房租2萬多元,全靠李勇做室內裝修賺錢養家。說是室內裝修,幹的是體力活,賺點辛苦錢。

李勇的微信名是“專業敲牆”,朋友圈也都是一個個敲牆的視頻,好的時候一天能賺四五百元,但沒活的時候就只能歇著。

過年在老家這段時間,李勇心裡想著賺錢,休息得也不踏實。1月31日,他帶著妻兒回過一趟柯橋,但受疫情影響,當天又返回老家。直到2月28日,實在坐不住的李勇,又帶著家人回到了紹興。

原本想著又可以賺錢養家,誰知禍從天而降。

“要是晚點回來就好了……”

“要是那天不出門就好了……”

夫妻倆說著說著,總是會冒出這樣的念頭。除了自責,他們似乎找不到情緒宣泄口。

“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醫院這邊沒好轉,派出所那邊也沒進展……”採訪期間,李勇接到了律師的電話,但他的問題早已超出法律諮詢之外,“你說我現在是在醫院好,還是去派出所問問比較好?”

一輩子和體力活打交道的他們,已經無助到沒了方向。

本來這段時間李勇手頭的活挺多的,但現在已無心工作,每天紹興杭州兩頭跑,單程要花費一個多小時。擔心丈夫心裡有事,路上出意外,大著肚子的江紅梅提出自己在醫院守著。

再難,兩個人都要扛下去。

小區之前發生過高空拋物,警方已介入調查

出生於2018年12月份的奇奇,是李勇和江紅梅的第一個孩子,他們的手機里,存著很多奇奇平日裡的照片。白白淨淨的小男孩,坐在房間的地板上擺弄著玩具。

奇奇會叫爸爸媽媽,這段時間剛剛學會走路,心情好的時候能走上七八步,讓夫妻倆激動不已。

和每個普通的父母一樣,他們曾不止一次想像過奇奇的未來,但從來沒有考慮過現在這種情況。

李勇說,目前奇奇治療已經花掉6萬多元。“2萬元交進去了,還欠了醫院四五萬塊錢。”但如果錢能換回一條命,李勇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像個無頭蒼蠅。

現在,夫妻倆希望警方能早日出調查結果,這塊磚頭,到底是誰扔下來的?

“這個小區我自己知道的,外立面根本就不是這種磚頭。”李勇推測,磚頭是從樓道掉下來的,不排除高空拋物,“一共有24層樓,派出所民警說已經走訪了單元里的71戶,正在排查。”

李勇說,自己租住的小區是個安置小區,之前有記者走訪時,很多住戶反應,高空拋物的事情時有發生。住戶壽女士說,她女兒前不久險些被一隻從高空拋下的涼鞋擊中,被嚇得多個晚上失眠,現在女兒走在小區里,都要抬頭張望幾眼。

這兩天,物業對小區進行了全面安全檢查,要求住戶把陽台上的雜物立即清理,同時張貼了告示,力爭杜絕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但在李勇看來,用一個孩子的生命來做提醒,代價太大了。之前李勇諮詢過律師,如果找不到肇事者,可以起訴整幢樓的業主要求賠償,但這並不是他想要的結果。“只有找到真正的肇事者,才能給兒子一個交代。”

砸中奇奇的紅色小磚塊,到底是有人高空拋物,還是意外墜落?目前柯橋警方仍在調查中。我們也希望,住在高層的住戶能夠繃緊安全這根弦,防止悲劇再次上演。

高空拋物入刑

最高可按故意殺人罪論處

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發佈《關於依法妥善審理高空拋物、墜物案件的意見》,確認高空拋物入刑,甚至“故意高空拋物最高可按故意殺人罪論處”。《意見》一經出台,立刻引發了社會關注和熱議。

來源: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 朱麗珍、綜合 最高人民法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