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天,光頭已經長成了板寸
2020年03月09日08:08

原標題:20多天,光頭已經長成了板寸

  支曼曼已經長出了短髮。

  支曼曼曾經的長髮。

“我覺得女生酷起來,真沒有男生什麼事!”在到達武漢的第四天,支曼曼在錄製的視頻裡面這麼說。支曼曼1997年生,在支援武漢前,已經在江蘇省人民醫院心臟大血管監護病區里工作了兩年,2月13日省人民醫院醫療隊馳援武漢的時候,長髮及腰的支曼曼很颯地理了個光頭,“現在20多天啦,長成板寸了,比之前好看!”在電話裡,支曼曼和記者說道。4日支曼曼還要上個晚班,淩晨2:30就得起床,“接班”去照顧重症監護室的患者,“最棒的時刻?就是看到上一個班照顧的患者轉出重症監護室了,替他們高興!”

通訊員 周寧人 董菊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楊彥

長髮及腰,說剪就剪

“我報名,我報名,我報名,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在微信群裡支曼曼的報名留言,省人民醫院心臟大血管外科監護病區護士長管玉珍還記憶猶新。這個小女生在病區工作兩年了,雖然還很年輕,但是技術過硬,2月13日省人民醫院組建醫療隊200多人,整建製接管武漢市第一醫院的一個重症監護室,支曼曼是隊員名單中年齡最小的一個。

出征前理髮,“刷刮”的支曼曼直接讓理髮師推了個光頭,成了省人民醫院出征隊伍里唯一的一個“光頭女生”。“當時真沒想那麼多,就是自己平時長髮及腰太不方便打理了,為了避免感染也想剪短一點,後來想想乾脆剃光了。我覺得光頭也很酷嘛,很多人還說我光頭造型更美了!”

支曼曼是年三十回到南京值班的,過年都沒和家人一起,支援武漢又特別匆忙,支曼曼給淮安老家的爸爸發了條消息,爸爸當時給她回了個電話,叮囑她好好照顧自己,平安回來。“光頭”的形象支曼曼一開始沒敢給爸爸媽媽看,到武漢幾天之後才給爸爸媽媽發了張照片。

感覺難受,先哼支歌

穿著防護服“進倉”工作,支曼曼是頭一回。在此之前,支曼曼還是有點緊張的,害怕自己做不好,會給大家“拖後腿”。省人民醫院的副院長、醫療隊隊長劉雲帶著大家一遍遍培訓,一個個“過堂”,支曼曼學得特別認真。但是第一次穿上防護服長時間工作,支曼曼還是感覺到了不適應,“感覺悶,有明顯的缺氧症狀。”感覺到難以支撐的時候,支曼曼就想哼點平時喜歡的歌鼓勵下自己,但在封閉的空間里沒有力氣,哼不出聲音來,“於是就改在腦子裡想想吧。”

支曼曼告訴記者,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穿防護服感覺特別難受,和沒適應的關係很大,現在一個班次上四個小時,雖然脫下防護服還是全身濕透,但已經適應了不少。排到晚夜班的時候,支曼曼夜裡2:30就得起床,淩晨4:00進倉,早上8:00出倉,脫防護服做好洗消,再回到駐地洗頭洗澡,能睡覺都得是早上10點多了,工作很辛苦,支曼曼還覺得“撐得住”。

工作熟悉了、適應了,越來越得心應手,在工作之外醫療隊里的氛圍也會輕鬆一點,就拿防護服上的簽名來說,從剛剛開始差不多的“加油體”,漸漸多元化了,有畫畫的,有單身要對象的。支曼曼是楊冪的粉絲,寫防護服簽名會“隔空表白”,偶爾皮一下。

患者配合,最受感動

對這次支援武漢,支曼曼覺得自己是“一夜長大”。“年資更高一些的護士,他們得照顧病情更重的患者,還得管著小組的工作,其實任務更重。我們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任務做好,也保護好自己,不給團隊添麻煩。”在武漢的20來天,最讓支曼曼感動的還是患者,“病人都蠻配合的,我每次治療時都會先敲門,病人都會說,好了,我戴好口罩了,可以進來了。有時候他們都會好心地跟我說,小女生,別過來別碰我,做完治療也都會跟我道謝。”

3月3日,支曼曼上的是晚班。“有一位氣管插管的老奶奶,身體各項指標讀數都還不錯,就是心率有點快,可能是和插管不舒服有關。”支曼曼說,當時是夜裡三點半,老奶奶神誌還是清醒的,“我就和她說,奶奶啊,你能聽到我說話嗎?你放輕鬆,再堅持堅持,說不定明天就能拔管啦!”支曼曼告訴記者,雖然老奶奶說不了話,但是從肢體從眼神都能看出她在盡力配合治療。

“還有同一個病房的一位叔叔和老爺爺,老爺爺說話口音重,叔叔就主動給我當翻譯,兩人都很配合,這次接班,他倆都轉出重症監護室了,沒看到他倆,我也特高興!”支曼曼說。全國那麼多醫護來支援,從到武漢開始,支曼曼就有直覺,覺得這場“戰疫”也許不會持久,“等到回家的時候,最想回淮安老家去陪陪爸爸媽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