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病去世的梅仲明醫生:常年堅持每週下鄉義診送“光明”
2020年03月03日22:59

原標題:染病去世的梅仲明醫生:常年堅持每週下鄉義診送“光明”

新京報訊(記者 李一凡 吳榮奎)今日(3月3日),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副主任梅仲明因感染新冠肺炎不幸殉職,享年57歲。梅仲明去世後,其任職的武漢市中心醫院給予他極高評價,“從醫30餘年,對工作認真負責,對患者耐心細緻,也為學科建設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今日下午,梅仲明的高中同學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在高中“待人和善,勤奮好學”,還是當時學校的高考狀元。對於他的離去,多名同學表示“難以接受”。他們想等疫情結束後,再為梅仲明補開個追悼會。

據武漢市中心醫院公告,梅仲明是該院第三名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醫生。此前,該院眼科醫生李文亮及甲狀腺乳腺外科醫生江學慶,均因感染新冠肺炎不幸去世。

武漢中心醫院官網顯示,梅仲明為眼科副主任,曾榮獲武漢市政府“光明特使”稱號。 截圖

每週下鄉義診

今日12時許,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副主任、主任醫師梅仲明去世的消息被以一種悼念的方式,在網絡上流傳。微博醫療大V@丁香園發文稱,“武漢中心醫院眼科梅仲明主任剛剛因新冠肺炎感染去世。”

下午,新京報記者從武漢市中心醫院確認了這一消息。該院提供的一份訃告顯示,梅仲明在抗擊新冠肺炎的“戰疫”中染病,最終因搶救無效倒下了。

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官網眼科“醫療團隊”的介紹中,梅仲明的職位是眼科副主任、主任醫師教授、醫學碩士。他還是湖北省眼科學會委員、武漢市眼科學會委員、湖北省醫師協會白內障學組委員。

1986年7月,24歲的梅仲明,從中山醫科大學臨床醫學專業畢業後,一直在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工作。他是武漢地區數得上來的、做白內障手術最好的幾個人之一。

梅仲明擅長白內障、青光眼、近視等疾病診斷、治療,是湖北省防盲專家小組成員,有著數千例白內障超聲乳化吸出術及人工晶體植入術經驗。

此外,他還是“香港健康快車”白內障複明手術武漢站的主要手術者之一,曾榮獲武漢市政府“光明特使”稱號。

因為白內障患者多是上了歲數的老年人,梅仲明被認為是給老人送去光明的人,因此他在同事、同學的稱呼里,又多了個綽號,“老年婦女的夢中情人”。

除了在醫院接診,梅仲明每週還在固定時間,去給武漢新洲貧困農村的人義診看眼睛。這種常年的堅持,讓同事們覺得梅仲明是個能堅持並且有耐心的人。

在梅仲明走後,多名微博認證為同一醫院的醫護人員發帖,對於這名老同事的突然離去,表達了“惋惜”之情。

一名仍在一線抗疫的醫護人員回憶,自己曾因眼部疾病,在去年11月,與梅仲明有過一次交集。當時他因踢足球,導致右眼“視網膜震盪顳側視野受損”,是梅仲明帶領了7名眼科醫生護士,對他進行了接力診斷治療。

手術治療的效果顯著。術後,他發現自己的視力提高了,“現在可以繼續踢球、游泳。”

病中不忘提醒同學

梅仲明大學時代的同班同學李琳(化名)在2月8日的日記中,清晰地記錄了梅仲明發病的經過。那一天,她給日記取的標題是:《生命接力》。

那天醒來,梅仲明告訴大家,他在1月13日開始發熱至37.5℃,15日開始用抗生素、抗病毒、球蛋白、甲鬆龍等治療,病灶擴大了,體溫超過38℃,直到26日才退燒。

他原以為熱退了就會好了,沒想到最終還是在ICU上了胃管和麵罩呼吸,稍微動一下,氧飽和度就會降下來,憋氣難受。如此情況也無法做CT等檢查,治療彷彿沒有了方向。

早在1月5日,梅仲明就曾提醒老同學們要注意防護。他的高中同學張剛(化名)記得,當時疫情還沒有被廣泛報導,也沒有引起大家關注。那天,他們還聊到了華南海鮮市場,“他還提醒我們注意防護,結果自己倒中招了。”

張剛回憶,1月13日到18日,梅仲明還在微信群裡回同學的信息,內容無非是讓大家注意安全。

同學們對他可能染病,在那時就有所察覺,但大家“裝著不知道”。張剛說,怕他心裡有負擔,“我們一直裝著不曉得。”

對於梅仲明的突然離世,同學們計劃,等疫情過去,春暖花開了,為他補開個追悼會。

李琳還記得,梅仲明曾在同學群與朋友圈期待著,櫻花盛開時節,全班同學能在武漢重逢暢飲。但令她沒想到的是,他可能是唯一的缺席者。

當年學校的高考狀元

梅仲明生於1962年11月29日,是個地地道道的武漢人。在高中同學的印象里,他有著武漢人鮮明的性格特質:仗義、直爽,不斷蹦出的充滿聰慧的想法。

他的高中同學還記得,梅仲明學習非常好,高考時,他是學校的高考狀元。

張剛對於梅仲明的去世,感到“非常突然”。記憶里,梅仲明還是那個念舊、講義氣、不擺架子的哥們兒。

張剛與梅仲明一直有聯繫。他們常在一起吃飯、一起運動,每個禮拜,兩人都要聚上一兩次。在朋友們的眼裡,梅仲明是個有運動細胞的人,最擅長的是羽毛球,因此身體看起來特別好,“精神抖擻的”。

袁牧(化名)是梅仲明的高中同學。在他印象里,梅仲明非常正直,不僅“心腸特別好”,還對病人“很有耐心”。對於老同學的離去,袁牧同樣有些無法接受。

今日下午,從媒體上獲知老同學去世的消息後,袁牧帶著哭腔告訴新京報記者,現在不只是他,很多同學心裡“都非常不舒服”。

李琳說,現在還有同學記得梅仲明曾用沙啞的嗓子,唱著鄧麗君的甜歌,“真想再聽一次。”李琳回憶,梅仲明曾寫過一首言情詩,《不要拋棄我》,那是以第一人稱來歌頌真摯愛情的詩歌。當時梅仲明交給李琳刊登在黑板報上,因為擔心別人笑話,他又想撤回。李琳對他說,“言之有物挺好的,宣揚真愛就不該被愛拋棄。”

校對 楊許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