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高額保險、換3次賓館,他們在武漢拍出了9.9分的紀錄片
2020年03月04日20:13

  原標題:買高額保險、換3次賓館,他們在武漢拍出了9.9分的紀錄片

  作者:袁秀月

  1月23日,武漢全面“封城”。也就是那天,導演張悅決定去武漢拍攝紀錄片。最近,他們的作品《在武漢》上線,播放量超過200萬,B站評分9.9分。

  然而成為一個逆行者並不容易,儘管出發前做了充足的準備,張悅甚至還給團隊成員買了高額保險,但拍攝仍遇到了很多不可預知的困難。

  他們如何在武漢拍攝紀錄片?中新網(cns2012)採訪了導演張悅。

  “封城”後決定去武漢,花10天籌備物資

  “封城”當天,張悅在家裡就坐不住了。這是屬於資深媒體人的衝勁兒,他曾在多家媒體擔任過記者、主編等職位,後來投身短視頻內容創業。做記者時,他曾參與過汶川地震、水災、洪災等一線報導,對突發性的新聞報導並不陌生。

  不過,張悅並非冒險型人格,當他決定去武漢後,又花了十天時間去準備。首先是籌備防護物資和生活物資,口罩、防護服、護目鏡還有部分藥品,這些要滿足兩個月的拍攝需求。

《在武漢》總導演張悅。片方供圖
《在武漢》總導演張悅。片方供圖

  其次要聯絡各種資源,紀錄片是團隊作戰,平台的支持和拍攝的支持非常重要。1月28日,張悅做出策劃案,向幾個平台傳遞了合作訴求,B站是第一家反饋的。第二天,B站就立項並參與了物資籌備工作。B站工作人員透露,團隊進入武漢拍攝後,無人機曾經損壞,他們橋接了大疆傳媒進行協拍,還徵集了飛手。而車輛通行以及住宿問題,B站也予以遠程協助。

  更重要的是人,拍攝團隊的成員大多都是20多歲的年輕人。他們報名後,張悅跟每個人都單獨聊過,瞭解他們的心理狀態和真實想法。“坦白講每個人都是怕的。”張悅說,最後大家都給出了肯定的答案——要去武漢。

  “我們不打無把握之仗。”在張悅看來,科學常識、專業的防護措施以及嚴謹的外拍操作可以避免大部分的危險。除了物資準備,他還專門請來了老同事林楚方來給團隊成員培訓,林楚方曾在非典時期進入地壇醫院進行報導,對於疫情採訪和防護有第一手的經驗。而為防萬一,他還給每位小夥伴都買了高額保險。

拍攝團隊在工作。片方供圖
拍攝團隊在工作。片方供圖

  在武漢拍攝處處難:出行不便 換過3次賓館

  一切都準備就緒後,2月3日,第一批拍攝團隊進入武漢。張悅稱,那時候疫情還不容樂觀,醫療資源的供給也相對失衡。他們到武漢的前兩週,很大一部分精力都不在拍攝上,而是做了很多援助工作,包括通過各種渠道反饋求助信息,他們的一些物資也分配給了需要救助的人。

  拍攝工作也進行得很睏難。張悅形容,“衣食住行任何一方面、任何一個細節,可能都會把你置於一個極度的困境中。”比如出行,張悅好不容易托朋友找了兩輛車,但出去都需要通行證,很多地方他們去不了。

  有時還會遇見突發情況。前幾天,張悅要去武漢天河機場旁的賓館見一個調研對象,結果遇見交通管控排了兩個小時的隊,最後因為沒有批文和記者證,張悅只能原路返回。再比如住宿,因為住的賓館不斷被“徵用”,他們前後換了3家賓館。

拍攝團隊在工作。片方供圖
拍攝團隊在工作。片方供圖

  在拍攝上也面臨著很大的壓力,紀錄片通常是“拿時間換故事”,拍攝週期和製作週期都較長。但《在武漢》是一個製播高度同步的系列紀錄片,預告片里只有前三集的內容,現在他們還在前方拍攝。

  “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跟時間賽跑,特別緊張。”張悅說,有時他睡覺的時間壓縮到四五個小時,在外拍攝的團隊成員則更辛苦,為此他定了個要求,一旦覺得疲勞就馬上停下休息。

  “安全是第一位。”張悅說,每兩週他會帶團隊成員去做一次咽拭子的核酸檢測,前幾天的結果顯示大家都是陰性,他一直懸著的心暫時落了地。“其實也是對我們的拍攝對象負責。”張悅說,在採訪邀約或調研過程中,他們也會主動出示檢測報告,讓對方安心。

拍攝團隊在工作。片方供圖
拍攝團隊在工作。片方供圖

  片中誌願者仍堅持在一線

  李少雲是張悅在武漢的第一個拍攝對象,她是一名單親媽媽,因為帶著年幼的女兒開夜班出租車而走進了公眾視野。2018年,在張悅擔任製片人的紀錄片《生活萬歲》中,李少雲也是主角之一,她還是周迅主演的短片《女兒》的原型。

  然而2020年初,一場疫情改變了武漢人的生活軌跡,當張悅再次見到李少雲時,她正忙著為武漢誌願者車隊協調信息。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武漢誌願者車隊,便成了紀錄片第一期的主角。他們開車運送物資、接送醫護人員,在“封城”的武漢充當著“擺渡人”的角色。

  片中有一幕打動很多人,誌願者丹丹因出現疑似症狀暫停工作,誌願者“大象”去給她送藥品和菜,她連下樓去拿都已經變得很睏難。“大象”遠遠看著她,眼淚“唰”就落了下來。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張悅對中新網(cns2012)說,他們拍攝完之後,丹丹才有機會去醫院做檢查,她病得不輕,但所幸並沒有患上新冠肺炎,目前正在康複之中。而其他的誌願者,也都堅持在一線。不久前張悅還見過“大象”,他給拍攝團隊送來了兩箱水果和一箱牛奶。

  “我很欽佩他,非常了不起的一個誌願者。”張悅說,“大象”的車隊中有兩名誌願者疑似感染,之後他就把接送醫護人員的工作停了,整個車隊轉做運送救援物資。但他自己還在堅持接送醫護人員,送水果的那天晚上,“大象”還要去接兩個醫護人員上下班。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記錄普通人的真實故事

  在武漢的一個月,除了誌願者,張悅和團隊還拍了很多不同職業的逆行者,此外還在三家醫院的隔離病區完成了拍攝。大多時刻,張悅都保持著克製的態度。只有一個瞬間他沒繃住,那是審預告片時,四川醫生黃維孤身馳援武漢,出發前他問兒子:“你是讓爸爸去做一個什麼樣的人?迎難而上還是懦夫?”兒子說迎難而上,說完黃維轉身就走了。

  看到這一幕,張悅想到了自己剛上二年級的兒子。“其實我們不是要拍如何高大上的英雄”,在張悅看來,《在武漢》要記錄的是身處這座城市的普通人,他們真實的故事和情感。

拍攝團隊在工作。片方供圖
拍攝團隊在工作。片方供圖

  “武漢鉚起”、“民胞物與,念茲在茲”,這是他最喜歡的兩句話。前者表達了武漢人堅持不懈的精神,差點成為片名,後者則代表著這部紀錄片想表達的所有東西。疫情會消失,但記憶不會。

  “我盡力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更多地呈現武漢真實的一面。”張悅說,他也希望他們的作品能留下、形成某種記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