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武漢當社區誌願者
2020年03月04日02:37

原標題:我在武漢當社區誌願者

我在武漢當社區誌願者

陳拯

  2月8日

  晚上11點半,快到睡覺的時候,領導在部門群裡通知,接市委組織部的通知,市國資委要求29家市屬國有企業萬名黨員幹部進社區,請做好準備,迎接挑戰。看到這個消息,盤算一下在漢的部門同事,怎麼著都會輪到我了。春節假期部門一半的同事離漢回老家了。揣著心事難以入眠,聽了一節音頻課程,到了深夜1點才勉強睡著。

  第二天下午3點,接到電話通知,已經光榮入選了幫扶突擊隊。首要任務是領取物資,其次是聯繫供應商購買防護服和護目鏡,然後坐等任務分配了。梳理一下頭緒,每天的注意事項是吃一個雞蛋,加強營養,走路的時候注意痰液,回家前在戶外多吹吹風,多吃VC起到預防作用。防護措施是護目鏡、防護服和口罩、手套,全身從上到下保護好。

  2月9日

  深夜1點才睡著,淩晨5點多就醒了,爬起來做飯,啟動洗衣機,孩子媽起床後正好晾曬。自己煮了兩個雞蛋吃了。收拾妥當,看看時間,7點30分,距離約定的8點碰頭時間還早,決定步行走到小區門口。到了地方,時間還早,社區里陸續有人走出來,在街邊等車來,大家心照不宣,默默欽佩彼此皆是“逆行者”。

  等到了車,大家一起向集結地出發,大概瞭解所幫扶社區的基本情況。下車後,大家彼此提示,穿戴好口罩、手套、防護服和護目鏡。30個隊員齊了,按照社區要求分組,請社區主任介紹了整體情況和注意事項,大家收拾下就開始幹活兒了,登記出入居民,測體溫,為獨居老人送菜,幫忙找人,等等。

  這一天,我用額溫槍給人測體溫,看到太多人的眉頭擰成“川”字,刻下歲月印記的,保養較好的……這是一個城中村拆遷還建的社區,多數是中老年人,生活在社會底層,牢騷滿腹、怪話連篇的有,懂理的也有。不過,也有人大大咧咧地聚眾聊天、抽菸,一趟趟點外賣、買菜、進進出出,彷彿忘記了已經是疫區之中、抗疫最關鍵的時刻。

  2月12日

  武漢“10號令”出台,今天是實施小區全面封閉管理的第一天,湖北省也宣佈全省跟進此項措施。會考慮到今天是(社區工作)艱難的一天,所以早就有思想準備了。到了社區,放下行囊,看看時間,才8點20分,在微信工作群裡報到,向社區、物業去瞭解最新規定的落實細則。

  社區工作人員和我們確定兩個標準:一是每戶人家一個出入證明,三天只能出入一次,每次一個人;二是因抗疫需要而工作的居民,由單位出具證明,紙質或電子蓋章版本均可,登記一份放行,以後查驗證明。小區大門由社區黨員誌願者暫時關閉,辦證的居民迅速聚集,排起長龍。

  排隊的時候,有人抱怨排隊密集了,有交叉感染的風險,有人吐槽簽字筆也不乾淨,還有人以買菜、買藥、拿東西、買酒等各種理由想出去,還有人要出去遛狗,因為在小區里被人嫌棄,狗還不夠撒歡。一遍遍地說明、解釋和說明,喝令住沒戴好口罩的,驅逐(聚集)抽菸聊天的人,不停地彼此用酒精噴霧噴著雙手、筆、手機和防護服。下午清點一下,全天辦了620多份出入證明,一天里和700-800人接觸,也是沒誰了。

  2月20日

  今天是早8點半到晚9點三天連班的最後一天,這幾天天氣真好,小鳥啁啾,枯黃的樹枝冒出嫩芽。如果不是這一場瘟疫,我們該換上輕便的春裝,拿著風箏在田野里撒歡了。午後,春風和煦,在驕陽下,有些初夏的感覺了,強烈的太陽光照得人睜不開雙眼。頭頂傳來一陣陣轟鳴聲,昂起頭來張望,尋找聲音來源,一架輕型直升機,像一隻蜻蜓,向西南方向飛去,應該是奔火神山醫院。

  所駐紮的小區是個側路的路口,每天都有各類車在這裏調頭,有運輸醫護人員的大巴,有印著公車標記的公務車輛,也有刷著白藍色的公檢法車輛。晚上來了一輛大傢伙,車長20米,背後印著“新冠CT檢查”,下面掛著“世上最貴的鐵皮”滬A車牌。驚呼擎天柱來了,看樣子裡面可以坐下醫生和病患,裝得下CT檢查裝備,希望給更多的病患及家庭帶來希望。

  2月23日

  2月15日,大風漫卷,飛雪如簾,氣溫驟降,承載王亮(我們親切地稱他為“亮工”)戰“疫”8天的鞋完成了使命,亮工做完消毒處理,依依不捨地將它放進垃圾桶。

  亮工接到下沉社區突擊隊員召集令,立即打起背包,辭別父母和有身孕的妻子,奔赴疫情嚴重的江漢區,支援那裡的戰“疫”工作。由於任務緊急,臨行匆匆,亮工只帶上了那雙單鞋。

  江漢區A小區是一個擁有3100戶居民、1萬多常住人口的大型小區。居民多是從花樓街拆遷還遷而來,中老年人居多,疫情嚴重,戰 “疫”進出隔離管理難度很大。這8天,那雙鞋承載著亮工穿行在駐地與小區近半個小時的路上,穿行在崗位與小區居民間近9個小時的工作路上。他協助管理居民出入,進出測溫登記,引導解釋答詢,為獨居老人送上蔬菜,指導外賣員、快遞員規範投遞行為,幫助居民收取網購物品,協助社區引導病人就醫,在這個特殊時期,將熱情,將溫情,投入到工作中,投入進了社區居民的心中。嚴酷的疫情下,隨著居民逐漸綻開的笑容,亮工的那雙鞋也咧開了嘴,“笑”了。

  突擊隊後勤保障組知道了,為他拿來了一雙結實的鞋,亮工在戰“疫”之路上繼續成為那“最靚的仔”!

陳拯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3月04日 05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