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麗被“資本”謎團:“用命保肖戰”還是陰謀論?
2020年03月10日11:09

原標題:新麗被“資本”謎團:“用命保肖戰”還是陰謀論?

文 | 嘟嘟、嚕嚕

編輯 | 雷德利

“肖戰與新麗傳媒沒有影視約,我們沒有義務回應有關肖戰事件的問題,肖戰跟我們公司沒有任何關係。”3月5日,新麗傳媒方面對北京商報說。這也是新麗傳媒首次正面回應肖戰相關。

單從肖戰出演的新麗作品情況來看,這份聲明的內容還是值得推敲。

2017年,肖戰同其他4位X玖少年團成員出演《鬥破蒼穹》後,便接連開始出演劇集《狼殿下》《慶餘年》《鬥羅大陸》及電影《誅仙》,其中《鬥羅大陸》《誅仙》為男一號,《狼殿下》為男二號,《慶餘年》中也擔任重要配角。

這樣的關係也讓許多媒體在報導時,將肖戰事件與新麗傳媒2020年的業績表現掛鉤。毒眸還注意到,不少網友認為肖戰將為新麗傳媒與閱文集團的對賭協議(2020年淨利潤達到9億元)買單。“畢竟要賠9億元,當然是要拿命保肖戰了。”甚至還有網友認為,肖戰事件或將致使未完成對賭的新麗賠付100億元。

這也讓一場從同人社區誕生的“文化戰爭”,有了“資本戰爭”的走向——肖戰,似乎成了新麗業績的關鍵。微博上一則轉發甚廣的內容寫道“新麗現在當紅藝人只有肖戰,所以會死命公關”“資本方在派人讓我們內鬥”,許多持類似觀點的人微博轉評讚都能破千。不少主流媒體也寫到:“新麗或將損失數十億”“對賭協議難收場”。

一則轉發甚廣的微博

但公允地說,在中國的影視生態里,藝人與影視公司有所關聯是常事,但是有關聯不代表事關命脈,畢竟新麗那場眾所周知的被收購發生在2018年,而彼時的肖戰還遠未稱得上紅過。

肖戰的影響力或許並沒有吃瓜路人們想像得那麼通天。一位消息人士更是告訴毒眸,那場在飯圈看來瘋狂的對賭協議,早在2017年就有了開端,認為肖戰能影響全局,實在是貽笑大方。

為瞭解開上述謎團,毒眸複盤了從2018年閱文收購新麗的全過程和這幾年新麗的主要作品,只能說,肖戰和新麗那點事兒可能沒你想得那麼重要。

新麗資本路:從想上市到對賭

肖戰到底和新麗有什麼關係?

從天眼查發佈的關係圖中不難看出,新麗的副總裁於婉琴,也就是豆瓣小組成員口中的“肖戰經紀人”,是一家名為居正影業公司的高管,而該公司的大股東為新麗傳媒。

持股居正影業49%的王力威(豆瓣網友網傳此人為陳道明女婿),名下還有一家廈門仲夏之月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仲夏之月這家公司註冊的68個商標全部和肖戰有關。而持股仲夏之月20%的肖偉,也被豆瓣網友認為有可能是肖戰的父親。不過,上述網友推測均未經證實。

圖片來源:天眼查微博

總的來說,從工商信息看,肖戰和新麗的關係疑似體現在居正影業和仲夏之月這兩家公司,而即便這種關係成立,也還是一個比較間接的關係。而於婉琴和肖戰工作室之間也沒有直接的工商關係,但說是“完全沒有關係”,也不夠準確。

不過,有關係不代表肖戰就與新麗對賭協議密切相關。面對“畢竟要賠9億元,當然是要拿命保肖戰了”這樣激烈的觀點,還要回溯到新麗是如何走上對賭這條路的。

新麗傳媒曾想登陸A股市場,但無奈從2012年進入IPO初審,時至2017年,新麗傳媒三次IPO均以失敗告終。2018年3月,彼時新麗傳媒的第二大股東光線傳媒,以33.17億元的價格將其持有的新麗傳媒27.64%的股份出售給林芝騰訊,第二大股東易主為騰訊——這也意味著當時新麗的估值約為120億元。

緊接著,2018年8月,由騰訊文學與原盛大文學整合而成的閱文集團發佈公告稱,將以不超過155億元人民幣的價格收購新麗傳媒。其中,閱文集團將向騰訊支付52.9億元,結算方式為股份;向新麗傳媒管理層支付102.1億元,結算方式為50%現金和50%股份。

也就是說,閱文為收購新麗付出的最高代價,是價值51.05億元的現金和103.95億元的股份。

不過,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新麗傳媒的2018、2019、2020年淨利潤不低於5億元、7億元和9億元,才能如數獲得這102.1億的現金和股份。如業績不達標,閱文集團支付給新麗的收購對價會相應扣減。

截圖來自閱文集團2018年8月公佈的收購協議

曾出品過《白鹿原》《我的前半生》《夏洛特煩惱》《失戀33天》等大熱作品的新麗,被收購後的這兩年,卻似乎遭遇了“水逆”。

在限古令的衝擊下,核心項目《如懿傳》遲遲無法上星,後無奈選擇2018年8月在騰訊獨家網播。截止目前,該劇全網累計有效播放量為78.9億次。而同為2018年暑期檔播出的《香蜜沉沉燼如霜》和《延禧攻略》,截止目前的全網累計有效播放量分別為121.3億次和112.9億次。

也就是說,《如懿傳》的播放量為《香蜜》的65%,《延禧攻略》的70%,相比來看播放數據遜色一籌。而新麗2017年就已完成拍攝的《狼殿下》,目前還處於積壓狀態。

除了政策的影響,早在肖戰之前,新麗就曾因演員的負面新聞受到波及。吳秀波出軌事件,導致《情聖2》撤檔2019年春節檔,和楊穎合作的《渴望生活》播出也遙遙無期。雖然吳秀波的經紀公司是喜天傳媒,但《情聖2》和《渴望生活》都由新麗出品,對新麗影響不小。

受此前幾年的不穩定因素影響,新麗過去兩年的營收狀況都不夠穩定。

閱文集團財報顯示,2018年新麗傳媒實際獲得淨利潤為3.24億元,與業績承諾相差了1.76億元。當時新麗傳媒創始人曹華益曾解釋稱,“低於預期主要是一些項目延期,2018年行業變化比較大,新麗傳媒有一些項目沒有如期上線”。鑒於2018年新麗未完成業績對賭,閱文集團調減了約8.5億元的支付對價。也就是說,新麗管理層直接損失了8.5億。

截圖來自閱文集團2018年8月公佈的收購協議

2019年新麗傳媒的對賭情況,也不容樂觀。截至2019年上半年,新麗傳媒淨利潤僅為9550萬元, 完成度僅為13.6%。假若新麗傳媒最終未能完成2019年業績承諾,面對當下的並不景氣市場環境,和2020年初疫情這隻“黑天鵝”,新麗2020年9億元的對賭目標,將成為更大的挑戰。

這也是飯圈和一些人認為新麗要保肖戰的原因之一:《陳情令》爆火之後,作為肉眼可見的“現金牛”,不保他保誰?

但必須明確的是,閱文收購新麗發生在2018年,彼時收購公告里提到了原因,那就是新麗的作品水平過硬——

2015年至2017年期間,新麗播出十部電視劇及一部網劇,包括《我的前半生》、《白鹿原》、《風箏》、《女醫明妃傳》及《餘罪》等大熱劇集,並獲得業內多項大獎。新麗和東方衛視、湖南衛視、騰訊視頻及愛奇藝也都有著良好的合作關係。

此外,新麗在2015年至2017年,也參與製作了《悟空傳》、《情聖》、《羞羞的鐵拳》及《夏洛特煩惱》等多部大熱影片。

換句話說,彼時在雙方簽下對賭協議時,閱文對於新麗的信心來自於它的製作能力,在這個基本面沒有大改變的情況下,這份協議的完成度其實與肖戰無重大關聯。

據財聯社報導,有業內人士分析,肖戰對新麗來說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重要,新麗最多更像是其“奶爸”,而非“親爹”。

更有消息人士告訴毒眸,在肖戰227事件之前,閱文早已對新麗能否完成今年業績不抱太大希望,因為影視行業環境依然處於回調,並且政策管控也尚未放鬆,加之疫情突如其來,他們已經調低了預期。

而簽下對賭協議,在資本圈也並非飯圈想像的罕有操作。上海尚世影業曾以每股78.95元、總價2.25億元的價格購買了嘉行傳媒的285萬股股票。按照協議約定,嘉行傳媒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累計稅後淨利潤不能低於3.1億元,否則嘉行需以15%的年收益率,回購上述285萬股股票。

在對賭協議里,也有公司耍花招——如泰合佳通和車網互聯這兩家公司,分別在2013年、2014年被同一家公司榮之聯併購。在業績承諾期,這兩家子公司均實現了各自的業績承諾,但承諾期一過,二者卻接連出現大幅的業績下滑,連累母公司榮之聯的業績“變臉”。

但不止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毒眸,在當下的影視環境里,新麗顯然已經是足夠優質的標的,因為它擁有強大的內容生產能力。一個可供對比的數據是:閱文收購新麗的價格與華策彼時的市值接近,要知道,資本從不走空。

而且,從資本角度來說,真正能幫助新麗“救市”的也並非肖戰,而是騰訊和閱文。

一方面,閱文在發佈收購新麗的公告的同時,和騰訊簽訂了發行合作協議。閱文已同意將電視劇、網絡劇、電影及動畫片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及放映權授予騰訊,2018-2020年3年之內,騰訊需要向閱文分別支付14億、21億以及23億元,共計58億元的授權費用。

作為騰訊的血緣公司,這種關聯交易顯然是對新麗的收入是有利的——因為閱文的上述內容產品只能由新麗製作,閱文影業則更像一個前台門面。不過,在近期一些新聞下,閱文股價也受到了波及,從2月27日的37港幣/股,跌至3月6日的34.5港幣/股。

閱文近來市場負面情緒增加(數據來源:微沸點)

另外,作為整個騰訊泛娛樂佈局的中間點,新麗對於騰訊視頻、閱文都有著極為重要的戰略意義,作為一個戰略板塊,新麗的作用不會因為任何一個明星輕易動搖。

在完成收購時,閱文聯席首席執行官梁曉東先生就曾表示:“新麗團隊在影視製作行業取得了備受矚目的成績……收購新麗對閱文來說是一個能將自身內容實力向下遊延展的稀缺機會,使閱文能夠進一步深入IP價值鏈……我們相信此次聯合將為閱文股東創造重要的長期戰略價值。”

而在早前毒眸對閱文CEO吳文輝的專訪里,他也提到,閱文和新麗的密切合作才剛剛開始。基於這種密不可分的血緣合作關係,新麗在騰訊系的位置可想而知。(點此閱讀:獨家對話閱文:《慶餘年》的幕後推手)

一言以蔽之,強大的產業鏈,是不會因為某位流量明星的起起伏伏而被打破的。而在資本面前,“工具人”永遠不缺。

肖戰能為新麗帶來什麼?

上文提到,新麗的對賭發生在肖戰紅之前,且大環境決定了能否完成業績與肖戰並無重大關係。那麼另一個問題來了,就算新麗不需要,肖戰本人是否又有扛得動資本的能力?這是回答肖戰背後是否有資本保他的另一個關鍵細節。畢竟,對於資本來說,真金白銀的收入才是判斷標準。

肖戰在新麗最輝煌的一筆戰績,莫過於其擔任一番主演的《誅仙I》:其以3天2.7億的票房,成為2019年中秋檔票房冠軍。而此片在上映前因熱度過低,被多機構/人預測票房過不了2億。最終,《誅仙I》收穫了4.05億票房,有媒體稱新麗因此收入1億元。

《誅仙I》

此戰績一出,曾有不少媒體感慨“流量電影又回來了”“流量電影死而複生”“流量又拯救了國產爛片”。但是這4.05億票房,彼時流量正旺的肖戰承擔了多少呢?

毒眸曾在不是肖戰孟美岐粉絲比鹿晗的能打,只是《誅仙》IP比較大 | 猛侃專欄中以鹿晗、吳亦凡舉例,說明流量明星其實從來沒能證明他們在電影票房上的價值。

從《誅仙I》的受眾群體來看,它能奪得票房冠軍,更多是因為身為國民級玄幻IP,坐擁龐大的書粉群體。而當年的頂級IP即便有彼時的頂流相助,上映後第二天也因口碑有了票房回落,第二日票房比首日少了近6000萬。因此,從電影來說,肖戰的扛票房能力未必有人們想像得那般大好。

肖戰因《陳情令》大紅,自然也有人認為他扛劇能力或許會比電影強。但一個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在整個劇集市場,流量的扛劇效應正在變得越來越弱。

2018年,《甜蜜暴擊》《武動乾坤》《鬥破蒼穹》等有鹿晗、楊洋、吳磊等流量參演的劇集接連啞火,2019年,流量較高的藝人參演的作品也未能躋身年度網播量TOP10:據雲合數據顯示,張藝興主演的愛奇藝獨播劇《黃金瞳》33.4億網播量位列年度網播量16名,Anglelababy、鄧倫、朱一龍主演的《我的真朋友》以27.8以網播量位列年度網播量19名。

而從口碑來看,上述流量主演的劇集中,豆瓣評分最高的是《黃金瞳》的5.2分。可見,即使有“頂流”加持,且網劇也比上星劇更能實現精準投放,流量演員也未能在網播量上為這些劇集爭得太多流量,口碑上更是難言加分。2018年的爆款劇《延禧攻略》就是一個分水嶺:“流量演員”對劇集的影響程度,越來越少了。

肖戰從《陳情令》變身“流量演員”之後,唯一一部播出的劇集是《慶餘年》。在雲合數據的2019年連續劇網播量排行中,該劇以52.3億的播放量位列第二,但很難說38集末尾才出場(全片46集),且演技被嘲的肖戰扛起了多少。畢竟從上熱搜次數來看,早期出場的劇中角色範閑、二皇子、王啟年、範思轍、藤梓荊的討論度都遠高於言冰雲。

肖戰粉絲能為一部劇帶來多少流量,或許這個數據更能客觀呈現 :據Vlinkage顯示,《陳情令》於7月14日收官後,帶動了由肖戰參演,於2018年播出的網劇《哦!我的皇帝陛下》網播量回溫。據Vlinkage數據顯示,在7月14日至8月26日共43天中,該劇有37天躋身全網網劇播放量TOP10,總網播量累計超1.5億。

在7月14日至8月26日共43天中,該劇有37天躋身全網網劇播放量TOP10

“肖戰的劇樣本太少了,還沒法具體量化,但是單從《哦!我的皇帝陛下》的回溫增長來看,肖戰在網絡平台還是具備一定的扛劇能力的。”Vlinkage方面對毒眸表示。不過,可以肯定的一點是,肖戰在劇集領域的影響暫時止步於網絡平台的粉絲圈層,而在《慶餘年》這樣豆瓣開分7.9,網絡劇市占率一度超過50%(數據來源:雲合數據)的兼具口碑與熱度的大製作劇中,他產生的聲量是存疑的。

如果以老牌扛劇演員來對比著看,或許就能明白肖戰的演員之路可能才剛剛開始。目前能扛的動劇集市場資本的演員,大抵有三類——

一類是通過演員晉陞為“資本”本身,比如三位擔任過出品人,同時也簽了藝人的“85後”小花楊冪、趙麗穎、唐嫣。(點此閱讀:楊冪甜劇打轉、唐嫣新劇啞火,85後小花們怎麼了?),和做了幾部參演劇集出品人的靳東。

一類是以持續的高收視作品穩固了自己的地位,具有一定不可替代性的演員,如孫儷,孫紅雷,陳數。豆瓣“收視率研究中心小組”成員“影視盤點101”中的一個製圖《線上男女演員扛收視能力排名TOP10》,便是這兩類藝人的概括。

圖片來源:豆瓣收視率研究中心小組

第三類藝人則是作品熱度與流量同時加持,占盡天時地利人和。80、90後演員裡面,楊洋、李易峰、迪麗熱巴、鄭爽均在此列。而目前小花里最炙手可熱的莫過於《香蜜沉沉如霜》《親愛的,熱愛的》兩部網播收視雙高,且豆瓣口碑都在及格線的作品壓身的楊紫。而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梯隊的更換速度也是最快的。

以上這三類藝人,都離不開持續幾部高熱度作品的加持。而大紅不到一年,播出作品非常有限的肖戰,還未能在劇集市場上驗證自己的號召力。

綜上所述,肖戰的確是個能打的藝人,但新麗傳媒也並不至於用力到“用命保他”——

2020年與肖戰有無關的待播劇中,還有《他其實沒有那麼愛你》《天龍八部》《鹿鼎記》等作品;電影業務方面,2019年12月31日上映的《寵愛》也將在2020年確認收入。對於核心競爭優勢是影視製作能力的新麗來說,質量夠格的作品才需要他們“用命保”。

內容為王這件事,在當下的影視環境中已經被無數人不斷強調了,這才是讓公司們捱過寒冬的保命符。

但這次的輿論風暴也對所有影視製作公司發出了警醒:流量是把雙刃劍,狂熱的粉絲既能載舟亦能覆舟。如何讓“流量演員”+“IP”的合作能雙贏,產生1+1>2的效果?未來需要藝人方和製作方共同注意的問題,還有很多。

原標題:《新麗被“資本”謎團:“用命保肖戰”還是陰謀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