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成癮的肖戰粉和“宗教化”的飯圈
2020年03月03日12:17

原標題:舉報成癮的肖戰粉和“宗教化”的飯圈

作者 | 珊迪

編輯 | Amy Wang

這幾天,全網都為肖戰粉絲不能容納不同圈層的文化而付出慘痛代價。

一篇以肖戰為主人公的同人文(同人文即“同人之名以為文”,在原作的基礎上,把某部甚至某些作品里的人物放在新環境里,加入作者自己的想法從而展現作者對於原作不同的觀念,詞條概念來源百度)《下墜》出了圈,但“有性別認知障礙的髮廊妹”的設定及露骨的描寫,引起肖戰部分粉絲的強烈不滿。

而為《下墜》畫了同人圖、助推了此同人文出圈的博君一肖CP粉,也被肖戰粉絲打上了“幾十萬大粉為色情文學引流”的標籤。

於是,她們開始了有組織、有紀律的舉報。

從舉報《下墜》及人肉作者、狙CP粉,到給連載平台LOFTER、AO3刷低分、到網信辦舉報,致使AO3貼吧被封、利用“外網流量過大就會被牆”的方法,使多年淨網從未被封的AO3網站被封在牆外,就連B站、百度雲盤等也受到了影響。

LOFTER是國內的同人文創作社區,肖戰還曾為LOFTER錄製過宣傳視頻,而AO3是一個全免費、全開放的網站,因為其分級製做得很好,同人創作者和各個圈層的粉絲都習慣將創作的文章放在AO3網站上。

斷了糧、失去了精神家園的同人文愛好者和創作者們,同各路網友聯合起來,對肖戰粉絲以及不健康的飯圈來了一場極大規模的討伐,這次討伐被稱為“227大團結”“227歷史時刻”。

文學創作與色情之間的標準和區別也在不斷被討論。

肖戰粉絲舉報同人文上昇平台,聯合起來的起義軍就上升正主,以飯圈安利、控評等模式,在互聯網上大規模抵製肖戰及其影視作品、代言的商品,豆瓣打低分、淘寶直播間、品牌官微、甚至品牌冠名的綜藝節目,都遭受到了攻擊。

在起義軍們看來,憑藉耽美改編作品成名的肖戰和粉絲,舉報同人文及社區、網站這樣的行為無異於過河拆橋,又當又立。

肖戰的出圈作品《陳情令》的豆瓣評分從8.2降到了7.9,就連肖戰客串出演的《慶餘年》也沒有被放過,引得張若昀親自下場為劇打5星。

3月1日,舉報的發起者@巴南區小兔讚比在微博道歉,緊接著,@肖戰工作室、@肖戰全球後援會相繼發出道歉聲明。

“粉絲太愛我了怎麼辦”,估計是肖戰在短時期內無法求解的問題。

畸形的飯圈舉報風氣

在飯圈,舉報、利用公權力進行打壓異己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幾乎每一個粉絲群裡都設置有專門的反黑、淨化站子,每天針對網絡上對偶像各種形式的抹黑、各式不實言論、有意PS的黑白、血腥、大尺度圖片等等進行鑒別、舉報。只要是被反黑站掛過的帖子或相關博主主頁等,都會有大批量的粉絲自發去舉報,並將舉報數據反饋給反黑站。

之後,舉報慢慢變成了一種控製輿論的手段。剔除不符合本圈的內容和聲音,向路人及大眾營造出“我的愛豆很優秀”“我愛豆很值得”的輿論環境,這樣的反黑、舉報,被粉絲們稱為“偶像行走的空氣淨化器”。

但如果擴大舉報的外延,利用公權力來黨同伐異,舉報就變成了對權力的濫用。

以肖戰粉絲為例,通過舉報來打壓其他屬性粉絲的案例有太多。

去年,因演唱會入住某酒店的肖戰,在房間里收到了一位粉絲為他準備的特殊的禮物,一個印有他寵物貓貓的抱枕,之後肖戰在綠洲上發認證照片,送禮物的粉絲也發了微博對肖戰表示喜歡和感謝,卻不想因為自己博君一肖的CP粉屬性被肖戰唯粉舉報,以“利用職務之便給客人送禮物”“泄露客人隱私”為緣由,要求酒店嚴懲該員工。

最後,酒店道歉、開除了員工,肖戰也將發佈的禮物認證照片刪除,換了一張全黑的圖片。

疫情期間,時尚集團宣佈將王一博COSMO雜誌部分銷量收入用於捐贈,被肖戰粉絲舉報偷稅。

此前,肖戰粉絲還向廣電總局舉報王一博沒有主持人證,不得在《天天向上》擔任主持人,後湖南衛視出紅頭文件說明輔助主持合法才解決了此類聲音。

除了舉報,肖戰粉絲利用網絡攻擊公眾人物的事件也有很多。因清華大學的顏寧教授在微博上表示壓力大時看到了《鎮魂》很解壓,並很欣賞朱一龍,肖戰粉絲就向顏寧教授安利《陳情令》和肖戰,卻不想被拒絕,於是就對顏寧教授展開攻擊;因程青鬆批評《誅仙I》爛、鄭淵潔點讚,鄭淵潔就被造謠性取向有問題。

“227事件”之後知名編劇汪海林也對舉報文化有了重新的認識,稱自己“對這種力量一無所知”,他曾在去年因批評《陳情令》引起了許多粉絲的不滿。

讓看不順眼的事件和人都通過行之有效的舉報行為消失,因為一篇同人文就要送作者去坐牢,圈層之間的交流被取代成喊打喊殺,飯圈畸形的舉報文化從未像今天這樣被展現得淋漓盡致。但越來越多的事件也在證明,一個圈層只被允許存在一種聲音,利用舉報來打壓異己,是錯誤的。

粉絲權力在擴大,飯圈公共領域在“宗教化”

讓這些粉絲們越來越底氣十足的是粉絲們的權力在擴大。從前只是舞台下的仰望者、電視機前的觀眾,而今,她們是偶像營銷的參與者、星途的規劃者,她們的意見是偶像發展決策的重要參考。

2019年,楊冪官方粉絲團發微博控訴經紀公司存在問題,對楊冪新戲提出諸多要求,其中包括“拒絕出演一切嘉行自製劇”,與公司溝通未果之後,線下參加活動的楊冪面對了拉著橫幅高喊“要做好演員,拒絕嘉行劇”的粉絲。

迪麗熱巴8個月無戲可拍,粉絲撕經紀公司;《錦衣之下》熱播時有任嘉倫粉絲認為其經紀公司在宣傳上遠不達標,要求公司正視任嘉倫的物料宣傳;陳立農粉絲因不滿其代言的品牌,就對工作室、品牌方輪番開撕。

頒獎典禮、紅毯,更是粉絲手撕經紀公司、工作室的高峰時期,拍攝選地、造型、後期修圖沒有哪一樣能逃得過粉絲們的火眼金睛。

如果說,粉絲這樣的行為對於經紀公司、工作室來說是監督,在這樣的監督中飯圈內不斷累積起來的公信力,用於對粉絲及不同聲音的管理上,就是“舉報到灰飛煙滅”。

這種排他性,更像是中世紀的天主教,異教徒只能被燒死。

《創造101》時期,王菊的粉絲稱自己為陶淵明被楊超越粉絲舉報玷汙歷史人物,而楊超越也被網友舉報,“毫無實力,靠低俗手段博得同情,違背了中國自古以來靠努力就可以取勝的定律的存在,違背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年初,PGONE宣佈復出的首場演唱會在公佈消息後,售票平台收款渠道遭到多方舉報,導致平台限製交易,還有人向文化局打電話舉報,PGON通過合法、正規渠道申請的演唱會,就在舉報下宣佈撲街。

飯圈的公共領域就這樣一再“宗教化”,她們利用群體給予的權力,站在個人的立場為偶像解決問題。不允許有不同的聲音,看不慣的東西就去相關部門舉報,小眾文化會荼毒青少年那就端了她們的聚集社區,她們不知道自己不喜歡可以選擇不看,不知道如果是偶像被侵犯了姓名權,交給工作室和偶像來處理更好,而不是越界喊打喊殺。

而粉絲權力擴大帶來的另一後果是偶像的失聲,微博博主@女王C-cup提到,“現在的偶像不表達自己的看法……失聲的偶像,真實地徹底物化。如果說被誤解是表達者的宿命,那麼任人裝扮就是失聲者的宿命,粉絲在代發言的時候,粉絲為善,這種善記在偶像身上,粉絲作惡,偶像又怎麼能獨善其身。”

當大家以為這次由舉報引發的“文化交流”事件,在道歉、抵製之後,就可以落下峰值,結果,3月1日晚一名久患抑鬱症的創作者在經曆這一系列動盪後發文輕生,被及時搶救回來,但還有肖戰粉絲在說“要死就麻利去死吧”。

3月2日幾名公眾人物的參與討論又引發了新一輪的不滿,因哈文轉發相關微博併發表“文化是用來交流的”的觀點之後,還有低智粉絲人身攻擊哈文,這位粉絲說,“為了肖戰,我忍,閉麥。如果他因此退圈,那些今天逼他的人,一個也不放過。譬如那個女人活該死老公”。

她們真的學會閉麥了嗎?沒有,即使是在理智粉一再規勸的時候。

追星應該是自由且快樂的,她們還未明白。

可憐的是肖戰,還不知要被低智粉絲拖累多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